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腾讯字节拼抢的万亿生意 到了转折点?

金色财经 view 12 2022-1-28 10:13
share to
Scan QR code with WeChat

“破案了,内置Unreal Engine 4 引擎,让新版 QQ 安装包快要1G了的缘由,就是为了迎接超级QQ秀的内测。”

长期观察产品动态的网络用户张强说道,对比微信才400多M(1G=1024M)的安装包,新版QQ安装包体量剧增,市场猜测肯定是为布局元宇宙,但没想到是以虚拟数字人的方式“复活”超级QQ秀。

QQ秀曾是80、90后的童年记忆,在2021年11月曾传出下线PC版QQ秀的消息,腾讯则对外宣称只是折叠。随着2022年1月25日,超级QQ秀开启内测,也在虚拟数字人圈引起了震动。

QQ秀作为虚拟数字人的“祖师爷”,如今面临的竞争对手可不少。

抖音上一夜爆火的柳夜熙、字节跳动投资的李未可、小红书上爆火的Ayayi、清华大学虚拟学生华智冰,以及百度代言人龚俊的虚拟数字人“俊俊”,英伟达创造能以假乱真的数字人CEO“黄仁勋”,都在吸引着消费圈和创投圈的关注。

“当年QQ也是通过QQ秀挖到第一桶金,此后衍生的增值服务等业务成就了现在的腾讯,元宇宙第一个商业化落地风口可能就是虚拟数字人。”刚刚投资了虚拟数字人公司世悦星承的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告诉Tech星球,自己对虚拟数字人的未来非常看好。

如今,各具噱头的虚拟数字人,也点燃了这个赛道。1月21日,超写实数字人服务商燃麦科技获SIG数千万元投资,旗下拥有阿里虚拟员工Ayayi;1月18日,虚拟数字研发商世悦星承也接连宣布获得网易和梅花创投的投资;1月6日,打造了虚拟IP形象“李未可”的杭州李未可科技公司宣布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由字节跳动独家投资。更早之前,以跨次元虚拟IP内容开发运营公司次世文化,在2021年的3个月内完成两轮融资,融到数百万美元。

进入2022年1月来,隔3-5天就有一家虚拟数字人公司宣布获得融资,百度、腾讯、字节、阿里和网易的疯狂入局,也让虚拟数字人赛道热到不行,夹杂着元宇宙相关的话题,虚拟数字人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虚拟数字人潮起

“hi,第一次见面,你眼中是怎样的我?”

半年前的“520”那天,燃麦科技联合创始人唐迤等一众高管聚集在办公室,激动地在小红书输入这句话,然后上传了精心制作的虚拟数字人 Ayayi 图像,观察Ayayi在小红书上的首秀。“没找小红书谈合作,就是觉得平台与人物锲合度比较高。”唐迤告诉Tech星球,由于完全是冷启动发布,他自己也不知道Ayayi能不能火。

一张图片,一句打招呼的话,公司半年多的努力成果,就这样发布能火吗?唐迤心里也没底,“像老婆怀孕生孩子一样陪着。”其实唐迤也对Ayayi有种莫名信心,“Ayayi的形象调整了40多版,光发色就调试了一个多月。我们自信能打动Z世代的年轻人。”

百度腾讯字节拼抢的万亿生意 到了转折点?

最终结果还比较喜人,Ayayi在小红书成功出道,如今第一次发布的内容点赞数已经达到10万+。“这脸也太好看了吧”“姐姐是AI吗?”不少留言都对Ayayi感到非常惊奇。而燃麦科技为了保持神秘,也一直没有对Ayayi进行具体解释。只是伴随着越来越的虚拟生活发布,粉丝才逐渐确定这是AI。

超写实的虚拟数字人往往都会追求爆红,无论是小红书上走红的Ayayi、抖音上走红的柳夜熙,以及更早在B站出道的洛天依都是如此。背后的缘由也不难理解,超写实的虚拟人,往往对人物外貌等都有较高的需求,火了 IP 才能立得住。

不谋而合的是,这些超写实的虚拟数字人风格都有些趋同。“短发、犀利的目光、精致的面庞”,是这代虚拟人的主要特征,与之类似的还有次世文化的MERROR、雪爪科技的Gina等。当然也有次世文化的“翎”这种古风、世悦星承这种运动写实风格。

唐迤告诉Tech星球,最终成像是这种冷淡却很飒,非常独立的美女形象,不仅是尝试出来的巧合,而是利于 IP 承载更多内涵,方便进军潮流、文化、运动等领域。近期,柳夜熙就发布了故事短剧《柳夜熙:地支迷阵》,其实就是延展柳夜熙独立独行性格,为此打造的捉妖剧情。

这些虚拟数字人,是你的朋友,也可以是爱人,甚至是偶像。他们以不同的方式出道,引燃了大众的热情。很多数字人都拥有几百万粉丝,甚至上千万粉丝。

所以在2021年,包括次世文化等虚拟偶像领域初创企业共获得25笔融资,融资金额最高达数千万美元,投资方中就有顺为资本、启明创投、金沙江创投等明星机构。进入2022年,刚开局就有多家创业公司获得融资,知名机构开始对虚拟数字人头部公司“扫货”。

巨头纷纷入局

不同于 Ayayi 这些靠 IP 走红的企业,还有一派虚拟数字人企业,他们靠技术驱动。也即他们更在意推动虚拟数字人的实用化和智能化。

打造“曦灵”数字人制作平台的百度、推出超级QQ秀的腾讯,以及借助XR眼镜打造虚拟人的杭州李未可公司都是这一派的典型。

这些企业也有IP,但更在注重相关技术的研发,一方面希望缩短制作虚拟数字人的制作时长与难度,一方面让虚拟人“飞入寻常消费者手中”。

百度的曦灵就拥有3D写实、2D写实、3D卡通三条资产生产线,“2D的几分钟,3D的几个小时生成”。李士岩告诉Tech星球,百度的跨模态生成技术,让数字人的口型合成准确率达到98.5%。

与百度的思路类似,目前腾讯有两条业务线做虚拟数字人,一条是互娱事业群所做的超写实数字人小诤,她的身份是“新华社数字记者”、“全球首位数字航天员”,同时腾讯也搭建了一条数字人制作管线 xFaceBuilder®,让走超写实路线的小诤诞生,仅仅花费了两个半月时间。

另一条线就是QQ正在推进的超级QQ秀,超级QQ秀的人物是动漫风格,通过组装不同的发型、衣服等饰品,形成各种可爱的形象。不过从内测的情况看,如果用户想DIY自己的面部、五官,以及衣服鞋子等,都需要付费。

百度腾讯字节拼抢的万亿生意 到了转折点?

超级QQ秀内测画面

腾讯很有希望借助超级QQ秀,让每个人都更早拥有自己的虚拟数字人。杭州李未可公司的梦想则更加远大,茹忆希望通过颠覆式的XR眼镜等方式,让虚拟数字人作为“多啦A梦”的形式,成为未来大家都想拥有的伙伴。

李士岩也提到这种未来:“以元宇宙为代表的新一代计算平台的升级,未来大家通过VR和AR设备进入到元宇宙当中,数字人或数字二分身是基础设施,一方面让用户在社交上表达自我、建立连接,另一方面企业或机构可以通过服务型数字人提供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服务。”

创业公司李未可算是押注元宇宙时代数字人的代表,其创始人茹忆此前曾任天猫精灵的产品总经理、小米电视合伙人,离职创业后就获得字节跳动的上千万元投资。但XR眼镜算是前沿科技产品,茹忆告诉Tech星球:要等到苹果的AR眼镜发布,市场才会迎来真正的成熟期。

百度腾讯字节拼抢的万亿生意 到了转折点?

杭州李未可数字人

李未可是字节跳动押注虚拟数字人领域的重点公司。但不止于此,2021年6月,字节跳动旗下子公司还收购了杭州看潮信息咨询公司,该公司拥有虚拟偶像女团A-SOUL。

当然,阿里巴巴也没有缺席这场盛宴。其达摩院也在探索虚拟数字人,阿里的XR实验室的负责人谭平就曾表示,如今互联网是二维交互,而虚拟人和虚拟世界所构成的元宇宙,就是三维交互。

质疑、探索与商业化

在虚拟数字人爆火后,获得的更多关注的目光中,也不乏质疑的声音。

“虚拟人能干嘛,就是看的吗”“虚拟人是不是很幼稚”等等类似声音不绝于耳。

客观来说,早期的虚拟人大多采用动漫风格,不能自主动作不能与人互动,简单的一个平面展示作用,确实有点鸡肋。

但对虚拟数字人而言,已经不是简单采用CG技术做个动画,AI、5G以及AR等软硬件技术的进步,初步赋予了虚拟数字人“灵魂”,让其更立体和生动。

“目前虚拟数字人到 L2++级别了,已经是能落地的'辅助驾驶'了”,百度的数字人业务负责人李士岩用自动驾驶等级划分类比,向Tech星球形容目前虚拟数字人的发展阶段。目前,新能源车普遍搭载的是L2++级别系统,这套系统对于智能电动车的普及至关重要。

虚拟数字人之于元宇宙也是如此,对于虚拟数字人的各种探索,也让尚处于泡沫中的元宇宙更加清晰。能够商业化的虚拟数字人,也在加速市场对概念化产品的理解。

不同于洛天依很早就尝试直播带货,如今虚拟数字人更成熟的商业化模式是广告代言。这也是吴世春投资世悦星承公司的主要原因,布局潮流虚拟赛道的世悦星承,成立不到一年完成了Reddi 、Vila等5位虚拟IP矩阵,5位IP虽然还不算圈内顶流,但也与Gucci、中国李宁等品牌建立了合作。

世悦星承创始人是营销圈出身,更懂得商业落地,这也让吴世春与世悦星承见了一面就决定投资。与此同时,世悦星承还推出了中国第一个元宇宙潮流数字运动品牌Meta Street Market。

另一家数字人企业燃麦科技,也认可品牌代言的盈利模式。在Ayayi出圈火了后,“有500家品牌找我们来谈合作,我们最后选择40家左右。”唐迤告诉Tech星球,他们最终决定一个行业只找一家,比如车的行业选择的是保时捷,为的是珍惜来之不易的品牌效应。

更习惯做To B生意的百度,则青睐于在商业形象中引入数字人。百度目前的虚拟数字人主要分为演艺型数字人和服务型数字人,演绎型数字人拥有央视网虚拟主持人小C、航天局火星车数字人祝融号等 。服务型数字人更多是以企业客服的形象展示,比如百度的第一个数字人就是某银行客服,目前已经服务了几十个网点。

百度腾讯字节拼抢的万亿生意 到了转折点?

百度的两种类型数字人

“我近期去一个网点体验百度的数字人,就发现在数字人软硬一体化硬件前面办理业务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旁边的ATM机,”李士岩举例他亲身体验的例子,来展示虚拟数字人的前景。未来线上线下都会存在数量众多的数字人,他们能顺畅与人交流,更懂业务,也更懂服务,这是百度对于企业级虚拟数字人看好的理由。

李士岩总结,未来95%的虚拟数字人用户都在这四个维度:社交、获取商品、消费信息以及获取服务。虽然百度也有希壤和百度直播这种面向C端用户的App,但李士岩表示拓展C端会比较谨慎。

对于腾讯而言,B端的虚拟数字人业务进展并不快,面向C端的超级QQ秀则即将在近期全面上线,是否会掀起用户的捏脸和互动热潮,则还有待观察。

百度腾讯字节拼抢的万亿生意 到了转折点?

万亿市场的冷与热

如今,毋庸置疑虚拟数字人的概念火了,市场被其未来的想象空间所鼓舞。

“从目前报告看,基于互联网的虚拟人市场空间是2700亿元,而基于Web 3.0的虚拟数字人将到达万亿规模。”

吴世春告诉Tech星球,目前虚拟数字人释放的商业价值还比较浅。一份虚拟数字人代言合作,差不多是几十万到上百万价位,行业内最高有三四百万元的合作。未来更多商业与虚拟数字人结合,市场前景才更广阔。

比如,目前虚拟数字人在直播带货与品牌代言等领域的商业化刚刚开始,未来Web 3.0的元宇宙世界中,虚拟数字人的社交、电商、教育、游戏、支付等商业行为统统都会发生,也许很多商业模式都会发生变化。

“我们用掌上12306买票(如今是网页形式提供服务),在元宇宙的三维世界里,我相信它是数字人加上无数个视觉界面,为用户既提供信息服务也提供温暖的人情服务。”李士岩看好未来的数字人提供更立体的服务。

在基于Web 3.0的虚拟数字人实践中,燃麦科技的脚步也比较快。基于 Ayayi 的NFT品牌以及数字盲盒,都在试水。今年还会举办多媒体数字艺术展,这是燃麦为虚拟IP策划的重要发力方向。

“Web 3.0 让数字资产更具有意义,”在唐迤看来,虚拟数字人需要跨过这一步,才真正的具备现实价值。这也是虚拟数字人不会走向线下,如同玲娜贝儿向实体发展的原因,一个未来的大门已经被打开,复制IP走迪士尼的老路,不是大家看重的远方。

当然 ,尽管虚拟数字人展示了无限的想象力,却也面临众多发展的桎梏与挑战。

比如在数字人表情方面,就有一道“恐怖谷”(虚拟人表情不真实就有僵尸的感觉)。虚拟人实时互动反馈表情这一项,各家巨头都处在初级阶段,创业公司基本还不具备这项能力。

另一方面,就是成本与效率的最佳化,这一方面巨头走的是中台化路径。在李士岩看来,中台不仅是快速制作虚拟数字人,更是输出智能化模块,让数字人学习智能对话与商业知识的最佳路径。

与此同时,虚拟数字人所带来的发展挑战也被重视。

如今,“虚拟人是否会侵占更多的劳动力市场,和人类抢饭碗?”就在网络上被热议,尤其在万科集团2021年度最佳新人奖,颁给了一位数字人“崔筱盼”后,这种声音就更多了起来。

崔筱盼是位财税数字人,永远不知疲倦,永远热情待人,也因此拥有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工作业绩。不止崔筱盼,如今在各个领域,都在涌现虚拟数字员工,这些数字员工也正在让职场更加内卷。

另一方面,Web 3.0时期的数字人,则在带来更加未知的挑战。如何避免违规和炒作的现象,也需要行业的进步与市场的监督。

如论如何,虚拟数字人正向我们走来,或许也正在定义未来。

btcfans公众号

Scan QR code with WeChat

Disclaimer:

Previous: 美国司法部起诉 Cryptsy Exchange 创始人窃取 100 万美元的加密货币 Next: 元宇宙:中国数字经济的下一个高地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