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比特币狂 一门挣钱的生意

未知来源 阅读 3 2014-2-1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在创投和极客聚集地车库咖啡馆,比特币爱好者田甲向记者展示了他上个月的比特币交易记录——一共7笔,通过手机里下载的客户端就可以进行转账。

今年以来,比特币这种没有发行主体、没有央行管理、没有实体支撑其价值的虚拟货币因其暴涨暴跌和独特的货币生产机制而备受玩家追捧,而另一方面,经济学界对它“庞氏骗局”以及是否算得上货币的质疑也从来没有停止。

一门挣钱的生意

2011年,田甲被《南方周末》上一篇名为《比特币,史上最危险的货币》文章吸引,由此进入比特币的世界,开始“挖矿”。

挖矿是这个虚拟世界的专门用语。根据比特币的生产机制,玩家可以依据其规定的算法,用计算机来“开采”比特币。“当时一个比特币在5美元左右,一天最多可以挖三四个。”田甲回忆。

今时早已不同往日。

2013年以来,比特币涨势几乎疯狂。4月的第一天,1比特币的价格超过100美元,不久后攀升到266美元,但随后不久就出现下滑,价格很快又缩水一半。截止发稿,比特币的价格大约在115美元,也就是711左右人民币。

田甲认为,导致比特币价格上涨的因素有很多,其中比特币开采难度的增加是首要原因。根据算法本身的设计,每4年产生的比特币数值会减半,到2140年,比特币的将接近其极限2100万个。2012 年 11 月 28 日 19日正是四年的临界点,自此,一个区块的采矿回报从 50 比特币降至 25比特币。

除此之外,金融危机的余震、比特币接受范围的扩大和“矿机”可预订等因素,也助推了比特币价格迈上新阶。

比特币确实更难挖了。1天挖到三四个比特币的好景不再,三四个月挖到一个比特币成为常事。人们对于比特币的热情并没有因此而减弱,比特币的吸引力反而愈加彰显。

田甲现在持有100个比特币,作为先入场者,他现在坐拥7万左右的人民币。田甲并没有打算把它们卖掉,“我不是靠它挣钱,我主要是对这种新生事物感兴趣。”

除了自己挖,获得比特币的方式还有买卖。田甲这种爱好者之外,比特币涨跌之中蕴藏的机会吸引了更多投资者或者投机者进场。记者加入了一个接近300人的比特币投资群。由于每个群的上限是500而加入的人太多,一个网站不得不增开新的群容纳更多希望加入的人——这已经是该网站续开的第五个,而新人还在不断涌入。

几乎任何时间都有人在里面交流经验,老手“隐藏的呼吸”经常提醒大家比特币的实时报价,而每天都有新手向前辈咨询一些基础问题。相比田甲的出于“好玩”,他们显然是希望在比特币这个虚拟世界里大赚一笔。

“目前国内外都有一大批比特币交易者,和股民一样,他们每天都会花大量的时间关注市场价格并进行套利操作,当市场行情变化快时,很多人顾不上睡觉。很多人拥有的比特币的财富是他们现实中财富的数倍。”国内比特币交易网站比特先锋负责人告诉记者。

货币?是也,非也?

相比比特币的忠实信徒和狂热投资者,经济学家对比特币的态度更为谨慎乃至完全否定。南开大学虚拟经济研究所教授贺京同还是把比特币划入了游戏币的范畴:“比特币是貌似货币的仿真货币,但终究不是货币。只不过它比Q币更精致,比山寨货币更完美。”

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教授季冬生也认为,货币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流通、支付而不应该是投资、投机,而从现状看,起码在国内,比特币的流通、支付只能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内进行,从这个角度来说,比特币是不能算作货币的。

“货币的五种职能,首先是价值尺度,这一点比特币就无法满足。”贺京同指出,“作为价值尺度,本身自己的价格必须是稳定的,比特币这么暴涨暴跌,怎么去衡量别的东西?”

同时,对于比特币绕开中央发行机构、完全建立在人们信心之上的形式,贺京同认为它作为货币的信誉也难以得到保障。

“比特币的程序确实精妙,但我们做技术的都知道,再完美的程序都能够被破解,只是时间问题。一旦被破解,整个系统必然崩溃。”计算机博士出身的贺京同还从技术角度指出了比特币系统的安全隐患。

“就像仿真枪不能拿到战场上去作战,仿真货币怎么能在现实生活中流通呢?”归根到底,贺京同认为,没有主权、绕开央行发行的货币是不可想象的。“比特币要限制在一定的领域里,不能作为货币流通,不能到银行兑换,这是最基本的,必须受到中央银行法律的管控。”

国内的法律和监管在比特币这一块仍然是空白。且不说比特币本身这种去中心化的设计还需不需要一个中心机构来管理,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金融部分析师冯林认为,“至少比特币交易平台需要监管”。

车库咖啡老板之一赵东指出,现在中国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没有监管,人们在平台上进行交易完全取决于对平台的信任,而平台随时有跑路的可能。

数据显示,中国已有2—3家比特币交易平台,而全球大约是50家左右。冯林认为,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入场,交易平台发挥的作用将越来越大,监管层往往需要平台在业务流程、资金流转、公司背景、风险防控方面做出详尽的说明,因为平台资金安全、交易双方的身份识别往往对企业的规模或者背景有较高的要求。

投资者“隐藏的呼吸”告诉记者,为了防止挤兑,MT.GOX(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网站)一天也最多只能提100比特币,平台自己也在控制风险。

另一种可能性

除了风险,还有人担心这种新兴事物会对现有的货币体系形成挑战。然而实际上,比特币数量有限,目前也只是在小范围内进行交易,这对现有货币体系的影响微乎其微,但是它存在的意义注定不可能平凡。

“我周围有些人持有比特币、用比特币交易并不是为了升值或者挣钱,而是因为它代表现实货币之外的另一种可能性。”赵东说。

比特币在极客(对计算机和网络技术有狂热兴趣的人)中非常流行。在车库咖啡聚集的创业者和投资者中有一大批极客,出于“好玩”,今年3月底,车库咖啡做成了第一笔比特币生意——用比特币支付的咖啡。

比特币的出现让新自由主义学派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的梦想照进现实。弗里德曼以主张自由放任的经济闻名,提倡废除美联储,设想用一个自动化系统取代中央银行,以稳定的速度增加货币供应量,消除通货膨胀。

去中心化是比特币的最大特点,没有发行机构、整个网络由用户组成,任何人都可以挖掘、购买或者出售比特币,这是对传统货币体系的颠覆,也正是比特币安全与自由的保证。

比特先锋负责人认为,比特币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让“在任何时间与任何人交易”成为可能,是一项伟大的创举。

除此之外,比特币市场还被视为回归金本位的一块试验田。金融危机之后,人们开始反思现有的货币体系,回归金本位的呼声重新出现。

而比特币与黄金有诸多相似之处:无组织发行、依靠挖矿获取、总量有限,而且比特币比黄金便携且传输便利。

“我们时常设想,中本聪最初设计比特币时也许就是在想挑战通货膨胀的世界经济。”比特先锋负责人表示。

那正是金融危机后不久。2009年2月11日晚上,一个名叫中本聪的人发帖称自己开发出了一个叫作比特币的电子现金系统。中本聪在帖子中写道:“传统货币最根本的问题是信任。央行必须让人信任它不会让货币贬值,但是历史上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银行本应该帮我们保管钱财并以电子化形式流通,但是他们放贷出去,让财富在一轮轮的信用泡沫中浮沉。”

包括比特币的很多资深玩家也都认为比特币不可能对现有货币体系形成挑战,甚至到了2040年2100万个比特币全部被挖出来之后,这个体系可能会因为失去人们的信任和热情而衰落,但是它的实践和带来的思考一定会对互联网金融产生深远的影响。
(北京参考实习记者 彭梁洁)

原文链接:http://www.bjcankao.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53&id=17447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亚马逊币、比特币以及虚拟货币的现状、未来和边界 下一篇:比特币 – 平常人的不平常生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