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君:区块链发展需要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综合研究各种棘手问题 ...

Unknown view 26 2016-9-18 09:24
share to
Scan QR code with WeChat

王君:区块链发展需要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综合研究各种棘手问题 (1)

近日,由共享财经和华夏时报联合举办的2016年中国(上海)首届区块链新金融高峰论坛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学兼职教授,中欧一世界银行普惠金融中心主任王君受邀参加并发表了《区块链技术与金融业结合前瞻》主题演讲。

王君表示,金融消费者教育不是针对所谓弱势群体和没有多少教育的人,它是对所有人都有用的,即使在传统金融下也能骗很多有教育背景的人,更不要说目前在互联网上面。所以金融消费者教育是不是还继续需要政府发挥作用,还有金融基础设施和硬件的,就是物理的基础设施,区块链技术是不可能孤立存在的,它一定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设施上面。

在区块链未来的发展当中,需要政府做的一件事就是加大在这上面的投入,使这个领域的监管、风险控制能够落实到具体的政府部门。但是区块链在未来的发展若想真正健康的,和避免走过多的弯路,王君认为,需要把它提高到国家战略的层面,由副总理以上的领导人牵头,有一个跨部门的研究小组去针对那些最棘手也是最重要的问题进行综合研究,拨出专款等等。

以下为王君演讲全文:

大家上午好,你们在这个单子里是看不到我的名字的,我是被临时抓来的,本来也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来。在我认识的朋友里面,现在都在谈区块链,有的是专门研究的,比如像杨涛,也有的原来是经济学家,金融学家,也到处谈区块链,因此我对这个问题也产生了怀疑,我在几个月前对区块链这个题目也很着迷,翻阅了国外的一些新的资料。关注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这种办法不好,就是花掉了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过一段时间一看就走了弯路,因为这个领域的概念、技术、实践还是在发展当中,还是初期阶段。所以这个时候对于我这一个又不是金融科技领域的人来说,不是一个有效的分配时间和精力的办法。我发现过一段时间,像看中国的电视剧,当然我已经好几年不看电视了,你出去上个厕所,喝杯茶,见个朋友,回来再看,剧情也没有丢失,这个区块链的研究和发展越来越像这样。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对这个题目又感兴趣,又有些犹豫的原因。来不来这儿跟大家一起来交流呢?其实是很踌躇的。

因为已经有很多人在谈区块链的问题,我自己又是在学习,所以今天这十多分钟,也用不了。我不想谈区块链,也不想谈互联网,也不想谈金融科技,因为这些都不是我的长项,说了也难免会误导人。我想说的是什么,不妨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些问题。那就是传统金融和现代人们说的热门话题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注意了一下,发现在区块链的这些讨论当中,其实还是有很多水分的,也有很多似是而非的东西,很难辨识到底是真是假,有多少是人云亦云,有多少是真知灼见。但是不容否认在人类社会这个阶段,这还是一个新东西。在技术方面,还有很多是我们所未知的。

我的一个疑问是什么?到底会不会随着新技术的发展,会像我们看的科幻小说,或者是科幻电影那样,在很短的时间内颠覆了传统的金融方式、模式、工具、产品,以及进一步扩展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实体经济活动。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没有答案,还是有很多困惑。因为区块链也好,金融科技也好,在基于互联网的发展,怎样能够和实体经济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场景很好的结合,有可能是未来的挑战。

我看到大家在这里谈非常高大上的话题,但出了这个门看看我们的农民工,看看我们的马路,马路上的垃圾,甚至就在这门外,一辆特警的汽车在那里警灯在闪烁,发动机是一个高排量的汽车在运转,车里的特警人员在那里玩手机,当然也可能是接受来自上级的指令,但是那个姿势不是高度紧张状态,在执行任务。同样的场景我在前两个月在西北部的一个关于绿色金融的论坛也发现,前一天晚上就有这样的警车在那里警灯闪烁,里面的工作人员打开车窗,也是在里面百无聊赖的玩手机。当时我就凑上前去问他,我说你在干什么?他当然很警惕,以为我是不法分子。我说我就想知道你现在既然在这里停着,为什么要开着发动机,你知不知道汽车在停止状态开着发动机排放会很厉害,他说我知道啊,但是你想干什么,我说我不想干什么,我就是想告诉你,你这样很污染环境,而且你知道你所警戒的地方就是明天要召开国际绿色金融、绿色生态论坛。可是你的所作所为恰恰跟这个主题是违背的,他说那就是上级指示的呀。我说我知道是上级指示的,但是你能不能向上级做一个报告,说现在又没有敌情,也没有什么必要,你这么开着,全市有很多这个车,就在我说这个话的时候,大家可以想像中国有多少辆这样的车就在进行当中。所以我的题目和区块链和金融高峰论坛这个稍微有点偏离,但是我说的是绿色金融。

刚才孙局也提到了G20关于绿色金融的问题,其实这些都是互联关联,主题都是一个,就是未来的科技发展怎么能够跟我们的现实衔接起来。所以我的疑问就是如果我们在金融的公共政策,就是金融政策,金融监管,金融的机构和人员的现状,这是一种状态,未来是另外一种状态,我们能不能一步登天,随着科技的发展,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弯道超车,有一天区块链的发展能够取代传统的金融,让全国几百万的工农中建交的国有商业银行的人员,他们也不必改变观念了,也不必改变行为方式了,激励机制也没什么意义了,金融监管的低效和扭曲也没关系,金融政策也可以绕过了,会出现这样一个场景。因为在现实生活当中,还有很多东西其实是跟国际上的新理念、标准和做法是有很大的差异,因此我提这个问题是有一定的倾向的,我倾向于认为无论这个技术如何发展,都不能绕过我刚才说的这些最根本问题的解决方案。什么解决方案,中国在金融领域未来的改革和发展,还是需要有一个突破,否则我的想像是一方面技术进步是飞快的,因为区块链这个话题才短短一两年的事儿,当然有人可以说了,这个概念可以追溯到几百年以前,因为人类社会就是由分散的部落、个人这么组成的,只是没有互联网,本来集中是个进步,中心化,网络化,现在有一点反其道而行之的意味。

但是不光怎么说,这些最根本的东西,如果我们不能够解决的话,未来非常有可能科技的进步会由于我们在传统的这些势力而受到牵制。比如说网络安全带来的问题,如果不能有效的解决的话,那么可以想像政府没有把握不可能放心的让这方面的发展能够按照人们理想的速度和方式进行。

金融消费者教育和保护刚才孙天琦也说到这个问题,本来一说起金融消费者的教育就意味是对农民、农民工,没有金融知识人的一种金融知识的普及,但是我们现在看到连清华大学的教授都可能把巨额资金瞬间被人骗走,这时候你就会发现金融消费者教育不是针对所谓弱势群体和没有多少教育的人的事情,它是对所有人都有用的,即使在传统金融下也能骗很多有教育背景的人,更不要说在目前在互联网上面。所以金融消费者教育是不是还继续需要政府发挥作用,还有金融基础设施和硬件的,就是物理的基础设施,区块链技术是不可能孤立存在的。它一定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设施上面。

我刚才说到金融消费者教育和传统的关系,忘了说一句,大家知道在中国的金融消费者教育和保护职能是分散在中央银行和三个金融监管当局的,就不用说区块链,也不用说金融互联网,只是说这样一个功能,本来是有规模的经济的含义,为什么要分散在不同的部门,他们要分别制定政策和执行,这本身其实是一种浪费。未来的区块链技术是不是可以绕过这样机构的分散化,就不必再把金融消费者教育整合为一个国家级的金融消费者教育和保护的体系,包括数据库,包括投诉和解决,这个都是包括杨涛等专家们未来去解释的,其实是提醒我们关于区块链的研究是离不开实际的需求,实际的问题和具体的场景。

说到这个问题,我也顺便接着孙天琦前面的话题说一下关于数字普惠金融和绿色金融,我也快速的看了一下G20的高级原则,我发现在这两个方面,就是绿色金融和数字普惠金融方面,G20文件的起草者他们都贯穿着一个基本的思路,这个思路就是在这两个不完全重合,但是又有相关性的领域里,其实一个最重要的话题或者叫原则就是国家(政府)在这两个领域的职能的问题。在这两个领域里都需要制定国家战略框架,在这个战略框架下解决基础设施的问题,安全的问题,实名认证的问题,指标体系的问题和对于未来进展的衡量、评价和未来的规划等等这样五六方面的问题。为什么会是这样,就是刚才说到的一个主要的话题,技术的进步其实不能完全取代,只能是改变、促进政府职能的优化。因此在区块链未来的发展当中,需要政府做的一件事就是加大在这上面的投入,使这个领域的监管、风险控制能够落实到具体的政府部门,可以想像它是涉及到多个部门,比如说金融监管部门和信息产业部门以及宏观经济,像中央银行这样的部门。涉及到国家的投入还有财政当局,涉及到规划还有国家发改委等等,可以想像这是一个综合性的东西。但是既然这个问题这么重要,是不是有必要像有些国家那样,如印度等,往往对这样一个跨部门的,就会在总理下面设一个办公室,中国不是这么做的,往往叫什么工作组,由副总理牵头,原理是一样的,把它提高到国家战略的层面,由副总理以上的领导人牵头,有一个跨部门的研究小组去针对那些最棘手也是最重要的问题进行综合研究,拨出专款等等,只有这样未来的发展才有可能是真正健康的,和避免走过多的弯路。

我的时间到了,我也没有事先准备,因为临时抓差,就算是从一个外行的角度给这个领域的专家们提一点问题,谢谢大家。

【来源】

http://www.gongxiangcj.com/show-22-2088-1.html

btcfans公众号

Scan QR code with WeChat

From the Internet
Disclaimer:

Previous: 澳大利亚将引领国际区块链标准的制定 Next: 悉尼证券交易所用区块链对抗澳交所垄断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