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利益者共玩“叠叠高” 比特币并非“铁板”一块

未知来源 阅读 4 2014-2-1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各方利益者共玩“叠叠高” 比特币并非“铁板”一块

撰文/牛巍

 “中国大妈”们为抄底黄金变得心力憔悴,一群年轻人也正为看不见、摸不到的比特币而执著。

从4年前首次公开的一枚比特币0.03美元,微涨到两年前的1美元一枚,再到今年的23美元、260美元,再跌至到当前的105美元。一只无形的手正操作着比特币价格,让其如同过山车般变化,也刺激了更多的“冒险家”涌入,上演不同的心路历程。

已经拥有比特币的散户不想承担其价格下跌后的资产“蒸发”;正在努力获取比特币的人,更不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在高价位进入的人。

但当越来越多的、对比特币抱有“投机”心态的散户,争先恐后地挖矿、购买时,却发现再去中心化的“货币”,终究逃脱不了散户与庄家的博弈。

而这款只有“成本”,却没有真正内在价值的虚拟货币,也并非是铁板一块。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让Q币、淘币、亚马逊币已经不再陌生。当更大的利益集团参与进来的时候,其他虚拟货币的“炒作”力量将不低于比特币。届时谁又能排除不会有一个更合理的比特币2.0出现。

比特币就如同一艘正要起航的轮船,大海上诸多的不确定因素,注定了上船的人不会“一帆风顺”。

善于炒作的玩家

大鱼吃小鱼的定律

在益智类游戏叠叠高中,玩家们共同将积木三根为一层,交错叠高成塔。然后轮流从中抽取一根木头放置于木塔的顶层,谁在抽取和放置木块的过程中促使木塔倒塌,谁就是输家。

如今,所有参与投资比特币的人,就如同一群正在共玩叠叠高的人,他们共同将比特币的价格“叠”高。

美国已经出现了能用比特币订比萨的网站、芬兰一家公司开始用比特币支付员工薪水,加拿大有人卖房子只收比特币,中国雅安震后壹基金收到117枚比特币。

比特币从网络虚拟货币不断地进入现实世界之后,其价格也一路飙升。在科技商业观察家金错刀看来,比特币价格的飙升正是因为其持有者的成功营销。比特币作为一种虚拟的数字,对程序员之外的人都比较陌生,但现在却通过几个动作就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和讨论。

一位比特币收藏爱好者告诉本刊,他之所以会对比特币产生兴趣,正是因为一次次的“噱头”事件。

而那些被吸引、大量持有比特币的人,也并没有“忘记”继续在自己的范围内推波助澜。

翻开财经作家端宏斌的博客,每隔两三篇便会是一篇关于比特币的“博文”。即便是在比特币价格走低之时,也毫不掩饰鼓励更多的人购买比特币的态度,“有人说比特币的风险太大,这句话没错,但正因为风险大才会有暴利的机会,没有风险的事情你也不会赚到钱,不是吗?”

在比特币这艘轮船上所有的人,都在因个人利益关系,有意或无意地去推动比特币价格,“不自觉地加入了这么一个炒作的过程。”中央人民大学财经学院教授赵锡军表示。

然而,在搭建比特币“木塔”时,那些能在游戏过程中,不断抽取“木头”获利的人总是少数人。

“海龟”拥有30多枚比特币,多少有点“炒股”经验的他也在不断试图去遵循“高卖、低买”的规律。然而,终日盯着电脑的他仍旧逃脱不了“庄家收钱,散户赔钱”的定律。

比如,1比特币价位涨到100美元,大批的人追涨买入时,此时庄家就开始压价。压到80美元时,那些在高价买入的人一害怕,就会跑。庄家看他们跑得差不多了,就又用资金再开始吸收比特币,把价格再抬到110美元。

“比特币市场上庄家有很多,跟着庄家走稳赚。现在的抬价压价都是庄家操作的,他们资金量大。”几番失败后,“海龟”总结道。

由于比特币在国内还是小范围应用,也无市场监管,控盘相对容易,只要有几千个币就能轻松控盘。

于是,“海龟”和几个朋友凑成了150枚比特币交给庄家操作,然后分成。不到2个月的时间,“海龟”已经拥有200多枚比特币。

但这种倒币入庄的好事并非是谁都有“资格”参与的。目前的比特币庄家对于不熟悉的人都非常谨慎,就是害怕其他庄家或者散户进来听情报,然后搅乱市场。即便是国内外已经成立的比特币基金,也均是私募发行。

危机并存

比特币亦有“命门”

比特币不是迄今为止第一种虚拟货币,但一定是最具备“被炒作”特质的虚拟货币。

依靠一套严格的计算机算法产生的比特币,很少受到人为因素的干扰。再加之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总量增长极为缓慢,各路虚拟货币也远不及可以在人民币、美元等货币之间自由兑换的比特币的应用范围广,这些都令投资者为比特币着迷。加入的人越多,自然希望泡沫越大。

不属于任何商业公司的比特币,则无疑在一定程度上等于脱离了监管。Q币曾因一度在黑市上被玩家炒高销售,进而遭到了监管部门的监管。如今,腾讯公司必须定期提交有关Q币流通和交易量的报告。但中国政府却没有办法跟踪比特币的交易与流通,也没有任何公司或实体能够为了管理的目的追踪其交易情况。

但这并非就意味着比特币一定坚不可摧。在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韩复龄看来,比特币就如同一场传销,“只有交易者找到下家,下家愿意买,比特币的价值才能被确认”。

这更像是一场资产掠夺战,早加入的人用较低的成本换取比特币,却换回后来者的真金白银。

这样下去就会出现一个无法再“忽悠”新人加入、有价无市的市场。后进来者便会着急抛售,从而引发比特币贬值。在达到一个新的供需平衡点时,维持价格稳定。

“不要成为最后一批人”已经成为比特币圈子恪守的准则。但按照算法,2100万个比特币还有127年才会被挖完。所以,投机客们仍觉得还能再玩几年。

在这场“叠叠高”游戏中,每一个玩家都害怕自己是最后一个“抽木头”的人,又都认为“木塔”不会在自己的手里倒塌。“赌”成为了玩家最普遍的心态。

但相比由比特币玩家自身催生出的泡沫危机,其外在危机也并不少。

黑客,是所有互联网产品最为敏感的一个词汇,比特币也不例外。2011年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就曾遭受过黑客攻击。黑客将已经接近18美元的交易价,修改为1美分,且注册用户的信息也遭到泄露。在这次“意外”事件中,损失最惨重的比特币投资人,损失了25000枚比特币,损失金额高达50万美元。

去年,由于网站托管供应商Linode的服务器的管理密码泄露,价值228845美元的46703枚比特币失窃。

号称比央行还安全的比特币,却在黑客面前束手无策。而此时,国内外其他商业企业对虚拟货币应用正在紧锣密鼓地布局,也将对比特币的交易需求产生影响。

亚马逊宣布从今年5月份开始,Kindle Fire用户将能够使用亚马逊货币购买应用和游戏内的虚拟商品。亚马逊称,虚拟货币的使用是为了增加其产品黏性。

背靠支付宝提供的积分服务,每100个集分宝抵扣1元钱的“集分宝”也正在努力在虚拟经济领域分上一杯羹。根据2012年支付宝对账单显示,去年全国有3405万人赚到过集分宝,通过集分宝抵现的金额已达到2.1亿元。

一些电商人士已经在民间开始帮腾讯出谋划策,依照Q币当初的模式,以购买、话费充值、网络账户充值赠送的方式将Q币与微信用户关联,用户可使用Q币兑换实体经济的商品。收到Q币的商户,再想办法将其流通出去,以此实现Q币的循环,同时进一步增加用户黏性,延展服务的领域和平台。

事实上,腾讯去年底就曾表示,要在微信中推广微支付,只是具体以整合财付通形式还是Q币形式,并未给出明确答案。但O2O的普及,已经让很多微信商户推出二维码促销,未来若将二维码换成Q币也未尝不可。一旦Q币通过微信在实体商铺实现流通,那么Q币交易的便捷性并不比比特币差。

背靠互联网巨头的虚拟货币日益成熟,比特币的交易需求难免不会被取而代之。而最后一个抽取比特币“木塔”木头的人,也将在“木塔”倒塌的一刻,功亏一篑。

来自:http://www.digitimes.com.cn/newsite/businessnew/hyjj/649957.shtml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别傻了,我告诉你们为什么比特币一文不值! 下一篇:下一个标的中国 比特币中国版财富故事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