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掀起比特币的炒作面纱:一个黑客企业家的看法

未知来源 阅读 1 2014-2-1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最近比特币有点热,俨然成了一些人大肆追捧的新投资品,甚至出现一个比特币价格高达260美元。今日,又有风声说,美联储欲大刀挥向比特币。接下来,我们且看看一个资深黑客的看法吧。

人人都在谈论比特币。那么,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大肆炒作呢?或许,唯一可肯定的是,短期内它不会随时消失。我在对谁说呢?我不是一个经济学家,我是一个黑客——将自己的职业时光奉献给探索和修复大型网络,这些网络往往就是世界如何运作——金融的,社会的,电子的,甚至是物理的。

我既不是比特币梯队的,也不是全球金融系统梯队的,我是“解决问题”队伍的一员。

 我们确实需要另外一种货币。

恕我直言:货币变得漏洞百出。尚未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人们或许正在金融界混。确实,我们已经非常擅长在几飞秒内完成整代人收入的转移——但如果你只是打算买个思慕雪,该怎么办呢?

“比特币是互联网应用于货币的产物。”

最近,我走进一家果汁店,被明确告知,如果我试图使用超过20美元的钞票,或者如果我的信用卡消磁了,我将不能购买思慕雪(我甚至不能想象如果我试图用个人支票支付时,自己一脸茫然的表情)。

我们确实有信用卡,但是信用卡使得货币从任何人人可点对点支付给其他任何人扩大至任何人都可支付给消费阶层(客户)和商人阶层(服务商)。有一些富有创新精神的创业者试图逆转信用卡带来的这种改变,而每当一种这类产品冒出来,如Square,Stripe和Venmo,就有上亿美元开始在该产品上流通。

若不是存在被抑制的需求,我们不会看到上述增长。但是,即使新系统失败了——我喜欢Paypal,但谁没把自己的账户暂停,或者听说别人这么做了?我自己就从没让20美元在口袋里超过48小时。

比特币也有其自己的问题,它并没竞争地那么完美。

对美元而言,比特币并不比欧元有更多破坏性——但它仍然是个大麻烦。

如果美元可以与大规模经济融合的欧元共存,则它也可与比特币共生。老实说,当世界各国政府讨论塞浦路斯事件时,比特币并没有被提及那么多。

互联网已被国际社会公认为是非常大的问题,而比特币基本上会被认为是互联网在货币领域应用(的产物)。

有一个早前的评论说,互联网审查制度是种伤害,应该尽量绕开它。的确,目前我们已经引导货币在互联网上流通有段时间了,但是这些资金流通常都被某些权威机构残余管理、节制和调控着。

比特币对于这类调控的态度正如互联网其他领域一样——不是非常友好。换言之,比特币就是美元钞票,不过多了传送器而已。我们可以只是设定几个坐标,哇!它就可以到处流通了,比如轻松地发布到一些论坛上——这是一些新颖之处。

显然,比特币的价格变化无常,但这正是接下来要说的。

不受监管的资源往往举止疯狂,这是不受监管资源在每一个网络可想象情况下的作为。就比特币来说,就是其供给完全不考虑需求。

不过,它并没有消失,尽管它曾经一度濒临消失。比特币曾经历过几次大崩溃,但其价值从未归零,原因正如威廉·吉布森10年前所写的,人们会赋予事物价值。

人们持续地试图将比特币看做是神奇的价值储存手段。或许它是,但其真正价值主张是作为流通媒介。

它确实有用。记住,如果我们仅仅持有货币几分钟,我们不会在意其绝对价值——不管它是5美元/比特币,还是5000美元/比特币,我们仍然只是兑换适当的细分数量单位。确实,存在短期波动,但我们越快兑换,越不关心其绝对价值。

 比特币并不像我们想得那么安全。

欺诈导致每个款项过户系统出现漏洞。作为一个安全专家,我深知为何Paypal封存账户,为何信用卡限制付款额度,为何Jamba果汁店不愿意承担收取100美元,万一是假钞则损失找零的95美元的风险:如果上述商业行为不那么偏执和对客户敌意,他们会损失数亿美元。就是这么简单。

“被盗的比特币就像是被盗的艺术品。确实,我们可以随身带它去任何地方,但别想在拍卖行卖掉。”

我们不断地寻找新机制和新技术以规避这个事实。比特币是我们的最新尝试。毕竟,互联网在漏洞百出的技术基础上运行却依然幸存,比特币有何不可呢?

比特币欺诈管理的基本原则是否定。如果我们在大街上掉了钱包,美国政府并不会赔偿我们所失。比特币尝试采用同样的做法,它通过叫作“钱包“的密钥存储点进行。如果我们在大街上掉了钱包——真见鬼!如果其他人从我们口袋里偷了钱——钱就没了。

也曾有比特币小偷。几年前,我尝试破坏比特币,但华丽丽地失败了。比特币系统和框架本身不可思议地好。但它也是建立在互联网漏洞百出的技术基础之上的,因此比特币肯定会经历来自其代码的失败。黑客并不关心他们攻击比特币过程中破坏了谁的代码,正如扒手不关心他们正从哪家厂商生产的牛仔裤或皮衣里偷东西。因此,黑客攻破了比特币后端的服务器或者前端的网页界面。他们依然算是赢了。

最后,是一个理论。现实更加复杂。正在流传的上千万美元的被偷的比特币中,一个子都没花掉。这是因为,虽然大多数其他被窃财物与相应的合法财物相对难以区分,但每个人都知道比特币这种特殊身份的被盗财富,最后肯定可被追查到。

“人类制造的任何东西都难免政治影响甚至存在错误,甚至数学也未能幸免,当然比特币也不例外。”

一托盘100美元钞票在伊拉克丢失对每个拥有美元的人而言是社会化损失,而成百万美元的比特币有其特有的ID,至少是可追溯的污点,其损失仍然是私人化的,可被永久控告。

也有一些障碍,诸如有朝一日或许被要求对那些小偷致以敬意。货币兑换机构是否接受比特币?是否会出现团体挖矿?这实际上都是开放问题,只是我们不知道答案。

或许看待被盗比特币的最好方式是将其看作被盗艺术品。的确,我们可以随身带它去任何地方,但别想在拍卖行卖掉。一种资源一旦被盗即丧失价值,或许就是不被盗的那个。

 比特币通常是去中心化的,通常是。

比特币的弹性来自于我所指出的因太庞大而无法调控的特性。简而言之,告诉十个人如何做比告诉一万人如何做要容易得多。因此如果我们希望一个系统无法被调控,只要把权力交给众人而非少数人。

但比特币也有一些因素可被调控。只有一部分人将比特币(传送器)兑换成美元(可购买实物)。这些关键节点的数量,以后将有更多,可不为比特币自身设定。

比特币可以设定的是,多少人能中奖挖得新币——全球范围内,每十分钟将有1人中奖。如果一天有成千上万人挖矿,则只有144个人可挖得新币,大多数人一无所获,甚至几年都如此。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团体挖矿”被创造出来。如果我们进行了赢得新币必要工作的14%,则我们可获得一个比特币的14%(扣除团体费)。现在,根据各自的贡献,每个人都是赢家。

但现在也有一个瓶颈。比特币团体挖矿行会——依照这里的贡献图表散列率——几乎控制了为得新币而达成挖矿共识相关工作的50%。这并不是巧合,他们只是简单地选择不要越界。

是否比特币团体挖矿行会也承认被盗的比特币?没有人知道,但这应是他们该商量的问题。

 是的,比特币就像黄金。

“比特币像黄金那样可进行本地验证并易于细分。”

为何黄金有价值?并非因其亮闪闪,或者因为我们可以用来镶牙,或者因为它可用作电子运动良好而平滑的高速通道。作为工程师,我们已经有很多其他东西具有上述特性及作用(我没有仔细看“现金为随机电导体”)黄金的价值源于其自古以来作为货币的有用性。

并没有真正的中心机构供我们咨询比特币是否有效,或者可就是真是假对我们撒谎。比特币可以像黄金那样进行本地验证,并易于细分。黄金天然是黄金,因此,比特币也天然是比特币。

除此之外,实际上,黄金供给自然地增长以应对需求。曾几何时,黄金供给是因为矿工在溪流中随机发现金子并由此发了大财。但是最后,技术进步了,唾手可得的黄金供应下降了,相当规模黄金供给几乎只有在大企业或政府组织大量人力和资本情况下才可获得。

“比特币必须与混乱的现实世界相互影响,吸取其弱点和缺点。”

比特币具有了一些类似特性。对黄金的旺盛需求使得新矿被开发以增加供给。对比特币的旺盛需求也类似——但比特币供给并未改变,改变的只是分配。这好比南非开发一个金矿会减少美国犹他州的黄金产量。

从根本上看,采金是矿工实际工作完成量的某种代表——需要召集多少人,需要投入多少资本?比特币挖矿人也像采金矿工那样很好地做有用工作,这些工作毫无意义地忽略了一点。例如,钻石代表的仅仅是地球历经数百万年将沉闷的黑炭变成闪亮透澈的水晶。拥有作为直接有用之物双重运行目标的货币,在历史上却被认为是一个错误!想象一下,当硬币比制作它的金属价值还低的情景。

比特币或许比黄金好。

黄金并没有比特币特有的传送器。因此,比特币只是在互联网上交易的又一种商品而已。人们始终对他们到底有多少比特币撒谎,且没有方式来分辨:有时他们知道自己在撒谎(裸卖空),有时他们没撒谎(证实储量),关键是,供给可相应地满足需求。

由于比特币的任何东西都依托于密钥,人们实际上可证明他们拥有一定数量的比特币,因为我们要么能够签署信息私有密钥,要么不能。

因此,我们以文克莱沃斯兄弟的话来结束——“我们已经选择将我们的金钱和信息交给一个不受政治和人为误差干扰的数学框架。”

监管并不一定是坏事,但争论什么是“法定价值”毫无意义。

人类制造的任何东西都难免受政治影响甚至存在错误。

甚至数学也未能幸免,当然比特币也不例外。这不仅仅是说比特币必须与混乱的现实世界相互影响,吸取其弱点和缺点。货币天然不能保持相当稳定的估值,其变动率肯定随时间而变化。戴比尔斯公司控制着钻石供给,中央银行控制着黄金和货币供给。看哪,任何被调控的事物都会表现出被调控的样子。尽管不完美,但却不像比特币那么不稳定。实际上,目前尚不清楚一种通货以真正的固定法定供应率供给是否是好事。(不过),萧条与崩盘可并不受欢迎。

"为“法定价值”还是“真实价值”而争吵是愚蠢的,统统都是“法定价值。"

为法定价值还是真实价值而争吵是愚蠢的,统统都是法定价值(即本身没有什么价值,只是法令赋予的)。黄金并没有意识;所有价值都是信心。所谓法定就是谁能够改变供给以及怎么改变。没人能够只是宣称存在一百万新比特币并开始进行交易。我们信不信任美联储无关紧要,它完全了解何时有多少比特币以及分布于全球的什么什么地方。

供给冲击、存储以及投机——都承认比特币存在可能无法扩展到用作远程传输、不易监管货币等所有用途的可能性。其他任何东西都有一个安全阀——货币可被印刷和存储,债券可被发行,贷款可以给予,甚至商品也可以被发明出来(更不用说各种创新金融工具)。比特币却是孤零零的。无论怎样,一段时间内,每10分钟就会有25个新比特币供给,之后是12.5个,再之后是6.25个,最终为0。

或许这样很好,或许这样很糟。这肯定会导致胡乱估值。在目前的模型中,我实际上并未看到价值波动性下降。

但这只是一个实验,并且还将继续下去。

我们能指望的是,比特币将有所改变。

围绕比特币的生态系统将成长并改善。互联网上的任何人都在学着开发更安全的系统:我认为比特币不断遭遇的尴尬失败将促使其进一步提升质量,执行更严格规定。这当然是好事。

"不要认为像比特币这样的不会被政府收编。"

我不知道比特币是否可以修复其大多数程序错误;不过,可以通过使用专用硬件来提升功函数运行速度。比特币依赖于挖矿系统中的大量代码来实现完全控制。这意味着利用全球PC机供应。但是就这一点来讲,拥有专用硬件的人们比可能没有使用PC机的大众速度要快得多(不会比他们挣得美元或实际开采黄金更快)。这可以利用诸如脚本之类的算法来修复,正如比特币的竞争对手力特币所做的。是否可被修复是个开放式问题。这样的改变直接影响着比特币投资最有成效的支持者,并且很少听说系统改变会损害第一批已致富用户。

另一个变化可能是类似于比特币哈瓦拉(地下钱庄)或者比特币不记名债券。可以说,技术上实际非常灵活——任何人就任何部分能够提供相关数据给我,我承诺给他100美元。这种模式实际上能够随着用户需求而成长,并且也是有利可图的。不过,由于只有一个明显的单点货币兑换,其也是完全可控的。

政府很可能不会一竿子打死比特币。

顺便说明一下,不要以为比特币不会被政府收编。全球公共分类账是一个非常好的系统,人们可以清楚看到是否有征税。互联网可以不假思索地拒绝不含纳税申报的交易,直接向受税务机构控制的比特币账户支付。一切都可颠覆。

"需要大规模的全社会的努力来应对真正控制比特币的通用计算"

在任何合理的时间内,欧元的规模都比比特币大得多。但政府仍然密切关注着比特币,因为众所周知,互联网事物最终会发展壮大。

没有为技术创新而战,实际上很难看到如何试图阻止比特币。互联网并不是头一回尝试网络传播,但作为到处都没有守门人的主要可用网络可是头一回。

这将需要大规模的全社会的努力来应对真正控制比特币的通用计算。

不过,这并非不可能。科利·多克托罗曾就此发出预警,即一场针对通用计算的战争。以及苹果在线商店——极不情愿地被微软复制了——实际上确实反映了一些计算机做得很少。但请注意,我们并没有看到在服务器端远程工作的任何局限性。

很好地赢得了自由,互联网增长依旧。

来自:http://article.yeeyan.org/view/174464/360570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比特币带来哪些赚钱机会 投资已疯狂参与请谨慎 下一篇:我,就是比特币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