狂欢之后迎监管 Web3增长沃土在哪?

元宇宙之心MetaverseHub view 49058 2022-7-30 14:27
share to
Scan QR code with WeChat

过去数月,品牌主理人和众多创业者、观察人士探讨行业未来发展的过程中,出海和Web3几乎是被提到最多的两个关键词。客观来说,Web3所倡导的理想世界确实还停留在概念阶段,不论是底层共识、基础设施还是应用生态都难言清晰。

观点的割裂,带来更多讨论的空间。

本文将继续从Web3投资的主要赛道、项目落地情况及监管现状等方面进行阐述。

这是我们关注新趋势,探讨Web3系列的第二篇文章,来自一位前媒体人、现机构出海投研人士的分享。

7月1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上海将在「十四五」期间培育包括数字内容、数字贸易在内的数据新要素,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 (非同质化代币)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 NFT 等资产数字化、数字 IP 全球化流通、数字确权保护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

上述消息引发市场热议,部分业内人士表示这是地方政府首次明确肯定了NFT在资产数字化、数字IP流通的价值,也体现了其在数字经济领域发展布局的重点方向之一。

此后,多地文化产权交易所发布消息称正在探索数字藏品交易业务。而在政府和文交所之外,谷歌、Meta、阿里等巨头早已在积极布局Web3相关生态。

2021年10月,Facebook正式宣布更名Meta转型元宇宙。Meta之外,全球最大的六家上市公司——亚马逊、苹果、谷歌、微软、英伟达、腾讯都已开始相关的元宇宙计划,并准备推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品。

综合大量热钱以及资本涌入Web3一级投资市场这一现象,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Web3已经成为了一个新的资本蓝海。但还没有人能够确定,这个资本蓝海是否能进一步催生出可落地的现象级产品,并带领一个新的时代到来。

NFT、元宇宙、GameFi等多赛道并行,落地难易相差大

据Crypto Fund Research统计,目前全球共有近900只加密货币基金,分布在80多个国家,总规模高达692亿美元,其中包括加密对冲基金、风险基金和指数基金。而单独在Web3领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有超过40家投资机构公开宣布了成立Web3投资基金的消息,公开投资金额逾170亿美元。虽然目前加密货币市场整体下行,加密货币市场市值急剧缩水,但是老牌机构以及投资者仍在加速入场。

在公布时间上,除了a16z在2021年第四季度就开始布局Web3之外,其余无论是传统投资机构还是历史较为年轻的区块链投资机构,大部分都是到了2022年才开始进行公开布局。其中,区块链投资机构的Web3基金多成立于2022年第一季度,传统投资机构则是普遍在2022年第二季度才开始成立正式关注Web3赛道的投资基金。

分析目前已经公布了投资组合的基金可知,在投资赛道上,Web3的机构投资者更加偏向NFT、元宇宙、DeFi、DAO以及GameFi赛道,除此之外,还有少量布局了SocialFi、隐私保护等赛道。(各赛道详情见文末概念注释)

这一趋势不仅反映了目前Web3投资机构的资金走向,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Web3领域内各个赛道落地的难易程度。

与底层设施等后端产品相比,带有Web3属性的前端产品不仅投资门槛较低,在风口的加持下也能更快获得市场的认可,并直接获得经济收益以收回投资成本。

对于底层设施而言,在项目研发完成之后,还需要投入极大的人力物力进行生态建设,吸引不同的产品来进行部署。而在技术之外,社区以及生态也是一个底层设施类产品是否成功的关键。只有在生态发展繁荣的前提下,底层设施才能正向发展,才有机会通过用户交易而产生的手续费等实现营收。

一个前端产品是否成功,虽然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产品的使用者是否足够多、有足够的消费能力,但与后端产品不同的是,前端产品完成研发之后,运营团队可以选择目前市面上生态较好的底层设施进行部署,依靠其已有的生态和社群完成前期冷启动。

也就是说在一定程度上,新兴的前端产品可以得益于底层设施繁荣的生态和社群发展。同时,如果一个前端产品上线了某底层设施但是发展不够好,也完全可以选择一个新的底层设施重新部署。

此前在国内一度出圈的现象级Web3游戏应用StepN即是一个例子。虽然其在经济模型设计以及游戏概念上的创新是StepN得以迅速发展的根本原因,但其部署的明星底层公链Sol也为StepN的成功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助力。

7月12日,StepN发布官方消息称,2022年第一季度通过平台费用StepN产生了1.225亿美元的利润。在成立不到半年的时间里,StepN的DAU就接近百万,市值突破10亿美元,成长为一个Web3独角兽企业。

大厂偏好明显,但盈利探索艰难

与投资机构多赛道押注不同的是,传统的互联网大厂现阶段更加偏好押注NFT以及GameFi赛道。

据星球日报不完全统计,在2022年第二季度,GameFi共获得了82笔投资,占据季度融资总量的16%,金额高达29.96亿美元,占全行业季度融资总量的23.5%,无论是数量还是金额均位列行业第一;而NFT赛道则获得了67笔融资,位列第二。

今年3月,NFT二层扩容解决方案服务商Immutable宣布,以25亿美元估值完成2亿美元融资。淡马锡领投,参投方包括Mirae Asset、ParaFi Capital、Declaration Partners、腾讯控股等。

这是腾讯首次在公开层面上对NFT赛道内的企业进行投资。在此之前,腾讯一直都对加密货币等相关领域保持谨慎态度,不仅多次发文表示集团下属财付通坚决抵制加密货币交易行为,还在内容审核分发层面上进行收紧。

腾讯研究院此前在一份报告中介绍,真正的元宇宙建立一定要有三个重要的基础设施,NFT是其中一种,可以把它称之为超链接全域证明。简单来说就是,拥有全域证明你的资产就可以在不同的宇宙、不同的世界观、不同的应用场景进行传输,不限定在某一个游戏或者某个社交应用领域。元宇宙的概念比NFT更宽广,但就目前的技术和认知水平来说,NFT更容易实现,更接近大众。

因此,此次投资被外界解读为腾讯在「为进入元宇宙购买门票」。与此同时,阿里、腾讯等巨头也都在打造国产化的NFT产品以及推动Web3的中国化。

分析各Web3产品的逻辑以及经济模型可知,与DeFi、DAO、SocialFi等拥有强金融属性的产品类别不同的是,NFT和GameFi并不一定需要建立代币经济模型以及交易体系,这就意味着NFT和GameFi在对代币进行强监管的语境下能够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

但是大厂的偏好以及相对宽松的发展空间并不意味着业务能够轻松取得成功,在商业社会里,成功也代表着盈利。

7月20日,多家媒体报道称腾讯正计划裁撤「幻核」业务。幻核是腾讯于2021年8月上线的数字藏品App(国内发行NFT通常称之为数字藏品),是国内头部数字藏品发行平台之一。这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国内现行的NFT产品面临多重发展困境。

首先,无论是幻核还是国内的其他NFT平台,都不具备交易功能,这就意味着这些平台天然具有封闭以及低流动性的缺点。

其次,虽然官方明面上不允许对平台发行的NFT进行交易,但是用户依旧可以通过支付宝转账、闲鱼等P2P的方式进行交易。一部分人通过这种方式掘得了NFT领域内的第一桶金。但由此带来的监管风险让各个开展NFT业务的巨头在进行业务布局时不得不多几分思虑。

最后,身为一个商业公司的项目,或早或晚都会面临一定的成本和营收压力,而国内的NFT平台在阉割掉了交易功能之后,很难再通过交易手续费这一主要盈利渠道产生营收。在这一问题没有找到更合适的路径解决之前,国内各个大厂的NFT项目就注定只是一场没有结果的试水,而不能成长为一个成熟的足以维持自身收支的业务。

在此之后,国内的NFT项目或者说Web3应该往哪个方向走,还是一个未定的议题。但结合目前的行业发展趋势来看,出海或许是一个不得不为之的选择。

Web3出圈靠「暴富效应」推动

Web3之所以能在短期内成为投资风口以及话题热点,离不开其背后的暴富效应。

以StepN为例,它能够成为现象级的Web3产品,除了靠一部分KOL、投资人的积极宣传,出圈离不开StepN背后的暴富效应。

在StepN「跑步即赚钱」模式中,赚钱的多少取决于用户的运动情况和鞋子因素。鞋子有不同的属性、类型、品质、等级,用户根据不同鞋子对应的配速区间,在有效的能量时间范围内跑步,可以赚到无限增发的游戏代币GST,用来升级运动鞋和宝石,解锁插槽,铸造新鞋,或者直接兑换成稳定币。

朱啸虎等知名投资人的参与则进一步为StepN的发展增添了几分火热。今年4月,大资金玩家们开始疯狂涌入StepN,并一路推高StepN内虚拟跑鞋的价格。币安的灰鞋一度高达15600美金,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FOMO情绪,在日益攀升的市场情绪以及虚拟跑鞋价格面前,投资者害怕错过投资机会而不断加注,进而进一步推高市场情绪以及价格,在最疯狂的时候,投资者一度宣称StepN能够「四天回本」。

在这样一种强烈的FOMO情绪下,「早投资早回本早赚钱」成为了一个共识。

在上线之后的5个月,StepN的 DAU增长至 80 万,MAU增长至为 300 万。据TechCrunch5月报道,StepN每天的平台费用约为300-500万美元,月收益可达到1亿美元,在澳大利亚、英国、美国、新加坡等地拥有70多名员工。

StepN的成功使得「X to Earn」模式的相对可行性得到了验证,它试验了一种链上世界与现实世界联系更为紧密的体系。此后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市场上的X to Earn类项目以几何倍增的速度开始出现。

「钱」(或者说激励)成了Web3项目打开市场的制胜法宝。

狂欢之后迎监管,Web3沃土在非洲?

狂欢之后,迎来的就是监管。

与已初具雏形的加密货币相关法规不同的是,目前针对Web3产品,无论是英美各主流发达国家还是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的第三世界国家,都尚未有任何具体的法律法规出台。

但这并不意味着Web3在全球范围内都可自由发展。因多数Web3项目中的代币机制,各个已有加密货币相关法律的国家对Web3的项目也有一定的限制。5月27日,StepN团队发布公告称将于7月15日对中国大陆地区用户停止GPS以及IP位置服务。这意味着中国大陆用户将不能再参与到StepN的游戏之中。

在此背景下,经济发展水平欠发达的部分非洲地区成为了Web3的发展沃土。一方面是政策制定者企图弯道超车,在新时代出现伊始进行布局以弥补国家或地区在经济等层面上的历史劣势,另一方面则是国家基础金融设施以及生产制度的不完善,使得Web3产品有了足够的实验以及使用空间。

有研究报告显示,在移动支付出现之前,非洲的银行网点数量远低于与人口数量相适配的应有数量,且仅有的少数银行网点还主要是为高端群体提供服务。

据Chainalysis 的数据,在过去的一年里,非洲加密货币市场的市值增长了 1200%,肯尼亚连续第二年在 Defi 交易量上世界领先。这也就造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即虽然加密货币以及Web3的主要人才都聚集在美国、新加坡、迪拜等地区,但加密货币以及Web3相关产品的使用以及普及还是主要集中在非洲。

此前,加密货币交易所KuCoin首席执行官Johnny Lyu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非洲的加密货币采用率已经超过了美国、欧洲和亚洲,成为了世界第一。

虽然这一观点难以获得普遍共识,但却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非洲地区对加密货币的高接受率。而这一点则为Web3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

在Web3的概念设想中,代币机制是一种保障用户积极参与生态建设以及项目研发的基本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代币机制是一个Web3项目发展的根本动力。这必然要求Web3的客群受到过良好的加密货币教育以及丰富的使用经验。而这一点在对加密货币拥有相对完善监管体系的国家中则难以实现。

结语:

总而言之,目前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有大量的投资者以及创业者奔赴到Web3的建设之中,但这些建设依旧只是尝试性的,都在摸着石头过河。这中间要经历一个怎样的过程,这个过程要多久,会实现一个怎样的未来,还没有人能够预测。

客观来看,目前大家都还处于一个概念为先的阶段,谁提出了一个相对新颖的模式,走出了相对超前的一步,那么谁就会被市场买单。

补充注释:

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质化代币,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包括jpg和视频剪辑形式)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可以买卖。

元宇宙:利用科技手段进行链接与创造的,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

DeFi:即「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也被称为「开放式金融」。是以比特币和以太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结合的产物。

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是基于区块链核心思想理念(由达成同一个共识的群体自发产生的共创、共建、共治、共享的协同行为)衍生出来的一种组织形态。是区块链解决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问题之后的附属产物。

GameFi:金融游戏化,简单地说就是GameFi=NFT+DeFi+游戏,其中NFT是去中心化必备手段,对应的是游戏类的装备和道具。

SocialFi:即 Social + Finance(DeFi), 社交化金融。

btcfans公众号

Scan QR code with WeChat

Link
Disclaimer:

Tags: NFT Web3
Previous: 「X」to「Earn」:赛道现状与破局思路 Next: Messari:DeFi 行业更新 找希望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