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标的中国 比特币中国版财富故事

未知来源 阅读 6 2014-2-1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下一个标的中国 比特币中国版财富故事

撰文/牛巍

深圳、广州、上海,不到两周的时间,一只国内比特币基金一路发起路演。

李笑来曾是新东方的教师,也是中国较早接触和投资比特币的人之一。他自称持有6位数的比特币,获益数百万。现在,他又发起了这只比特币投资基金。

李笑来不过是国内众多比特币狂热者中的一员。国内每日正有上千人在同时 “挖矿”。据一位“矿工”介绍,目前仅中国,每天“挖矿”产生的比特币就占全球的五分之一左右。

在国内某规模较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上,每隔数十秒便会有一笔金额在百元甚至千元的交易显示。中国的介入,让原本 “发烧”的比特币变得更为“激动”。从“挖矿”到交易平台的低买高卖,再到比特币基金,中国投资者正在以不断变化的方式参与进来。

几乎在同一时间段内,美国则正在对“疯狂”的比特币监管进行考虑,最近又把对比特币征税的事情拿出来讨论。一旦美国对比特币监管、税收政策都正式出台,很难排除那些大量拥有、开展比特币业务的人,不会转战到对比特币较为宽松的中国市场。

国内、国外所上演的这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比特币下一个牛市将在中国。

中国玩家填满产业链

从挖矿到买卖

全球上万人同时挖取总数2100万枚的比特币时,后来的中国“矿工”已经远没有“老工人”们那么幸运。

比特币超过50美元,4年涨幅近1600倍时,“85后”的金亮既心动又行动了,投入2万元购买“矿机”。在他看来,轰轰作响的机器就如同一台“印钞机”,每旋转一次,距离财富就越近一步。然而,他失望了。

算上用于冷却计算机提高CPU频率而购买的干冰、液氮,以及每日消耗的电量、日后“矿机”的维护费,一年挖矿成本至少要4万元。

按照目前比特币105美元计算,4万元可购买56枚比特币。而金亮1个月仅能挖出1枚比特币。如果想短时间内挖到更多的比特币,实现收支平衡就要购进更高端的设备。

23岁的华裔男孩郭义夫所设计的数字专用集成电路,使“矿机”的“挖矿”速度是目前最高端的50倍以上,售价2万美元。这笔支出对于刚离开校园3年的金亮而言着实有些承担不起。

但比特币的暴涨和暴跌所带来的遐想,仍让郭义夫在中国的订单供不应求。而诸如金亮等人则开始寻找更“快捷”的获取比特币方式。

李笑来初识比特币后,便凭借其外语功底翻阅了中田聪的论文以及大量英文文献。在其看来,比特币是一个只会涨不会跌的“商品”。

怀揣着拥有全球万分之一数量比特币的梦想,李笑来在比特币还仅为1美元的时候,便投出与一辆Q5价格等同的资金去“挖矿”。结果,折腾了5个月才挖到了100多枚比特币。按此速度,李笑来至少还需要9年才能实现梦想。

心急的李笑来贱卖了“矿机”,开始观察比特币的价格变动规律。他每天的第一件工作就是记录比特币的交易量数据,再进行买入或卖出。李笑来到底在比特币与美元之间进行过多少次转换,哪怕是最近的2个月时间他都记不清了。

在比特币突破100美元,其他买家还因“追涨不追低”而疯狂吸收时,李笑来却按兵不动。直到10天后比特币涨到140美元,他才抛售了手中10%的比特币。随后,比特币又出现一轮价格下跌,当别人又急于抛售时,李笑来却挂出60美元买入的单子。李笑来没有失望,比特币在跌破60美元后,又是一路牛市。

李笑来的卖出、买入点并非凭空想象,是他在几个不眠之夜之后,凭借自己过去的炒股经验,根据比特币的历史价格走势判断而来。不断地高卖、低买获取投机暴利,远比听着轰轰作响的“矿机”,在闷热的房间里汗流浃背地“挖矿”要划算得多。

在中国,像李笑来这样成功的人并不多。迄今为止,拥有超过1000枚比特币的中国人仅200左右。但比特币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众多中国人创造财富梦。

依附比特币创业

“衍生品”创富能力几何

一轮轮暴涨之后,比特币的玩家早已经不仅是“电脑极客”和投机者,就连财经作家都按捺不住了。

去年投资2万,今年连本带利可收获20万。这听上去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却发生在财经专栏作家端宏斌去年7月成立的比特币对冲基金身上。3月份,端宏斌在其博客上发布公告,“老端比特币一号”的净值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涨了10倍。

2010年初次接触到比特币时,端宏斌还一脸不屑,认为是骗局。没想到的是,比特币疯长之后,端宏斌不仅成为比特币的忠实支持者,甚至还成立了国内首支比特币对冲基金。

而从端宏斌的承诺里,足可以看出他对比特币的信心。如果赚了,老端只收取利润的20%,但如果赔了,甚至是比特币消失了,端宏斌都将赔付对方全部投资额。

尽管距离端宏斌规定的到期日还不足1个月,近期比特币的价格也在持续走低,但端宏斌并不在意。在其看来,就算基金真的赔光了,自己最多也只不过是损失10万本金,比特币价格的跌宕起伏才是其喜欢享受的。

更何况目前国外比特币对冲基金也不过5支,端宏斌已经在国内开创了先河。现在,每日依旧有人会拨通端宏斌的电话,寻求投资机会。

与端宏斌集中在“倒买倒卖”的对冲基金不同,李笑来的比特币基金则将手伸向了比特币产业链的上游,投资和组织研发“矿机”。正在研发第一代产品ASICME Avalon系列“矿机”的ASICME.COM则是其首个投资项目。据悉,该产品未来将能实现每月挖出88枚比特币,是李笑来当年“挖矿”速度的4.5倍。

在李笑来看来,比特币经济规模最终会占地球的10%,按这样的规模计算1比特币价值应该是10万美元。即便未来不会达到这个高度,但看涨比特币的人也不会是少数。在距离2100万枚比特币上限还有巨大的挖掘空间下,“挖矿”未来仍会是刚需。

换言之,李笑来是要押宝比特币的升值预期,投资到与比特币相关的项目中来获得比特币。未来,该基金还会构建比特币支付客户端、在线支付以及“众筹”等支持比特币社区发展的项目。

疯狂生长的催化剂

牛市在中国

如果说在中国对比特币有需求的人,还只是小众群体的话,那么795个相关QQ群的存在,完全可以证明这样的“小众”基数并不小。看涨比特币是吸引他们的诱因,而中国的特殊环境,则是他们在对比特币行动上的一剂“催化剂”。

茶叶、大蒜、姜、绿豆,那些再不起眼的商品,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机会,成为中国游资眼中的“肥肉”。在中国,投机统治了你能想象到的每一个资产。

“中国人口比较多,也期待一夜暴富。”韩复龄表示,本就在海外升温的比特币,遇到投资渠道少、早就习惯高风险回报投资的中国人,自然“温度”会更高。更何况在金融和货币管制更严的中国,比特币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中国人规避货币管制。

中国的资本管制政策使得中国人极难购买境外物品——大多数网络商场并不接受人民币或是中国的付款系统,而中国人能用来交易成外汇的东西也有限制。由于比特币市场成长于海外,中国的比特币持有者理论上可以将比特币直接兑换成美元或者欧元,省去中间环节,带给交易者比现实货币更加便捷的交易。

根据比特中国交易平台的费率说明,其平台上买入和卖出交易手续费费率分别为0.6%,目前为推广优惠期,费率为0.3%。低手续费、高便捷性,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网购”日益发达的中国,对比特币需求的增加。

另一方面,中国网络游戏的盛行,也促使了更多年轻人更容易接受比特币。时下国内比较火的一款游戏《天堂二》,就吸引来一批专门以打游戏为生的人。他们通过打游戏赢取虚拟货币,再进行出售。游戏高手甚至几个月就可以赚到十几万。

“在中国,游戏领域已经拥有一个完整的‘采矿’行业。” 迈博瑞资询公司的总经理兼创始人MarkNatkin解释说,中国玩家早已经习惯于在网络游戏中用过多的时间采集虚拟货币。

而中国玩家对虚拟货币的交易,也自发形成过较为完善的交易市场。2000年腾讯允许网络玩家将游戏中赢来的点数换成Q币,而Q币又能够购买QQ秀等物品。这一举措,一度引发腾讯部分用户主动兑换手中的Q币,一个成熟的Q币兑换黑市在国内自发形成。在黑市最“鼎盛”时期,Q币年交易总额达数十亿之多,并以15%~20%的速度逐年增长。

比特币在中国可谓是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生长环境,比特币下一个牛市很可能就在中国。

来自:http://www.digitimes.com.cn/newsite/businessnew/hyjj/649953.shtml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各方利益者共玩“叠叠高” 比特币并非“铁板”一块 下一篇:Mt.Gox:比特币寻求合法地位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