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 2.0 延迟,主要是“人”的问题?

区块链前哨 view 13378 2021-6-8 14:57
share to
Scan QR code with WeChat

以太坊 2.0 延迟,主要是“人”的问题?

“构建以太坊所花费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得多。”

以太坊 2.0 正式升级成功的标志之一是用分片链进行交易处理。这个阶段本来计划是在 2021 年末或 2022 年初开始,但根据 以太坊的最新路线图,预计要到 2022 年末的某个时候才能交付。虽然很多人认为计划延迟是技术问题导致的,但事实上可能并非如此。

以太坊 2.0 延迟:人的问题,而非技术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最近在 StartmeupHK Festival 2021 技术会议上发表了讲话。Buterin 解释说:“我在我们的项目中发现的最大问题之一并不是技术,而是与人有关的问题”。他表示,“在这五年里,我们有很多内部团队冲突。团队中了解你在与谁合作非常重要。”

事实上,在以太坊最初的联合创始人中,Buterin 是唯一仍在公司工作的人。

以太坊的最初创始人有八个人,他们一起见证了以太坊构想的诞生。但最后这些人因为理念不同和其他原因离开了这个团队,甚至有的成了以太坊的竞争对手。

在为早期版本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筹集资金方面有经验 Charles Hoskinson,在 2013 年 12 月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在建立瑞士基金会及其法律框架方面发挥了领导作用。后来,以太坊硬分叉,Hoskinson 选择支持以太坊经典,同时又推出了 Cardano。

英国计算机程序员 Gavin Wood,在 2014 年 4 月发布了以太坊黄皮书,随后又发布了以太坊的本机编程语言 Solidity。以太坊之后,Gavin Wood 与 Jutta Steiner 合伙创立 Parity 公司,从事以太坊代码的开发。但是现在他更专注于 Web3 Foundation 和以太坊的竞争对手、互操作性区块链项目 Polkadot

程序员 Jeffrey Wilcke 在 2014 年初与 Gavin Wood 一起加入了创始团队。Wilcke 的开发工作主要是使用 Go 语言来编写以太坊,后来该项目更名为 Go Ethereum,简称为“Geth”。在经历了以太坊硬分叉、一系列黑客事件后,同时加上一些个人原因 Wilcke 离开了以太坊。现在,他经营着一间游戏开发工作室 Grid Games。

Joseph Lubin 在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从事过软件工程、音乐制作、商业和金融领域的多元化职业,后来,他被介绍给 Buterin,并被邀请加入联合创始人小组。当以太坊决定成为非盈利组织时,Lubin 已经在计划一家盈利性公司来构建平台的应用程序层。他创立的公司 Consensys 已成为其他区块链初创公司的孵化器,在招募有影响力的以太坊合作伙伴方面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帮助以太坊在瑞士建立基地、开设了银行账户,并负责沟通解决对于预售活动至关重要的法律框架等问题的 Mihai Alisie,一直担任以太坊基金会的副主席,但在 2015 年底将精力放到了以太坊的社交框架 Akasha。

Amir Chetrit 在 2013 年 12 月受 Buterin 邀请加入组织。在 2014 年 6 月的联合创始人会议上,Chetrit 因缺乏对以太坊的投入而受到以太坊开发人员和其他联合创始人的抨击,并选择辞职。

Anthony Di Iorio 在以太坊确立了非盈利的运营模式后,退居二线。在以太坊之后,Di Iorio 短暂地担任了多伦多证券交易所的首席数字官,但随后离开了 Decentral——Jaxx 数字钱包的开发公司。

Buterin 表示,阻碍 Etheruem 升级的是人而非技术,这令人哭笑不得。“一方面,这表明升级在技术实践上是可行的,我们最终会看到它的推出。但另一方面,这也表明 Etheruem 团队的运作方式是糟糕的。”

以太坊在过去一年快速发展,这也直接反映到了代币的价格上。当前,团队在项目进度问题上也产生了分歧。Buterin 此时 认为,过渡到 POS 已经变得更加紧迫,希望能在今年底前完成。而其他人则表示,要在 2022 年上半年才能实现。

淡化“Eth2”概念

虽然影响项目进展的主要矛盾可能在人方面,但技术也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近日,Vitalik Buterin 在博客主持人 Lex Fridman 的采访中表示:“以太坊 2.0 实施起来比我们预期的要困难很多。”

Buterin 承认,构建以太坊所花费的时间比他预期的要长得多。

矿工 / 验证者的可提取价值 (MEV) 正在成为威胁网络去中心化的一个重要风险。当前版本的以太坊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开始为此前的成功“买单”:大量的需求将网络费用推至创纪录的水平,这使得普通用户很难进行交易活动。Buterin 在近期的文章中提出过两个解决思路,但他也明确表示是否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最近,以太坊团队已经不再强调“Eth2”的概念了。“最初团队提出了一个很大、很宏伟的愿景,希望所有美好的事情同时发生:一条全新的区块链和一个全新的协议。后来,我们慢慢地将路线图调整为分阶段的形式,PoS 和分片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的,所有的功能也是如此。”Buterin 表示,团队想强调升级并不是抛弃现有平台去创建一个全新的平台,而是一个渐进变化的过程。

其实在 Buterin 去年 10 月份汇总的以太坊路线 文章 中就表达了相似的观点。

“在我看来,当 Eth2 真正到来时基本上没有人会关心它。无论是否喜欢,每个人都已经适应了以‘Rollups’为中心的世界,那时继续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会比让每个人回归基本链、可伸缩性减少 20-100 倍而没有明显的好处更容易。”

Buterin 也已经总结了 eth2 应该长期关注的方面:如何在不同分片上区块时间错开、改进和巩固共识算法、调整 EVM 以使其更适于防欺诈验证和 ZK-SNARKing。

btcfans公众号

Scan QR code with WeChat

Link
Disclaimer:

Previous: DeFi现存的主要问题,波卡能否一次性解决? Next: 黑客组织剑指马斯克,公开指责其数条罪状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