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CME:分享比特币的实体生意

未知来源 阅读 3 2014-2-1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虚拟的比特币,淘金的硬件生意,再加上单纯的信任体系,一场概念性的商业在寻找它的出路与模式。

ASICME: 分享比特币的实体生意

ASICME: <wbr>分享比特币的实体生意

文/本刊记者 姚忠震

八月未央,九月授衣。杨曜睿携手其创办的ASICME公司,左肩担起人们对比特币的憧憬和担忧,右肩扛下只收钱、不发货的圈钱质疑,始终在孤独中保持坚挺。如今,ASICME按照约定,终于在8月10日至8月30日期间,给首批用户陆续发出了矿机(链接),同时开始提供托管服务。

一直悬而未决的事情,终于向美好的一面掉头,但前景依然很残酷。因为这是个信誉至上而矿机还很稀缺的新兴产业,ASICME选择用心良苦且倾尽所有,才兑现了三个月前针对第一批用户的承诺,然而对于更多已经打了预付款的用户而言,ASICME也只能无奈地挂出公告:因为矿机的生产严重依赖于“南瓜张”博士的avalon芯片供应,如果他的avalon芯片在8月20日没有正常到货,将对矿机的发货造成严重影响,还请谅解。

芯片对于矿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目前世界上能做出芯片的人,除了“南瓜张”真是凤毛麟角。但由于他成功的历史发芯片记录和在业界良好的口碑,杨曜睿才赌定了这样的合作者。

如同ASICME的用户一样,他们也是先打款然后坐等芯片。但与焦虑的用户不同,一订就是上万枚价值数百万元芯片的杨曜睿,依然笃定写道: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空手而来的千万订单

在今年5月之前,杨曜睿对比特币一无所知,那时的他正在海南享受阳光和沙滩。而自2009年杨曜睿从搜狐辞职至今,他先是去往拉萨,并在旅游途中开了一家客栈,后又因特别喜欢冲浪,就干脆在三亚开了家殊途同归冲浪俱乐部,享受赚钱于玩乐之中。

正是在一次冲浪的间隙,杨曜睿在网上看到了一篇详细报道比特币的文章,于是他就想亲身体验一把在网络上挖币的全过程。可当杨曜睿去买比特币挖矿机,想真正参与其中的时候,却发现根本买不到。

当时市面上,主要有三家矿机的相关厂家:一家是全球销量最大的矿机生产商美国蝴蝶实验室,一家是不以矿机销售为主的深圳烤猫,还有一家就是那个南瓜张所在的转型只卖芯片的Avalon。其中烤猫卖的USB矿机明确注明是收藏品或礼品,等同于玩具;而去年用户就预定的蝴蝶矿机,至今仍不见发货;Avalon前批次的矿机和芯片却都是期货品种。

事实表明,想拿矿机现货很难。正是在寻购矿机的过程中,擅长互联网科技又有创业经历的杨曜睿,发现了这种既好玩又能赚钱的好事情,就跟他开冲浪俱乐部一样,不同点在于比特币还有可能改变人们今后的支付方式。杨曜睿认为自己发现了商机,这才是他不同于到处旅游的真正想要追求的人生理想,杨曜睿就此萌发了再创业的冲动。

至此,杨曜睿认识比特币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开始招兵买马租下了地盘。而很有意思又心生感慨的是,在杨曜睿所租的房间隔壁,正是2006年他跟另一伙人做出校内网(人人网前身)的地方。不过这次是从新的起点出发——杨曜睿跳过这段少为人知的经历,幸福言道:“创业的开心和兴奋是没创业过的人无法理解的。”

万般无奈的杨曜睿出到30万元的高价,才收购了Avalon之前的一台原型机。然后找到懂技术的朋友,对机器进行拆解,并根据Avalon的开源方案,进行了一番测试,看是否能够实现矿机的组装生产。试验证明完全可行,杨曜睿开始全身心投入到ASICME矿机的制作和生产当中来。

ASICME矿机主要是基于Avalon芯片的期货。其官方说明称,ASICME承诺在收到Avalon芯片的10天-20天发货,而Avalon芯片正常情况下发货时间需要70天,也就是说一切顺利,客户可以在预定的三个月后拿到矿机。而一旦Avalon芯片跳票,则时间未知。截止到2013年7月31日,ASICME的矿机生意预售额已经超过1000万元。

杨曜睿没预想到销售效果会如此之好。两个月就过1000万元的预售成绩,在他之前,包括当年与王兴等一起创办校内网的时候,也都是没遇到过的。杨曜睿认为这归功于ASICME的透明化运作。在同样都是出售期货的情况下,谁的信誉高,谁就能获得更多潜在客户的认同。而这与比特币依靠信任发展的特性不谋而合。

矿机的链条服务

比特币行业一直都存在矛盾的两个极端,极度透明和极度不透明。极度透明是指比特币的存储都可以在网上公开查到,但如果持有人不承认的话,你永远没办法确认某个比特币属于谁。就比如大家都相信Avalon会发货,虽然没有人知道Avalon是谁,但是大家还是相信他并预定他的期货芯片。Avalon收到的期货芯片预售额,折合人民币已高达1亿元。

基于卖方市场的强势,甚至不得不考虑Avalon芯片跳票所带来的影响,杨曜睿提前采取了应对措施。一方面,ASICME通过收购Avalon更早批次发货的产品;另一方面ASICME也积极与芯片研发团队接触,期望能够突破上游芯片商的制约。

如同其他领域,高额利润的地方总会有人不断进入,而专用于比特币挖矿机的ASIC芯片的研发也是如此。芯片的研发和生产不同于一般产品,如果成功了能获得超百倍收益,一旦失败则可能上千万元的投入都打了水漂。国内现已有20余家ASIC芯片研发团队,杨曜睿进一步解释说,“没人知道他们中谁会成功谁会失败,就算我们自己去研发,成败也未可知,那我何必要费那个力,谁做成了芯片我就买谁的。我拿省下的研究团队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

在商业策略上,芯片方面的投入是相当巨大的。考虑到自有芯片可能存在的问题,ASICME则在出售基于Avalon芯片矿机期货的同时,推出了自有芯片的基于算力的租赁托管业务,期望能够减弱芯片领域投入带来的一些压力。

本质上说,这也是用户的需求。用户拿到矿机只是第一步,随后还要进行相关设置和维护,并24小时联网联电,开着就能赚钱的机器没有理由让它停止运转。但机器运转过程中所带来的噪音和高达千瓦每小时的热量不是一般的大,而且还需要连接矿池等。

这也就催生了矿机托管及矿池相关业务的发展。在ASICME之前,几乎没有进行比特币矿机托管的业务,与一般服务器托管相比,它的稳定性和安全性要求甚至更高。而矿池方面,单手续费就高得吓人。于是,ASICME针对自己的客户推出了矿机托管、矿池等一揽子服务方案。

相比于烤猫、蝴蝶等是生产矿机然后自己挖矿赚钱,Avalon、ASICME等则是将比特币挖矿机普及开来,使普通人都有机会参与到挖币的事业中来。对此,杨曜睿表示,短期内或许自己闷头吃独食会获得更多的利润,但如果比特币真想全球范围内推广,必须得有更多的人真正参与进来,这个行业也才能做大做强。

ASICME除了在比特币矿机领域的努力,在比特币应用开发领域也正在积极布局。

早在今年6月份,ASICME就上线了比特币手机钱包项目,使其更符合中国人的使用习惯。“比特币应用”才是真正的未来,比特币兴起的意义正在于此,“长期的还是得靠互联网产品服务,我们的比特币电子钱包等应用产品会陆续跟上”,杨曜睿如是说。

矿机生意的正反面

目前,德国将比特币视为一种商品;日本金融厅认为它不是金融工具,所以暂时安全……尽管泰国在此前禁止了比特币与法币的兑换,可日前在起诉比特币储蓄和信托基金创始人涉嫌诈骗一案中,美国联邦法官裁定比特币应被视为货币,因此所有与之相关的投资基金及交易都应受美国证券法管辖。

然而,比特币还未完全合法化,它就已经通过“屌丝逆袭”的故事从极客走向了大众。从几分钱暴涨至1200元人民币,投资与投机并存,但跟比特币相关的生意能做多久,前景并不明朗。至于挖矿能否赚钱,目前跟全球算力和兑换法币价格有关,未来或许跟比特币能否真正应用起来更有关联。而比特币总数恒定为2100万个,产出速度每四年减半,这就意味着越多的人加入,获取比特币的成本就将越高。

预计比特币在逐步走向国际化和合法化的进程中,随着曝光率的增加,还会有更多人因找不到合适的投资目标而参与其中。不过,杨曜睿在6月29日的比特币沙龙演讲上表示,比特币挖矿机生意的好时光可能就这一年,不久将会同现实中的金矿开采一样,投入与产出会有一个利润的平衡点,而不再是所谓的暴利。

并且他建议挖矿的人们:如果并不急于使用比特币,挖到的币最好都积攒起来不要卖,当挖到能挖出的币都不足以支付电费成本时,就可以把矿机出售或者是扔掉了,这时候再去卖掉手中的比特币。

比特币价格目前徘徊在580元左右。经计算,不少矿工的投入回收成本时间将在三个月以上,这对于一心想赚大钱的投机者来说,可能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但对于单纯投资而言,三个月乃至半年回本的生意仍不算坏。

矿机市场却似乎从来都不平静。由于芯片或矿机的制造商在发货时间上并不如承诺的那样确定,于是就给了骗子可乘之机。这一方面在于普通用户购买期货矿机后的对于各种不确定信息的不理解,另一方面则是先入者与抢食者之间的恶性竞争和造谣诋毁——其实,只要还没发货,任何一家公司都可能被认为是骗子。

为了让用户安心,并维护自身信誉,ASICME已经用此前高价收购的部分Avalon芯片制作矿机,按时给首批订购用户发货。尽管这批矿机只需简单的设置并有使用说明指导,但仍有收到货的用户在折腾一天后无果。

ASICME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虽然ASICME挖矿机都是插电联网即可使用,但对于完全不懂的人来说,可能仍然存在门槛”。这倒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后期仍要花费大量精力,维护稳定运行。

“挖矿是比特币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目前因为整个挖矿进入ASIC时代,正处在一两家芯片厂商垄断到群雄并起的中间时刻,随着更多玩家的出货,挖矿会越来越普及,算力分散会让整个比特币体系越来越坚固。”来自上海的比特币爱好者曹晓刚如是总结道,最后谈及比特币的未来,他又补充一句:“整个游戏才刚刚开始,甚至可以说尚未开始。”

的确,国内相关部门至今尚未对比特币进行表态。不过杨曜睿认为,监管非但必不可少,而且还是必需和有益的,政府监管才是大众安心的主流手段,这有利于比特币与现实的结合与发展。而比特币由于总量有限等特点,并不会对现行的法币体系造成冲击,只是适度的补充。对于一般用户也就多了一个选择。

当然,也不排除未来会有其他虚拟货币“上位”的可能,但这将是寡头垄断市场,也许就只有两到三种。因为虚拟货币靠信誉支撑,想得到广范围的认可其实很难。

目前市面上流通的比特币较少,可应用的地方还不多,如果比特币仅沦落为一种投机工具,就很可能会被扼杀在摇篮之中。而培育比特币的“世界摇篮”,更会一夜之间被倾覆。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美国政府对话比特币基金会:“摸底”还是“学习” 下一篇:为什么威士忌酒曾是钱以及比特币可能会是钱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