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多个早期矿工地址联合签名:“澳本聪是诈骗犯,我们都是中本聪”

CoinDesk中文 view 76 2020-5-27 09:25
share to
Scan QR code with WeChat

5 月 21 日,原告简短地并“无意地”公开了澳本聪在法院诉讼案件中所提供的比特币地址清单,其中的 145 个地址被用来对公开信息进行签名。澳本聪称这些地址是“诈骗”行为,并明确表示针对这些地址,他并不实际拥有、或拥有实际控制权。

在法院起诉澳本聪的是,他前商业伙伴戴维·克莱曼(David Kleiman)的兄弟伊拉·克莱曼(Ira Kleiman)。同时克莱曼要求拿到 110 万枚比特币(价值约 96 亿美元)的一半,据称这些比特币是在加密货币发展早期由挖矿获得的,属于知识产权资产。

胜诉的关键取决于,澳本聪是否可以证明他掌握了这些加密货币的私钥。

虽然该比特币地址清单很快就被克莱曼的法律团队重新封存,但它已经在法庭听众中流传开了。这些地址给其他人提供了一个方法,让他们可以识别是否实际掌握私钥地址。同时,这些地址的实际拥有者也能够使用比特币私钥对消息进行签名,签名内容为:

克雷格·史蒂文·怀特(Craig Steven Wright)是诈骗犯。他不拥有能够对此消息进行签名的私钥。虽然闪电网络是一项重大的技术进步,但我们仍需要继续努力扩展链上容量。但不幸的是,解决方案不仅仅只是更改代码中的常量、或允许强大的参与者将其他人淘汰。我们都是中本聪。这一消息最早在 Reddit 上爆出,该消息声称这个地址是 2009 年比特币的挖矿地址,此后该地址中的比特币一直未移动。

BitMEX Research 发推特表示,他们“随机抽取了20个”比特币地址,发现它们与 2009 年被许多人认为是早期比特币“大矿工”的持币量不符。

澳本聪在法庭上声称,他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比特币,是由被称为“郁金香信托(Tulip Trusts)”所持有的,但由于存在“律师与客户(attorney-client)”条款,他无法证明自己对私钥拥有控制权。法官指控他“滥用”该条款,并试图在案件中隐瞒文件和对法庭诉讼进行“混淆”。

去年八月,法官还发现澳本聪进行了恶意辩护,对自己进行伪证、并承认存在虚假证据。

5 月 21 日,克莱曼小组在另一份法律文件中提议对澳本聪实施制裁,并称:“ 澳本聪长期以来一直进行证据伪造、误导性陈述、以及其他阻碍行为,包括提交虚假证据等。如果没有被揭露,可能会削减原告出庭时间。”

这种滥用行为的唯一目标,“毋庸置疑是想让原告无法在审判中获胜”,被告寻求推翻对澳本聪的制裁和默认判决。

澳本聪希望新的专家证人能够出庭作证,据说其中一位是“持有执照的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研究临床心理学家”。

如果法官支持澳本聪,并允许艾米·克林博士(Dr. Ami Klin)出庭,那么克林博士将作证说,他已诊断出澳本聪患有高智商型自闭症谱系障碍。克林博士的证词,将帮助陪审团了解这种疾病是如何影响行为的。

来自Auburn Satoshi的另一位专家将证明David Kleman“是否具有编程或必要的技能和经验,可以为2009年最初的比特币软件应用程序的发布做出重大贡献”。 克莱曼团队正在努力阻止四名专家证人出庭作证。

btcfans公众号

Scan QR code with WeChat

Disclaimer:

Previous: 比特币价格震荡,需准备好应对即将到来的巨大波动 Next: 供应量占比7.78%的比特币在过去10年从未移动过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