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洗钱“圣地”覆灭记:毒贩用比特币交易

未知来源 阅读 2 2014-2-1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上上个月,一位联邦卧底特工在位于哥斯达黎加的虚拟货币交易所“自由储备银行”(Liberty Reserve)开了户。在网上注册时,这位特工输入的姓名是“Joe Bogus”(Bogus为假冒之意),输入的账户名是“tostealeverything”(为了偷走一切),选择的地址则是“123 Fake Main Street”(乌有大街123号)。

只是敲击了几下键盘,这位美国情报机构的特工便进入了这家网络交易所的世界,打开了一条将美元转换成自由储备银行虚拟货币“LR”的途径。

他在Joe Bogus账户和另一个卧底账户之间转账数百“LR元”,其中一笔交易备注为“分给你的那份儿钱”,另一笔则备注为“可卡因的钱”。

这些交易表明,转移犯罪所得轻而易举。同时,调查行动也随着这些交易进入了最后阶段,美国当局随后对自由储备银行及其创始人亚瑟•布多夫斯基(Arthur Budovsky)收网。布多夫斯基与6名现任及前任员工面临的指控包括:共谋洗钱和无证经营资金汇划业务。

5月24日,7人中的5人(包括布多夫斯基)分别在三个国家被捕。两人仍然在逃。如被定罪,他们都将面临最高20年的牢狱生涯。

这些指控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令外界了解到世界上最邪恶的罪犯如何经营他们的勾当。美国当局表示,自由储备银行成了毒贩、计算机黑客、儿童色情传播者和身份信息窃贼的“首选银行”。

“如果阿尔•卡彭(Al Capone,一名美国黑帮老大——译注)还活着的话,他一定会用这种手段隐藏资金,”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刑事犯罪调查部门负责人理查德•韦伯(Richard Weber)表示。自由储备银行“让金融活动得以匿名、无迹可查,因此吸引并留住了一群罪犯客户。”

逮捕行动的背景是监管机构对虚拟货币扩大使用范围越发担忧。例如,有毒贩使用比特币(Bitcoin)进行在线交易。就在自由储备银行关闭之前不久,美国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曾查封了全球最大比特币交易所在美国的银行账户,因为该交易所的所有者未能以正确方式注册。

布多夫斯基的家位于哥斯达黎加首都圣何塞郊外的一处戒备森严的社区内。官员们表示,当局对该处进行了突击搜查,查获的不仅有计算机文件,还有三辆劳斯莱斯(Rolls-Royces)、一辆捷豹(Jaguar)和一辆梅赛德斯(Mercedes)。

美国当局指称他的业务规模庞大,车道上停放的这些汽车便是明证。在5月28日宣布指控时,美国曼哈顿检察官普利特•巴拉拉(Preet Bharara)称此案为史上最大的一起国际洗钱案。他表示这家“黑市银行”营业6年来处理了5500万笔交易,“洗白”了60亿美元的犯罪收入。自由储备银行在全球拥有100万名用户,其中20万名来自美国。

这不是布多夫斯基第一次触犯法律。2006年,他和自由储备银行联合创始人弗拉基米尔•卡茨(Vladimir Kats)曾因为在布鲁克林的公寓里经营Gold Age而被纽约县当局起诉。Gold Age是一家从事E-Gold交易的交易所,而E-Gold是当时最受欢迎的数字货币业务。

两人承认收取交易佣金,并且无证开展汇划业务。2007年1月,他们各被判处5个月缓刑。

布多夫斯基是乌克兰裔美国公民,他迁居哥斯达黎加,2006年与卡茨成立自由储备银行。卡茨负责在布鲁克林经营业务。

布多夫斯基的生意在圣何塞近郊、中央山谷群山脚下的商业区开张了。当局称两人均使用假名,布多夫斯基化名“埃里克•帕尔茨”(Eric Paltz)或“亚瑟•别兰丘克”(Arthur Belanchuk),卡茨化名“拉格纳”(Ragner)。哥斯达黎加报纸Tico Times称,布多夫斯基聘请了俄罗斯的武装保安保护自己和办公室。

自由储备银行被控罪行的关键在于,交易是匿名进行的,纸质记录难以觅得。

如要开户,用户只需提供姓名和地址。与受监管的银行不同,自由储备银行从不要求用户提供文件来验证信息的真实性。用户一旦注册,便可与其他用户交易LR货币。

自由储备银行对每笔转账收取1%的手续费。用户另外支付0.75美元“保密费”,便可以在转账记录上隐去自己的账户号码,这使得交易基本上无法跟踪。

为避免出现可追溯到用户的纸质记录,自由储备银行依靠第三方“兑换商”处理客户和它之间的LR交易。当局称,MoneyCentralMarket和AsianaGold等几家预先获得自由储备银行批准的兑换商为被告人所有。

兑换商位于马来西亚、俄罗斯和尼日利亚等监管较松的国家,将美元转化为虚拟货币。当局称,它们对每笔转账资金收取5%的手续费,各被告再瓜分这些所得。在资金被“洗白”并转换为LR货币进行交易后,兑换商还可将其重新兑换回美元。

美国当局表示,这些花招帮助自由储备银行成为“全球网络罪犯洗钱的头号数字工具”。

检察机构表示,在自由储备银行持有账户的用户包括职业黑客和不受监管的赌博公司,其中不乏“俄罗斯黑客”和“黑客账户”这样的账户名。其他客户包括越南、尼日利亚、中国和美国的信用卡盗窃犯和计算机黑客团伙。

根据此案的法庭记录文件,一个盗窃金额高达4500万美元的团伙曾使用自由储备银行分发赃款,有两家中东银行卷入其中。

2009年,政府机构开始找上门来。哥斯达黎加金融机构监管处(Sugef)通知自由储备银行,后者须获得资金汇划业务的资格许可。在发现自由储备银行连最基本的“核实客户身份”规则都不存在时,Sugef拒绝了它的申请。

官员表示,尽管试图欺骗哥斯达黎加监管机构,但自由储备银行两年后仍未获得许可。同时,监管压力还在升温。

法庭记录文件显示,布多夫斯基2011年放弃美国公民身份,他告诉移民官员,他的公司开发的“软件”可能“会让他在美国承担法律责任”。改换国籍至关重要,因为哥斯达黎加不允许将其公民引渡到美国接受起诉。

后来在2011年,美国政府警告各银行不要与自由储备银行进行业务往来,因为后者“被罪犯利用”。

当局称,几乎在同时,自由储备银行通知哥斯达黎加监管机构,它已被出售给外国买家。但布多夫斯基等人仍通过空壳公司秘密经营。

美国的“全球非法金融稽查小组”(Global Illicit Financial Team)也发起了一次调查。这一特别行动小组由美国国税局牵头,情报机构和国土安全部也参与其中。

美国调查和检察机构人员取得了对30多个不同电子邮箱账户的搜查令。他们针对电话和电子邮箱账户安装了二三十台笔式记录器,调查人员可通过这些仪器查看被追踪人员与哪些人进行了联系,但不能获取对话的详细内容。

除审查数十万份文件外,当局还首度颁发“云”搜查令,命令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允许调查人员对信息的虚拟缓存进行检查。在法庭的批准下,当局官员对被告的一个电子邮箱账户实施监控,截获了部分被告之间的实时电子邮件往来。

官员表示,压力之下,布多夫斯基等人被迫开始将数百万美元转移到塞浦路斯、香港、摩洛哥、中国、澳大利亚和西班牙等国空壳公司持有的几十个海外账户中。当局在一步步靠近。5月20日,检方提交非公开起诉书,对涉案个人提起控告。

对于部分被告,检方提交了单独的起诉书,但未明确载明所控罪名。一位官员表示,这能让当局见机行事,在不惊动其他目标嫌疑人的情况下伺机逮捕一部分人。

5月24日,机会来了。在各国警方的联合行动中,从摩洛哥前往哥斯达黎加的布多夫斯基在马德里下飞机时被西班牙警方逮捕。

2009年因与布多夫斯基不和而离开自由储备银行的卡茨在布鲁克林被捕。一名法官命令将他羁押候审。美国在努力引渡布多夫斯基。两人尚未提出抗辩。

巴拉拉说:“互联网是一件奇妙的礼物,但它也存在丑陋的弱点。”

译者/徐天辰

来自:http://tech.ifeng.com/internet/detail_2013_06/14/26405918_0.shtml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比特币是一场革命! 下一篇:“比特币”:长翅膀的货币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