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是靠不住的

未知来源 阅读 4 2014-2-19 02:28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毫无疑问,我们正在经历货币史上最动荡不安、最匪夷所思、最有趣至极,也是最意味深长的一段货币时光。这是一段前所未有的“三世同堂”时光,黄金、美元和比特币(Bitcoin),三代主流货币在各自舞台上都有着醒目的表演,有的令人唏嘘,有的令人迷茫,有的令人惊讶,三代货币的交相辉映,则令人对货币本身充满了疑虑。

货币是靠不住的,“三世同堂”更显如此:即便危机后不断有市场人士叫嚣“回归金本位”,但在经历最高1915美元/盎司的荣光之后,国际金价最低跌至4月4日的1539美元/盎司,连投资者都已意兴阑珊,更遑论金本位的王者归来了。即便危机后“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的论调不绝于耳,但美元并没有以大幅贬值的态势退出历史舞台,反而自2013年2月以来走出了一波强势升值,而就在市场由此转而渲染“美元大牛市开启”之时,美元升值态势突然又戛然而止,信用货币内在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和波动性在美元身上就已有充分体现,更遑论完全失去货币节操的日元了。即便大多数现代人已经习惯于利用网络完成几乎所有的交易,但2009年诞生的比特币作为最具“世界货币像”的虚拟货币却鲜为人知,笔者甚至无法在包罗万象的Bloomberg系统里找到比特币的行情数据,不过,比特币却正在经历过山车式的跌宕起伏,在信用货币令人失望的背景下,自2013年1月以来,比特币的美元标价(可以视作比特币兑美元汇率)从不足20美元一路飙升至最高266美元,升值幅度之大令人瞠目结舌,就在先锋市场人士转而预言“虚拟货币时代即将来临”之时,比特币又掉了链子,4月10日,在最高冲上266美元之后,比特币美元标价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一路狂泻至150美元左右,一日贬值幅度就超过了40%。

从黄金的没落、信用货币的摇摆和虚拟货币的狂躁看,作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货币的内涵结构、作用机制、职能特征和社会效应正发生着不易察觉、但影响深远的变化,这些变化不仅是当前货币“三世同堂”中动荡不安的深层原因,更寓意着全球经济金融生态“量变引发质变”、危机“催化作用”尽显的背景下,货币自身进化的方向所在。

首先,从货币的价值尺度职能看,变化体现在对波动风险的规避要求上。货币出现的初衷就是为了便利商品交易,但从金属货币进化到信用货币之后,货币的专一性被分散性所取代,信用货币呈现出明显的主权特征。如此背景之下,商品交易不得不承受货币林立带来的额外成本,即汇率风险带来的交易成本,而金融危机之后的货币战表明,以邻为壑的现象从未真正消失,人类永远都具有争利互斗的本能,分散性的货币则给了人类锋利的金融武器。但危机不会扭转全球化的趋势,人类在冲突中不断融合,比特币的出现、流行和疯狂,恰是货币从分散性回归专一性的进化需求。这种内在需求,一方面将推动信用货币体系内部通过更广泛的“区域货币一体化”来降低分散性,另一方面也将为超主权的虚拟货币逐渐登上主流舞台酝酿条件。

其次,从货币的流通手段职能看,变化体现在对交易模式的跟随满足上。从直接但难以匹配的物物交易进化到以货币为中介进行交易,交易需求的快速增长促成了货币的出现,并进一步引致货币从有限量、不方便的金属货币进化为易于持有的信用货币。信用货币的优势恰在于其生产的低成本性,这使其能够轻易通过规模增长满足交易需求的暴增。比特币现在所处的困境,一方面与黄金有些类似,它们都很稀缺,比特币的产量有2100万单位的上限,且生产成本边际递增,这使其很难满足流通需求;另一方面与黄金不同的是,比特币没有实体,这使其流通需要交易模式的技术改进。这意味着,在虚拟货币真正走进主流舞台前,势必发生的,将是虚拟货币在固定产量下自身可分割程度的深度拓展,以及交易模式在电子化方向的广泛应用。

第三,从货币的价值储藏职能看,变化体现在对币值稳定的体制约束上。货币是财富的一种表现方式,因此货币币值的变化往往是财富再分配的重要推手。从这个角度看,金银天然就是货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金银天然具有内在价值稳定的特征,而信用货币却没有这种天然稳定机制。更可怕的是,信用货币不仅本身不存在内在价值,而且信用货币体制本身不具有自我约束性,掌握权力的政府可以通过改变货币数量来完成对内的财富再分配,甚至能够利用其外溢性影响实现对外的财富掠夺。信用货币的币值不稳定,归根结底是权力的不平等。但比特币一个美丽的地方恰在于,没有人能控制它的生产,而且更精妙的是,对这个体制的破坏行为往往会自食苦果,比特币出现后,就曾发生过几次黑客盗窃事件,而窃贼盗来的比特币却由于它自身的行窃行为而价值大减,这种体制的自我约束让币值稳定具有宝贵的内生性。不过,现实中,比特币币值波动很大,笔者以为,这一方面是因为现有的虚拟货币体系缺乏对逃税、洗钱和非法交易等不法行为的监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虚拟货币的辐射范围和实际影响还不够大,其内生性的体制约束力还未能得以充分显现。这意味着,虚拟货币在走向主流舞台的过程中,势必需要容纳并接受必要的监管力量,只有更多的人心安地接受本身无价值的比特币,比特币内生稳定的优势才能得以充分发挥。

最后,从货币的世界货币职能看,变化体现在对时代精神的内在映射上。货币是时代的产物,其本身就闪耀着时代精神的光辉。金属货币折射了重商主义精神,信用货币折射了多元主义和工业主义精神,而刚刚崭露头角的虚拟货币则折射了时代对霸权主义、私利主义和精英主义的扬弃。随着科学技术的长足进步、微观势力的迅速崛起和多元格局的逐步形成,信用货币骨子里的权力失衡和公平缺失愈发与时代发展格格不入,霸权国家利用货币武器掠夺全球财富,重要国家利用货币发行对内征收通胀税、对外与贸易伙伴无序争利,作为货币最大持有者的微观个体却只能被动承受货币动荡的利益受损,这种失衡的货币格局自然引发了货币的自我进化,比特币就是这种进化的阶段性产物,没有人能够控制比特币的生产和流通,只有比特币持有者、使用者才是这个货币体系真正的主宰,每一个微观个体或宏观主体的行为对他们自己将直接产生影响,对他人负责、对整个货币体系负责,就是对自己负责。这种权力制衡、民意体现和自我净化的货币特征,与其说是比特币创造者中本聪的天才杰作(有趣的是,这个人杳无踪迹,可能本身也是一个虚拟人),更像是时代变革的产物。

我们很幸运,处在货币“三世同堂”的历史切面。尽管当下金属货币日暮西山、信用货币跌宕起伏、虚拟货币稚嫩不堪,但笔者相信,这只是时代转变对货币进化提出新要求的必经过程。随着信用货币体系在“区域货币一体化”进程中修复危机创伤,随着虚拟货币在科技进步和监管夯实助力下逐步成长,货币将变得更加透明、公平和简单。

来自:http://cheng1010.blog.hexun.com/84451591_d.html

btcfans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公众号,及时掌握新动向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对4.12比特币暴跌的一点思考 下一篇:比特币需要建立摩根大亨式的协作管理以避免金融恐慌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