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hua Bouw:从音响达人到PoS教父

NEAR中文社区 阅读 16357 2021-5-15 14:28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Joshua Bouw:从音响达人到PoS教父

与音响结缘

Joshua出生于加拿大,称得上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早在上中学时候起,Joshua就是个有名的生活小能手,擅长用灵活机巧的方式解决生活中的问题。其中最了不起的成就应该是他在上中学期间还全职工作,全部收入无需缴税,最后顺利从学校毕业,还拿到了大学的奖学金。

年轻的Joshua虽然是个男孩,却有着一头及腰长发,而且十分酷爱重金属音乐和和游戏。为此他还有一本日记,里面记录了游戏设计和相关的创意。彼时的Joshua只有14岁,但学校的体制对他来说节奏过于缓慢和充满官僚主义。

“我观察了学校运转的方式,并总结出如何让其变得更有趣的方法。我钻了学校规定的‘空子’,把规定我该做的事情的数量降到了最低:不用做作业,也不用做大部分测验,还有很多事也不用做。即使你不做作业,学校也不能给你零分,因为不做作业只会影响你的课堂参与。我从不做作业,可以说我是一个十分糟糕的学生。我还发现学校规定只需掌握十年级的数学,不过我还是学习了12年级的数学还有高数。”

经过对加拿大教育法的一番仔细研究后,年轻的Joshua认识到他其实可以通过工作经验来抵充教育学分,这样他就不用去上课了。

“我向他们展示了我按照法律规定从高中毕业所需要的资质条件,同时得到我的学分并获得免税收入。与此同时我还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获得奖学金。我是属于能把老师逼疯的那种学生,不过我这么做是因为我研究了学校运行的方式并找到了如何才能让上学变得有趣的方法。”

毕业那天,Joshua和其他同学一起走上讲台。此时的他不仅成功获得大学奖学金,账户里还多出8万美元的免税存款,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工作经验。

高中毕业后,Joshua搬去了温哥华,学习音响工程专业。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个专业没什么前途,“这个行业正在萎缩,没有要扩张的迹象。”在给自己的朋友做了几次演出并帮助成立一个小型的剧场之后,Joshua意识到自己很喜欢技术策划,和为活动及其他表演艺术的音响设计做策划。虽然此时仍然和计算机没有丝毫关系,但是这一经历却让他对技术系统和数字系统产生了喜爱。

Joshua Bouw:从音响达人到PoS教父

大学毕业后,Joshua和一位朋友共同成立了一家唱片公司,公司不温不火地运营了一段时间,最后被Joshua的合作伙伴收购。

“我们签了4个乐队,不过我对他们都不是很了解,是别人推荐给我的。他们都是很好的乐队,但我们和他们刚一签约,有两个乐队在一个月之内就解散了。即使在我的合作伙伴收购我的股份之后,我们也才只发行了两张唱片。”

虽然这一切让Joshua得以支付日常的支出,同时也能和当地的乐队和剧场保持着互动。不过他还在追求更有意义的事情。他的一位老朋友、曾获得过朱诺奖的David就总是劝他去旅行,教别人英语赚一些外快,同时寻找自己最想做的事情。直到这位老朋友去世一年后,他才真正把他的建议听到心里。

“我当时就想,我要做David叫我去做的事,于是我坐上一班飞机,不过六个月之后便又退出了。”Joshua打包好随身物品,卖掉自己在唱片公司的股份,加入了一个叫做“在越南教书和旅行”的机构,并在这家机构度过了6个月的时光。

进入币圈,PoS教父初长成

来到东南亚不久,Joshua就意识到自己并不想当英语老师。不仅不喜欢,而且还十分讨厌这份工作。虽然日复一日的教学任务让他觉得无比煎熬,但他对这个地方还是比较中意的,包括当地的气候、人文、还有美食。

Joshua Bouw:从音响达人到PoS教父

“我喜欢这里的一切,想在回家之前再游历一番。我最远到达柬埔寨,过去八九年就是在那里度过的。”

在东南亚游历的经历让Joshua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和各种机会,也让他得以接触早期的加密货币。

2012年,在柬埔寨的一家餐厅酒吧里,Joshua遇到了两个有趣的人,他决定和他们交谈一番。这两个人分别来自Pirate Bay和Tippr。几个人对饮一番和交谈一番后,Joshua不久便开始了软件开发之旅,在新结交的朋友的指导下,他快速掌握了Ruby和JavaScript这两门编程语言。

当时的Joshua对比特币还算熟悉,但是还未充分意识到它的潜力。早在2010年,他便下载了软件,开始比特币挖矿。不久之后,它的电脑死机了,“我吓得要死,以为是比特币让电脑中毒了,所以就停止了挖矿。”

2013年,也就是在他和之前提到的两个人在柬埔寨的餐厅交谈之后的一年后,他终于彻底意识到了比特币的潜力和使命。此时的Joshua开始重视比特币。他开始频繁访问比特币论坛并且积极参与与其他比特币爱好者的对话,同时也开始形成自己的看法:

“我意识到关于比特币的事情之一就是PoW挖矿并不合理。很多人都会搬出凯恩斯经济学理念那一套,但我并不认为比特币会遵循这一理念。这件事促使我开启在线上对PoS挖矿这一机制进行讨论。在我看来这些都是一些在Peercoin出现之前的一些非常早期的讨论。”

也正是因为此事,Joshua开始了漫长的探索并有所创新,最终为其赢得“PoS教父”的称号。他密切关注着Peercoin的早期发展,Peercoin是首个采用PoS和PoW双机制的项目。他也是首批支持完全采用PoS模型的拥护者之一。

“我对PoS这个想法非常感兴趣。因为对我而言,他是合理的——如果你能对账本状态达成一致,那为什么不能将余额用来保证网络的安全呢?几个月之后,我偶然碰到一个讲述完全支持PoS模型的讨论,我对此十分着迷。”

Blackcoin是全球首个完全采用PoS机制的加密货币。最初由Phil Slobodian提出。Joshua和Blackcoin的创世开发者一起合作,共同提供创意、架构设计、反馈和建设性的批评,整个过程从Blackcoin的起源一直持续到其最终发布。在描述该过程时,Joshua表示:

“我在社区中十分活跃,经常发布一些如何改进Blackcoin的想法。我自发帮助大家设计出一套架构,以产生这些想法,最终这些想法又为我们带来了PoS2.0和PoS3.0。这被叫做熵池。关于PoS最大的忧虑之一是你必须有一个非常好的随机池———否则某人就有可能破坏网络。我们想到了一种新的熵池模型,并对Blackcoin做了改进。”

在PoS的早期发展阶段,Joshua和其他早期的加密货币先锋派代表做了很多开创性的工作。Joshua描述Blackcoin在这方面的成就时说道:“我们设计出了第一个multi-pool,你可以从不同项目那里挖Blackcoin,并选择依靠自己的算力获得多种不同的通证。”

Blackcoin pool迅速走红,被人称为“黑洞”,中国人则习惯将其称之为“机枪池”。加密货币因此迎来彻底变革。

当时的Joshua还说动Bithalo的David Zimbeck来到柬埔寨。两个人一起编写合约代码,并于2014年7月4日发布。这也是世界上首个链上智能合约,CoinDesk当时还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自Joshua进入软件编程领域起,已经有两年的时间。在这短短的两年内,他在比特币社区已经确立了自己的声望,设计了PoS共识模型的首个迭代版本,率先推出机枪池的概念,打造了全球首个智能合约。对Joshua而言,这些都是一场运动的早期阶段,世界将因为这场运动而改变。

币圈黑暗的一面

Joshua对加密货币的痴迷使他游遍了东南亚和中国,此时的币圈很多初代项目还处于刚起步阶段。凭借“Blackcoin全球PR主管”的官方头衔,Joshua得以和很多币圈大佬相识。

Joshua Bouw:从音响达人到PoS教父

在Joshua的众多经历中,有一个经历令其至今记忆犹新。那是火币成立一周年的纪念日,Joshua和Blackcoin的团队成员一起参加了此次活动。

Joshua利用这次机会认识了很多币圈大佬,其中就包括一线交易所的投资人,以及被称为教父级别的某位大佬,后者在推广加密货币上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当时的这位大佬不仅是很多一线交易所的投资人,而且他本人热衷于和Joshua及其部分朋友讨论币圈融资的事宜。正是在他的办公室里,Joshua留下了一段黑暗的经历。

当时的币圈发展十分迅速,兴奋和乐观的情绪在整个行业内弥漫。不过外表光鲜的行业也有其不堪的一面,一些骗局、不恰当的投资实践和后门交易开始滋长。Joshua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在币圈浸淫一年半的光阴后选择了黯然离场。促使其离开的那件事发生在2015年的秋天。

Joshua对融资这件事持保守态度,决定将相关的提案暂行搁置。他的一位好朋友David却兴致勃勃,打算为他们一直在研究的一个产品进行融资。Joshua在一旁冷眼旁观,亲眼目睹了一个外表华丽的投资计划居然是一个收割散户的骗局。

当David最终决定谴责这种行为,并且将其公布于众时,麻烦随之而来:一天一个苏格兰男人在餐厅找到了他,告诉他“我知道你的住处、你的工作地点和吃饭的地,有人雇我来监视你。”就这样,一番惊吓之后,David迅速离开了这个国家,留下心有余悸的Joshua在那里一脸茫然。“这个行业太黑暗了”,Joshua决定休息一段时间。

一般人读到这里,可能会觉得Joshua会选择编程这种更传统的工作,毕竟这种钱挣得很踏实,所做的项目也会很令人兴奋,而且还有可能远程办公。可是没有人会想到Joshua重新拾起了音响工程这个自己的老本行,并成为了柬埔寨收入最高的音响工程师,最后还在一年半的时间内帮助打造了一个价值110万美元的剧院。虽然听起来很魔幻,但事实就是这样。

休整了一段时间后,Joshua发现自己有很多空余时间,于是想到了重操旧业,回到音响工程这个行业。此时的Joshua没有明确的计划,就在其一筹莫展之际,好运悄然降临。一家叫做奥斯卡的新店正在举办开业典礼,当晚来了很多音乐家还有赞助者、群众,大家都在等着看乐队的首秀。不过很快现场就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Joshua Bouw:从音响达人到PoS教父

“音响出了点问题,听起来特别刺耳,乐队也都十分生气。我本人更像是个录音师音乐人,不过我之前有现场经验。于是我找到酒吧的老板,跟他说我能把这个音响系统修好。经过一轮调整后,我告诉乐队对音响快速检查一下。一切都很正常。为表示感谢,他们还请我喝了威士忌和可乐。”

Joshua不知道的是,当时乐队的一名成员打算成立一家音乐学校,举办活动,在柬埔寨拓展演出业务。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意外但又十分珍贵的机会:

“当我和乐队交谈一番后,其中一个人告诉我他计划成立一家音乐学校和音乐商店,开辟一间活动场所。他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我说当然可以。很多人都听说了当晚的事,很多人突然对我的身份十分感兴趣,希望能和我合作。当我们开始运作起来之后,我们的订单纷至沓来。仅仅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我们就做了很多大型活动还有婚礼。我们甚至还接到了Demi Lovato的订单,他曾是一名迪士尼演员,后来又转行当了音乐人。那真是一段难忘的时光。”

Joshua Bouw:从音响达人到PoS教父

Joshua(右一)

故事还远没有结束。新成立的音乐学校和活动中心的业务稳定增长,几个月后,Joshua从别人那里听到了柬埔寨有一个新的表演剧场,也就是现在的Black Box Theatre,坐落于柬埔寨的首都金边。当时的项目背后有110万美元的支持,Joshua被邀请加入项目团队,负责操刀音响系统的设计和实施,包括全部的设备的安装和时间把控。

Joshua没有丝毫犹豫,当即便加入了这个项目。最后,他不仅成功地完成了音响系统的设计和实施,让剧院得以在2015年顺利竣工,还因此成了该国收入最高的音响工程师。回顾这段经历时,Joshua表示:

“无论是帮助酒吧解决音响问题,还是将这个大型的剧院组装成型,对我来说都是很有趣的经历。在那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完成了作为一个音响工程师所想完成的所有事情,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回归币圈,发现NEAR

自2015年离开币圈,初代项目已经不断趋于成熟并不断进化。其中比较著名的项目以太坊便是在这一阶段开始崛起的。2017年的币圈正处于牛市,受此吸引的Joshua选择再次回到了这个圈子。

按照Joshua的风格,他接触以太坊的方式和之前接触比特币的方式并无二别。他很欣赏以太坊的成就,但是很快就发现了它的弱点和缺陷,而且这些弱点和缺陷在当下变得更加明显,那就是老生常谈的扩容问题。

“我对ETH1.0一直持批评态度,不过ETH2.0的设计对我来说是有道理的。不过后者不会在短时间内实现也是有道理的,这是由项目的本质和执行升级的难度决定的。”

在ETH1.0难以为继,而ETH2.0遥遥无期的背景下,Joshua开始研究其他相关的加密货币项目,其中最有名的是他专注于太阳能挖矿的经历。他对此解释道:

“我们费了很大劲把矿工弄到人们的屋子里,利用他们廉价的电源进行比特币挖矿,让挖矿变得十分简单,普通人都能学会。我们的想法是假设有一群人可以接触到很廉价的电力。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自己发电,很多人被迫将电力卖给电力公司,但是却赚不到什么钱。而矿工会对他们说你们不用再把电卖给电力公司了,可以将其变为数字货币作为奖励。”

从2017年中到2020年末,Joshua一直在研究太阳能挖矿。最后项目因为一场官司而遇到了瓶颈,不过他依然对这个想法十分喜爱,对这一理念表示认同。在此期间,他还在很多其他项目中扮演一些小角色,其中合作的对象里比较著名的有Eric Shciermeyer,他是Farmville和Zinga的创始人。

直到2020年中,Joshua通过自己的人脉了解到NEAR这个项目。他发现NEAR在开发分布式账本技术上会采用一种更加可持续的和更持久的方式,未来会有一番大的作为。

“不久前,有人将NEAR介绍给我认识。我认识的很多朋友都在NEAR团队,他们都对我说我们都是刚加入这个团队,你也应该加入我们。”

Joshua目前在NEAR的EVM团队,和Arto Bendiken以及Frank Braun共事。此外,他还是NEAR赛博朋克公会的一名积极分子,和NEAR委员会的很多成员都是朋友。Joshua认为加密货币的方向和NEAR的方向是一致的并且会有所超越。

“我们持有数据是不合理的。有了ETH1.0和NEAR之后,我们会运行每个智能合约来对全部数据进行验证。如果你考虑这件事,你就会发现被验证的算力是十分惊人的。有了NEAR之后,NEAR的分片数据库会大大减轻这一工作。不过我不认为这就是最终状态。我知道很多项目都在对分片技术进行试验,ETH2.0和类似项目十分有趣,因为你不再需要满足一切条件就可以实现了。”

Joshua继续说道,未来的区块链会以一种更高效和更灵活的架构来开发。

“我认为首先我将区块链看做是一个下水管,这么说可能不太雅观,但是如果你了解区块链你就会对我说的话表示认同。区块链是我们目前所能拥有的接触当前状态的最好的机制。这种东西我们并不应该拥有,因为它是过去时了。我们需要开发更好的系统,在这个系统里我们不会拥有全部的浪费数据,而且我们可以对当前状态、下一个当前状态以及过去的当前状态达成一致。”

简而言之,Joshua认为区块链是对某一技术的初次迭代,这种技术最终会发展为由一套节点操作,并且从单一链条上抽象出来的多链系统。

“我很喜欢个人通过参与的方式独立运行自己的节点和自己的软件而不用他人代劳这个想法,NEAR绝对将这一理念融入了它的技术设计之中。”

现状

转眼已是2021年的3月,此时的Joshua仍然居住在柬埔寨,已婚,并育有一个孩子。不久他就要搬回加拿大了。此时的他在币圈浮沉已达7年之久,对这个圈子里的犄角旮旯他都一清二楚,所以说他绝对有资格对当下币圈的状态做一番点评。

无论是早期一片混沌的币圈,还是后来的一些黑暗经历,再到2017年一片大好的牛市,Joshua从这些经历中学到了很多经验和教训:

“在这个行业很难找到一个真正做事的人。做事的人(builders)很少,但那是你应该真正尊重的人,是他们让我的整个经历是值得的。很多人来来往往,很多人赚的盆满钵满或赔的倾家荡产。只要你是那个真正在做事的人而不是唯利是图的人,你就会过得很好,早晚会赚到钱。”

除了强调做事的重要性外,Joshua还认为我们应该关注技术的价值主张和基本元素这些更宏大的东西,而不仅仅是纯粹的技术特性。

“很多人说他们理解这种技术。不,他们应该理解技术的基本原理。为什么它会存在?这一点很重要。很多人常告诉我说——我不理解比特币和其他任何与之相关的东西。我尝试用一些基本原理去描述它,解释为什么比特币会是一些当下某些重要需求或忧虑的答案。”

之所以会产生通过基本原理了解比特币的想法,很大程度是因为Joshua亲身感受到整个行业在过去8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当下的币圈和2014年、2015年的币圈是截然不同的。2014年我22岁,才进入这个圈子不久。很多人当时告诉我说我不了解这个行业。他们说我从未经历过财务危机会失去我的房子,很多人都对2008年的金融危机表示愤怒,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进入加密货币这个行业。”

“很多人都脱离了这个体制,他们并不喜欢这个体制,认为美元是个骗局。而加密货币是个更好的系统,他们是从个人经历中体验到这一点的。很多人并不相信我会理解这一点,因为我并没有经历过他们所经历的事情。”

还有一点Joshua深信不疑的是我们不必人人拥有一个区块链是该技术下一轮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

“并不是因为这样做是浪费资源而是因为这样做没有意义。我们的任务是找到一种验证网络当前状态使我们可以达成一致的替代方案。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历史是冗余的而且是不必要的。你不必拥有全部历史。你不必拥有整个链。我们应该寻求替代方案,在不使用区块链的情况下获得网络的当前状态。”

PoS教父对Blackcoin的态度、对原始的ETH的批评以及对NEAR价值主张的理解始终如一。有人可能觉得他对区块链未来的构想是错误的或者难以实现的,不过此时做结论未免有些匆忙。如果Joshua的故事对我们有任何启示的话,包括他在高中的早期时光、发布全球首个链上智能合约、为价值百万美元的剧场开发音响系统等等,那么我们就会明白一个批判性和参与性的心态可以揭开价值的很多隐藏的和未被发现的一面。

随着整个行业继续走向成熟,作为一种通用技术的分布式账本继续迭代和发展,我们应该牢记Joshua的理念,不断为开放网络的构建贡献自己的力量,使之早日到来。

btcfans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公众号,及时掌握新动向

来源链接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标签: PoS 币圈
上一篇:YFI一夜暴涨60%,价值币王者归来 下一篇:区块链赋能产业,构建良好的数字经济生态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