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流行和隐秘

未知来源 阅读 4 2014-2-1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这个基于电子网络的虚拟货币诞生于一种理想,但下载到现实后,它仍然摆脱不了作为交易载体的“投机”命运

在外人看来,杨卓正处于一个癫狂的状态。

他年近30,即将结婚,但完全看不出他在筹备婚礼--他在一家名为Asicme的比特币矿机公司任职,每日趿着一双街边随处可买的塑料拖鞋,穿着几日不变的宽松T桖,住在四人的大通铺,挂在他嘴边的口头禅是:“我们正在创业嘛。”

由于之前开公关公司养成的习惯,杨卓每日都在浏览新闻,他设置了关键词来抓取自己关注的内容。来到Asicme后,关键词就剩下两个:Asicme、比特币。6月28日,对于杨卓来说,是他的幸运时间。这一天,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获得了FinCEN(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处)颁发的货币服务事务许可。这意味着,比特币被美国政府作为合法货币对待。

看到这条新闻时,他挥了挥拳头,大喊一声“牛逼”,差点打翻手边的可乐,毁了可乐旁那台售价30万人民币同时极难买到的“南瓜张”出品的Avalon挖矿机。

3个月前的3月18日,FinCEN曾签发了一张指导意见。这份编号Fin-2013-G001的文件名为《有关个人持有、交换、使用虚拟货币的规定》,第一次厘清了虚拟货币的法律边界,为未来界定比特币提供了现实基础。

但当杨卓挥舞手臂时,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即使是随时开着网页刷Reddt(美国最火热的新闻聚合社区)的同事Kim,也还没有覆盖到这条信息。

“发生什么了?”Kim问道。Kim来自美国,是在中国第一个用比特币完成线下交易的人,因此还上了中央电视台。交易的地点在北京中关村的3W咖啡,他当时身上没带人民币,所以贸然一试,提出用比特币兑换一杯咖啡,未想一试成名。

如同播报二战日本投降这种重要消息一般,杨卓看着Kim,大声说:“你们政府承认比特币是合法货币了。”不到10平方米却塞入十来个人的办公室寂静了几秒,转瞬一片沸腾。

论文引发的社会实验

简单来说,比特币是一种由开源的P2P软件产生的电子货币和数字货币,是网络虚拟货币的一种。与基于央行的传统货币不同,它诞生于一个署名为中本聪的神秘人物的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

2008年10月31日,这篇论文出现在网络上,10天后,全球最大开源软件开发平台sourceforge.net上出现了一个叫Bitcoin的项目,它被命名为比特币。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发行了史上最初的50个比特币,同时整个系统网络开始运行。一年后,在比特币论坛的用户群自发交易中,产生了第一个比特币公允汇率。该交易是一名用户发送10000比特币,购买了一个披萨饼。

而中本聪其人则一直是一个传说,至今仍然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在比特币有了雏形之后,他便从此消失--有人调侃他“穿越而来”,也有人猜测他是某个大公司团队的化名。

总而言之,如果读完整篇论文,你就会发现它就是一场带有理想主义气息的、基于数学和密码学的社会实验。在论文中,中本聪这样写道:“我们非常需要这样一种电子支付系统,它基于密码学原理而不基于信用,使得任何达成一致的双方,能够直接进行支付,从而不需要第三方中介的参与。”

通俗点说,比特币在现实世界里相当于一种计算能力或者“算法”。

为了保证这套货币体系的透明和可控,中本聪设计了一套叫做SHA-256的算法。从50个初始的比特币开始,每一笔交易都会被要求在全球范围的钱包中记录才能被承认,而新的比特币增量则全部来自记录交易信息的“挖矿机”--系统会自动筛选出每个时段信息计算能力最优秀的“挖矿机”,并奖励比特币。

买卖自动在比特币的系统里延伸,为了得到更多的比特币,“挖矿机”会争相处理交易数据,第一个处理难题的“挖矿机”得到了50个比特币奖赏,然后相关买卖数据的区域加入到整个链条。随着“挖矿机”数量添加,每个交易数据的处理难度也随之增加,这使每个买卖区的比特币生产率保持约在10分钟一枚。此外,每到达21万个区域,奖赏就折半,从50比特币减到25,再从25到12.5,一直继续下去。这样到2140年,比特币将到达预估的2100万枚上限。

这理论上确保了任何人、机构或政府都不可能操控比特币的货币总量,或者制造通货膨胀。

比特币带来的新世界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比特币的流行使得它的汇率直线上升。2012年11月,比特币的历史最高汇率仅为33美元,但在今年4月份比特币汇率直线冲到266美元。而且,目前拥有比特币的人数仅有数十万人,和10亿互联网的用户基数相比,其增长空间很大,这也是目前大部分比特币持有者信心很强的重要原因,也是众多人持重币将此作为投机机会的原因。

美国FinCEN对Mt.Gox的承认,让比特币在信息科技最发达的美国有了合法流通的基础。此前,政府迟迟不给出判断,使用比特币的违法风险让很多交易无法进行。但现在,支持比特币的交易正在持续增加,比如你可以用比特币买ZARA--在一个叫做Bitfash的时装购物网站。而随着电子钱包移动化,使用手机交易比特币也更加便捷,这将是比特币步入人们生活的另一个利好因素。

中国的比特币玩家

尽管多数比特币爱好者和先行者都出自美国,但中国正在成为重要的比特币用户中心。

软件下载与储存网站SourceForge定期发布各国下载量方面的信息。2012年,从比特币钱包下载量来看,中国排在第6名或第7名,下载量不足28000次。2013年,情况开始转变,2013年5月,中国下载量达84000次,排名第一,甚至超过了美国。

2013年4月,海盗湾,EZTV,宣布接受比特币捐款中国四川省雅安地震后,公募基金壹基金宣布接受比特币作为地震捐款。比特币在中国迅速从默默无闻变得炙手可热。而Asicme团队,就是一家今年5月刚成立的国内“挖矿机”公司。

“如果说国外比特币玩家比较看重交易,那么国内比特币环境更多的还是投机,”杨卓说,“在中国,玩比特币赚钱的都喜欢闷声发大财。你也知道,越来越多的人涌入,意味着全网计算能力的提高,也就等于他们每天能挖出来的比特币少了。”

在采访过程中,《财经天下》周刊发现,大多数比特币玩家均以奇特的ID活跃于相关论坛、网站上。他们隐身在ID之后,小心翼翼地经营着这个虚拟世界的身份--全世界玩比特币的也就10万人左右,而且这个圈子对新人并不是那么开放。

每当涉及到“挖矿机”的大额交易时,在论坛上,他们会找一个中介人。这个人往往有良好的信誉作为背书。比如卖“挖矿机”的人在网站上想售卖机器,先要找到对机器技术精通、且在论坛里有声誉的人进行鉴定。而这些人,一个论坛不会超过5个。他们在鉴定之后,会发帖说:“该机器经我验证,靠谱。”随后收取那些有意要买矿机的人一部分比特币,再告诉售卖者进行发货,最后还会从中抽取一部分佣金。

“他们不会把钱卷了跑的,”杨卓说,“这些人都是比特币界有头有脸的大拿,为了那点比特币不至于。况且,这种中介交易做长久了,不仅收入高,也很轻松。”而前文提到的生产“挖矿机”的“南瓜张”更是神奇,仅有不到5个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据传他在北航读计算机博士,自己拉了支团队开发专门用于挖矿的芯片。他的研发过程也颇为传奇,他在一个论坛中发帖道:“我没钱研发矿机,需要一笔钱,研发成功后借我钱的我会优先给你们发机器。”

由于“南瓜张”在论坛人气不错,而且屡屡在技术性问题上有精准的回答,所以他顺利筹到这笔钱。第一批由“南瓜张”开发的Avalon(阿瓦隆)机器以每台9000元价格卖出。这个产品性能之好出乎所有人意料,因为是专门针对SHA-256算法进行优化。以至于所有买家当月每天可以挖出价值20万人民币的比特币,一夜赚翻,成为神话。

“期货”矿机其实也是全球惯例。以全球接受订单最多的比特币挖矿机公司美国蝴蝶实验室为例,这家公司没有确定的发货时间,购买者付款后只能等待。目前中国市面上算力最强的依旧是这些搭载老Avalon芯片的矿机,所以在二手市场上,这些设备依旧能炒到30万人民币左右。

“南瓜张”正在研发新的Avalon芯片。在他的宣传中,该芯片的算力比一块顶级显卡还高,造价0.1元左右,售价60元,一台机箱里可以塞进最多320片Avalon芯片。目前几个做矿机组装的团队均向其大批量订货。据ASICME团队估计,“南瓜张”已经收到上亿人民币款项--但都是以比特币形式打款。

如果你知道他的发货协议,你一定会惊呆了:“在任何情况下均不退款。这是因为,我们会用预付款去购买零部件,因此无法退款,没有保障。这包括但不限于:现在没有第三方评测所带来的风险;我们是骗子的风险;由于客观和主管原因无法按时发货的风险;Bitcoin本身出现严重问题无法继续存在等。”

这还是建立在他只收取比特币的情况下--他在暗处,付款的在明处。不过大多数玩家已经习以为常:这种匿名行为和高风险一直伴随着比特币行业。

“这个行业在国内还是一个灰色地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个人挖矿者说,“说不定哪天就有了法律风险。但现在盘子毕竟还是太小,我估计监管部门都不一定懂这究竟是什么。”他在2011年左右时开始挖矿,现在已经赚得几十万。

“我觉得现在再以投机性的目的进来就很难做了。Avalon芯片带给行业的冲击是巨大的,”Asicme创始人杨曜睿这样评价,“炒比特币的风险已经算比较高了,所以我们觉得做矿机服务,让更多的人用矿机挖矿,加速比特币的流通会更好。”目前Asicme推出的挖矿机分为三档,售价分别为3000元、11500元、45000元,接受比特币付款,也接受现金付款,预计将在9月份集中出货。

除了ASICME之外,矿机领域还活跃着一家深圳厂商,这家厂商的代言人叫做“烤猫”(Friedcat),比特币挖掘者也称这家公司为“烤猫”。

烤猫在去年年中宣称研发比特币矿机成功,向全球网友发行股票以募集资金(被称之为论坛IPO)生产矿机,矿机生产成功后,其获得的收益将向投资者分红。一份“官方”IPO宣传资料显示,其在2012年8月通过众筹模式筹集到约10万美元,年底制造出矿机的芯片样品,在今年1月19日第一次分红。烤猫宣称仅一次分红后,当初投资者就都已赚回成本,到今年7月,烤猫论坛IPO交易市值已经超过1.3亿美元。

“我们不赞同烤猫的形式,直接给你利润分红这个挺无趣的。”杨曜睿评价道,“玩比特币就应该自己来体验下沉浮。你要是投了烤猫钱,那这个跟买了个基金有什么区别?”

在同事眼中,杨曜睿是个活得率性自然的人。他家境优渥,同时作为原校内网联合创始人之一,在被陈一舟收购时有一笔不大不小的套现支持他去做想做的事儿。3年前,他去西藏开了一家音乐旅馆。开了两年之后,他又跑到海南的一个小岛上开了一家冲浪俱乐部。每日蓝天白云,沙滩冲浪--“以至于忘了刮胡子。当发现比较长了以后就懒得刮了,然后就到这么长了。”

今年5月份,杨曜睿在沙滩上看新闻时发现比特币,觉得有意思,想玩玩。但找了半天却发现哪里都买不到一台靠谱的挖矿机。此时市面公开售卖的矿机只有“南瓜张”的上一代Avalon、美国蝴蝶团队的蝴蝶矿机。

所以打了几个电话后,杨曜睿发现这是一块极大的市场,决定自己来干。于是他就趿着拖鞋,留着长胡子长头发飞回北京,利用之前积累的人脉招人、租房、注册公司、拉投资。“这次创业发现房租比以前贵太多了,”杨曜睿吐槽道,“之前校内也是在这个小区里面创立的。”

这个小区在北京华清嘉园,位于“宇宙中心”五道口,房租价格在北京贵得离谱。但为了安置团队和方便工作,回北京后,杨曜睿还是火速租下4套房子供创业团队办公居住。现在这些房子已然不够--团队扩充太迅速了,连杨曜睿自己都发现,很多成员他叫不出名字来。

Asicme在公司成立到现在这一个半月的时间里,营业额超过了2000万元,每天预订机器的现金或比特币加起来差不多60万左右。此时他们的机器还没有量产,要到9月份才能发货,预订者甚至连真机都没见过便大胆投入。这种快速发展从侧面说明,当矿机的渠道霸权被打破,将用户门槛降至最低时产生的连锁反应有多大。

投机与风险

即使关系到自己的利润,但杨曜睿依旧坚持在网站上用红字写下:“比特币矿业风险巨大,请自行判断,谨慎投资。”

而他自己为Asicme做的一些布局,也是尽管拉长战线以分散风险。他们不止销售挖矿机,还提供挖矿机的托管运营。因为矿机一天24小时开启,会产生噪音,也对网络和电力的稳定有极高要求。收费方式是用户上缴8%的计算能力。

如果你不想买挖矿机,还可以直接购买计算能力。这在比特币界叫做矿池,有点类似云服务器的意味。Asicme提供了数千GH(千兆次哈希值运算)的计算能力供购买,平均价格比买挖矿机要高,1GH/s价格为798元。这两项定制化服务将大大降低普通人进来挖矿的门槛,租赁计算能力则可以吸引更多的小散户进入。

他们还制作了交易比特币的App,用来存款、转账。“我们不排除自己发展成比特币界的支付宝。”杨卓不掩饰他们的野心。而面对比特币兑换法币汇率的起伏,杨曜睿看得很开:“如果看好它就长期持有。总之Asicme现在正一直大量买入比特币。”

这一系列布局,还有对比特币的态度,事实上都基于杨曜睿个人的判断:他崇尚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认为比特币是一场货币的革命。虽然现在有风险和泡沫,但放在长期去看,其具备投资价值,“这不代表比特币是外界批评的庞氏骗局”。

但全网计算能力的快速增加,的确将导致收益缩水。目前几乎整个行业的挖矿者都是购买的“期货矿机”,是以收到机器那天的收益开始算,挖矿类似于一场赌博。

不过杨曜睿对未来充满信心:“当越来越多的人持有并使用比特币,而不是炒比特币时,它的价值将会以一个更合理的方式释放。未来存在这样一个情况:即使挖矿收益降低,但单个比特币的价值上升,抵消掉收益降低这一部分。”所以他建议,如果买家不那么着急从中获利,不如长期持有机器,等到收益低于电费、网费时再卖掉。

尽管充满憧憬,他们也很清楚现在的压力,即来自主流群体和政府的认可。他们十分担心这种虚拟货币会在襁褓中被政府扼杀--这意味着这一切布局都打了水漂,还不如匿名捞一把就走。所以当FinCen批准Mt.Gox时,他们的激动也就不难理解了。

“假如这个货币在全球范围流通,每个人都持有,且将之作为法币去使用,那么2100万个比特币的价值事实上是等于全球生产总值。它价值的涨和跌与中央银行无关,也就彻底断绝了一些政府的央行利用货币发行套取民利的行为。”在著名的比特币论坛Bitcointalk.org中,一个用户写下了如上的话。

“或许代替法币的不是比特币,但未来肯定会出现一个更加优秀的虚拟货币币种。这是一场变革,而我们就处在变革的潮流中,想想都很兴奋。”杨曜睿如是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杨卓为化名)

什么是比特币交易

比特币钱包以一个地址的形态出现。一个人可以有很多个钱包,这些钱包由比特币客户端生成。每笔比特币交易都需要一个见证人,也就是全球所有比特币持有者,担保交易发生过。

以一笔A向B付款的交易为例。A在发起这笔交易的时候,必须把签过名的交易单尽量地广播到P2P网络上,最终会让每个节点都知道这件事。B从P2P 网络上不断地收到别人的确认信息。当它收到足够多的确认信息后,就认为A的确发出了这条交易单。到此交易完成,这就也就意味着,B收到的钱是合法的、可以自由使用的。

本质上,比特币的终端网络并没有记录每一块钱属于谁,它记录的是从诞生起到当前的每一笔交易,并推算出每个账户里有多少钱,所以交易量和个人隐私在这里得到了统一:你并不知道我是否为某个钱包的所有者,你只知道某个钱包里交易了多少比特币。交易是透明的,但是钱包是匿名的。

什么是挖矿

比特币挖矿,是交换之外获得比特币的唯一来源,也是与交易信息相关的行为。由于是P2P的数据,所以交易行为是绝对分散的,但这些交易数据会被分为一个区块。假设A、B、C的交易数据是一个区块,他们需要跟全网上其他的区块结合,交易才能被全网认可。在连续得到6个区块的认可后,整个交易就不可逆了。比特币所有的交易数据被存储在一个个区块中,它们一起构成了“区块链”。

因为交易数据不停更新,相当于区块链在不断的生成。但中本聪限定了10分钟产生一个区块,所以需要择优,在每一个10分钟决定采用谁合成的新区块。你可以将整个过程理解为因为是P2P网络,可能有许多人都在同时制造新的区块,但有一个排序机制保证只有最优(最难,花费最大计算时间的)那个新区块被网络群体接受,挂在全局的区块链上。

而产生一个新的区块相当等于重新保留一次全网比特币的交易数据,这需要庞大的算力。为了奖励这些贡献算力的用户,他们将获得比特币的奖励。

来自:http://www.xcf.cn/jrdd/201308/t20130815_482823.htm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ASICME.com8月将部署50T比特币挖矿算力 下一篇:比特币的“挖矿”生意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