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在中国 虚拟世界的疯狂游戏

未知来源 阅读 3 2014-2-1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中本聪解决了比特币发行、使用过程中的信任问题,可是没考虑到交易平台这个环节。在中国这个逐渐壮大的比特币新兴交易地,新手们就撞上了江湖骗子。
要不要立案?怎么立案?2013年10月末,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中国大陆各地的公安们遇到了同样的难题。
10月26日,一个自称是在香港的比特币交易平台GBL,页面忽然被篡改、关闭,接着用户们又纷纷被踢出GBL官方QQ群——这是他们与这个交易平台唯一的联系渠道。这时用户们才明白,GBL关门跑路了!
还没有来得及提现的受害用户们,在QQ群里约定组团去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截至2013年10月30日,尚无一个公安机构为此立案。报案者得到的多数答复是,这样针对虚拟货币的案件尚无先例,需要向上级汇报。
同在这个10月,中国正悄然跻身比特币最大的交易市场。
截至北京时间2013年10月30日6时,根据Bitcoinity.org对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统计,在过去的6个月里,一共约有1267万个比特币在交易,BTCChina平台上交易的数量约占其中的9.56%;最近3天里,这个比例变成了33.94%,跃居第一名,比第二名Mt.Gox高出近11个百分点;最近24小时里,这个比例是32.98%。

10倍杠杆的诱惑

19岁的徐远达也参与了这一比特币投资。他是江苏省的一名高三学生。
2012年,他在论坛里知道了比特币这样一种虚拟货币。2013年4月3日,他说动了母亲,从她那里拿了2万元开始比特币交易,那正好是一个高点,1200元/个,“进场价格像火箭一样。”徐远达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5月27日,一名经纪人在全球最大的比特币论坛中文板块开帖宣传GBL交易平台,随即遭到网友们质疑,不断被找出笑料——譬如,他们公司董事的图片,是恒生银行“借来”的;公司前台照片PS了华润的;公司介绍里大段抄袭了新鸿基的内容。事后受害者提供给南方周末记者的资料显示,GBL网站QQ群里的客服以及所谓的董事长的QQ头像都是盗用别人的。接着,其留下的法国分部地址,被发现其实是一家咖啡馆。
从whois可查询到,GBL的域名(btc-gbl.com)2013年5月9日才登记,而在遭遇明眼人关于其虚假注册信息上简繁体混用、PS痕迹明显的奚落之后,高邦公司终于在2013年6月10日在香港注册处正式登记注册。虽然有公司登记,但是GBL沒有香港海关金钱服务经营执照或证监会牌照,这违反了香港反洗黑钱法例和证券及期货条例。
比特币“老鸟们”对这样错误百出的交易平台的质疑,很快淹没在一大群GBL经纪人们现身说法的人海战术之中。他们占据了各个有关比特币的论坛,在每一个帖子后面附上“注册添加推荐人可以免两周手续费”,GBL则向经纪人支付他所推荐客户交易手续费的5%。
在GBL“跌也能赚钱”的鼓动下,徐远达把自己在国内另一家交易平台的16.7个比特币拿出来,进入了GBL,因为这里不仅直接买卖比特币获益,对赌也可以赚钱。
其他GBL受害者们向南方周末记者讲述自己之所以选择这个交易平台的理由时,无外乎这几点:界面友好,提现快(只需2小时),更重要的是10倍杠杆交易。GBL做了一个比特币的期货市场,简而言之,假设你有1000元人民币,现在一个比特币价格是1000元人民币,你就可以交易10个比特币,可以选择做多或者做空,比如你做多10个就需要1000元保证金,接下来如果价格涨到1200元,你就是赚2000元,但是如果你做多,接下来跌到800,你就是-2000元,负数如果超过账户余额,交易平台就强行平仓。
“本来比特币行情波动就很大,如果跟对节奏就能非常赚钱。”徐远达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自己曾在15天里翻了1倍,更有人将3万翻到了20万。
赚钱固然是好事,随后徐远达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用户在开仓后完全可以选择不盈利不平仓,反正价格总会有涨跌,只要能耐住性子,100%能盈利,而和用户对赌的GBL交易平台,显然亏损的几率更大,这个平台的漏洞有多大啊?GBL的盈利模式不是很有问题吗?
大概在GBL平台上交易了一个月后,他发现了一个秘密——可以去Mt.Gox(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GBL的期货交易,是依据Mt.Gox行情的涨跌来计算收益)自己做庄控制小幅涨跌,从而赚到GBL的钱。
具体做法是:由于中国地区的交易量一直很小,只要去Mt.Gox花两三个比特币,就可以让MT涨上1美元,接着在GBL开空仓,然后在MT撤单,再挂卖单,MT就能跌下来,在短短10秒内完成这个操作,个人本身没有什么损失,可是会让价格曲线出现一个小小的波动。
但是,“一个人操作手速慢,手速慢就很容易开错单,就会被套死”。徐远达在QQ群里把办法公开,号召大家一起去Mt.Gox,甚至还组织了20人的YY语音公会,带头帮他们挂单撤单,大家统一听他口令,开仓、平仓。“这样把GBL搞得可惨。”
后来,徐远达才发现,之前已经有大户这么做,闷头赚钱。Mt.Gox本来好好的行情,有时会毫无理由地忽然压下去又弹回,不排除是GBL在坐庄,故意打压。
双方都心知肚明,散户们的这一做法也被GBL发现了。9月中旬,GBL发公告,表示要取消这种平台对赌模式,做成撮合交易的期货交易制度,就是玩家对赌,大概于9月15日到9月底正式改版。

“我也是受害人!”

改变游戏规则之后,意味着GBL只收手续费,几乎没有风险。不少人认为这是GBL改邪归正的开始。
前期以10倍杠杆平台对赌方式吸引用户到来,用户积累到一定规模之后再转向其他比特币股票交易所那样正规化操作,皆大欢喜。
可是,9月中旬开始,一大批用户开始提现,表示不玩了。徐远达当时就担心,GBL之前应该尚未盈利,如果出现大量用户挤兑,他们会不会跑路呢?
徐远达记得自己是在9月16日去到家门口的派出所报案。他见到的第一个警察,完全不知道什么是比特币,还好在场的还有一个比较年轻的新警察,在电视上听说过,帮他做了笔录。短短一页纸的笔录,徐远达花了3小时来解释,一个名词要讲10分钟。
讲到最后,警察问他,“你损失了吗?”
他说:“没有。”
“那关你什么事情呢?你知不知道谁损失谁报案啊,再说网站都还没跑路你报什么案啊!”
报案无果,徐远达把自己的资金大部分提现。
9月中旬,GBL开始发行自己的原始股。徐远达的一位朋友、网名叫做“流年”的重庆用户,就买了8000元的GBL原始股。这8000元,原本是流年为了成为GBL的经纪人,向GBL所缴纳的押金。经纪人每月可以获得自己拉来的客户手续费的5%。
9月15日以前,要成为GBL经纪人非常简单,GBL发给你一份Word文档,上面列出了一些问题,比如GBL手续费怎么收、GBL合作伙伴有哪些、什么叫做多做空、怎么样爆仓,你把答案写好回传,考核通过之后就可以成为经纪人了。
徐远达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自己在9月初也做过这一份Word文档,通过了考核,但考虑到自己开学后就是高三,还是放弃了。9月中旬后,GBL经纪人政策调整为,还需要缴纳8000元押金,押金在三个月后返还。
GBL原始股开售,流年索性把这8000元押金转成了GBL的股权,加上买股赠送20%,一共持有9600股,每天可以收到1-2元的分红。最开始这个股权出让只是针对经纪人和VIP,10月初左右也开始向普通用户出售了,他的另一个不是经纪人的朋友也买了几千块。
流年在10月初嗅到GBL出问题了。起因是在国庆节后GBL又推出了一个新政策,有些客户的账户已经出现负数了,按理说要强行平仓,GBL不仅不平仓,反而继续借钱给你玩,最多可以借到亏损额的50%,半年后如果你赚钱了还回来就可以了。
可是要换一个账号来玩是很容易的,用户完全可以不还你钱,换个账号继续玩就是了,凭什么还你那50%呢?这样一来,平台怎么能不亏呢?所以那时候,流年就意识到GBL要跑路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突然。
10月开始,GBL提现速度明显下降,不仅规定一天只能提现25%,要一礼拜才能提清,而且鼓励用户不提现,如果不提现还有奖励。10月22日,GBL客服发公告,说他们在培训,无法大额提现,小额的还可以提。
10月26日凌晨2点前,还有人在提现。这之后,GBL网站无法访问,首页显示黑客敲诈留言。比特币交易网站被黑并不稀奇,一些用户在群里讨论GBL应该会修复问题,一些经纪人还在个人微博上让大家相信GBL会修复问题,到了28日,他们又删掉微博,同时大喊:“我也是受害人!”

下一个跑路的是谁?

GBL跑路的时候,徐远达正在自己的电脑前熬夜为Btcmini这样一个针对比特币的导航网站上线做准备。在他们收录的18家比特币交易平台里,至少有10家像GBL一样,出生在2013年。
在《计算机科学讲义》(LNCS)2013年系列会议文集中有一篇论文,作者是南卫理公会大学的助理教授泰勒·摩尔(Tyler Moore)和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助理研究教授尼古拉斯·克里斯汀(Nicolas Christin)。他们追踪了在过去三年内成立的40家比特币交易平台后,发现其中18家已经关闭,包括曾经成交量排名第二的TradeHill。有13家关闭时没有提前警告,5家是因黑客入侵而被迫关闭。18家关闭平台中,只有6家向客户退款,5家没有退款,剩余的几家情况未知。他们的研究显示,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平均寿命是381天,一个新交易平台失败几率是45%。
徐远达发起了GBL受害者QQ群,联合大家寻找GBL线索,目前群里有450人,主动登记的受害者约200人,登记损失五百多万元人民币。还有很多人不愿意提供真实姓名、账号和联系方式,没有统计进来。他估计这次卷款应该在1000万元左右。
在GBL出事之前,一家创办于2013年6月叫做众赢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也在10月2日宣布“暂停运营”,并向客户退款。
而GBL是在中国第一家没有预先通知就跑路的平台,GBL受害者QQ群里,网友们将它称为“首例交易平台卷款跑路的虚拟币诈骗案件”。目前没有任何公安机关愿意立案,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损失无从追讨。徐远达担心,“如果GBL没有被追责,肯定还会有人跑路”。
一位来自广西北海的陈先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比特币的理念给人们以希望,但是却被骗子所利用,当时自己是看中了GBL的香港背景才选择在这个平台交易,以为可以逃避政府打压的风险,现在看来,还得靠政府来打击这些骗子。
中国参与比特币交易的数量正在与日俱增,但这些交易同时也置身于无人监管的灰色地带。目前不下20家交易平台,绝大多数网站都把域名服务器架设在海外,没有备案。做一个交易平台几乎没什么门槛,成本在1万元左右。公开叫卖的交易平台的源码,2000元-6000元人民币不等,再租一个服务器,请两个客服,就可以开张了。
国内很多平台展开了激烈用户争夺,中国最早也是最大的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从2013年9月24日起正式开通0交易手续费服务,一些小平台也不得不跟进。
一些平台想出其他玩法,譬如一些私下发行的比特币股票,徐远达就买过一次。2013年7月底,一个叫做BTI的公司发起“人人都可以拥有矿机”的“Myminer”项目,计划批量采购挖矿芯片制造比特币矿机,集中托管维护来挖矿,发行原始股以筹资,发行价是0.015比特币,筹集资金到位后,股东们还没有等来矿机,先是等来了原始股股价上涨,最高时候炒到0.03比特币。
徐远达是在0.02比特币时买入,等到9月,发行方宣布矿机做不成了,计划流产,实施原始股回购,所有的炒家都亏了。“这是公开在骗。”徐远达表示,从7月底发行到9月回购,其间白白无息的比特币贷款,加上比特币涨幅,骗了不少钱。
类似空手套白狼的手法,在豆瓣的比特币小组也有声讨,一个叫做42BTC的比特币平台,在2013年5月发起比特币矿机预售计划,向用户募集购机款,项目未达成,最后只肯退55%的购机款,让用户很是不满。
如果仅仅靠比特币交易手续费,平台的收益十分有限,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在交易平台之外做比特币交易所。除了GBL,目前中国不乏类似的从事比特币相关股票、期货交易的平台。但比特币本身的合法性尚难以确立,交易所的风险更大,会不会被政府取缔很成问题。在海外,一些做大了的交易所就主动选择了关闭。
在2012年10月,身在英国的全球比特币股票交易所(GLBSE)突然关闭,比特币挖矿公司Asic和Giga-mining等,都在它的平台上发售股票,用投资者的钱来买设备并付红利给股东,它在鼎盛期承担了全网百分之十的算力,交易量和Mt.Gox相当,其创办人Nefario最近在英国《连线》杂志解释,当初选择关闭原因在于有被指控洗钱、税收、监督的风险。
2013年9月下旬,全球大型比特币交易所之一BTC-TC宣布关闭,理由是“虚拟货币的监管环境变化”。
比特币志愿者们一开始就着眼于推动比特币合法化,目前最大的成果是在德国——2013年8月,德国政府认可比特币作为一个记账单位(unit of account),允许政府来对比特币使用者和挖矿者收税。
在美国,2013年3月18日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发布了虚拟货币管理条例,认为比特币交易是一种货币转移业务,在美国开展业务需要获得所有的相关许可,并把MtGox列为重要的监管对象。2013年5月,美国国土安全部冻结了MtGox的两个美国银行账户,指证该公司涉嫌为洗钱提供便利与无证经营货币转移业务。
为了获得经营许可,MtGox需要缴纳2500万美元购买交易执照,还要差不多一年才能走完所有程序。10月2日,美国联邦调查局查抄了最著名的地下交易网站“丝绸之路”,没收了2.6万比特币,总价值为320万美元左右。
尽管如此,比特币的财富故事依然在流传。据10月29日《卫报》报道,挪威青年Kristoffer Koch在2009年以27美元的价格买了5000个比特币,2013年这些比特币价值约886000美元。最近他卖掉了1000个币,用这些钱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富人区买下一套公寓。
10月22日,比特币兑美元价格再次突破200美元,又来到了历史最高峰。6天后,CCTV新闻联播的最后一条,是关于加拿大将开放全球首台比特币自动存取款机的消息。比特币玩家们在论坛里讨论,这是否意味着中国也将给比特币一个合法地位?
隔天,比特币对美元价格约233美元,兑人民币约1300多元。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掘金比特币:从虚拟走进现实 下一篇:挖矿机生意将创造一个源源不绝的神话市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