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成了比特币百万富翁

未知来源 阅读 0 2014-2-1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 这种虚拟货币的价格飙升使那些早期玩家一夜间成了百万富翁
  • “在发现比特币后的一周内,我每晚只睡一小时左右”

很多人在重新格式化电脑硬盘时会丢失部分数据。杰瑞德·肯纳(Jered Kenna)丢失的更多。2010年,他从电脑中删去了800个比特币,价值超过20万美元。肯纳并未因此感到不安:他还有很多。他说,最初他以每个20美分的价格购买了5000个比特币。肯纳现年30岁,是位于旧金山的一家名为Tradehill的比特币交易所的首席执行官。根据Tradehill提供的数据显示,4月10日,比特币暴涨至258美元,后猛跌了100美元。与其他比特币迷一样,肯纳对价格的波动不以为然。尽管不愿透露他究竟拥有多少比特币,但他表示,“我很高兴被视为比特币百万富翁俱乐部的一员。”

比特币是一种虚拟货币,四年前由一个,也可能是几个自称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人创建,它可以用来买卖从纸杯蛋糕到电子器材,甚至是毒品等包罗万象的商品和服务。比特币价格飙升使那些早期玩家一夜间成了百万富翁——尽管富翁头衔的持续可能很短暂。他们中的很多人自诩为自由主义者,他们看重的是比特币不受政府控制的特性。有部分人非常推崇比特币自由货币的理念,推出了与之相关的业务,例如人们可以在此购买比特币,或兑换成美元的交易所。

比特币是通过用计算机解决复杂加密问题来确认交易的方式“挖掘出来的”。随着比特币数量的增加,问题的难度也在不断加大。最初的参与者可以在手提电脑上挖掘,现在则需要动用高性能计算机设备。“我有一个朋友曾用电脑在车库里挖掘比特币,之后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等他再去查看时,已挖掘到价值约1200万美元的比特币。”肯纳说。

比特币所有者将其存放在电子钱包中,每个钱包都有一个由一长串数字和字母组成的代码。例如,代码为1933phfhK3ZgFQNLGSDXvqCn32k2buXY8a的钱包目前拥有111111个比特币,价值约1500万美元,存放在某人的硬盘中。这个硬盘归谁所有是个谜:虽然任何人都能查看钱包的内容,但钱包所有人的身份却不会公开。截至4月2日,共计有约250个钱包,存放的比特币价值超过1亿美元。不过,究竟有多少比特币百万富翁却不得而知——每个人可以有不止一个钱包。

3月,就在欧洲金融监管当局批准向塞浦路斯的银行存款征税这一前所未见的计划前后,比特币的价格开始飙升。尽管最终该计划未能实施,但民众担心其他银行存款可能被征税。比特币价格暴涨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受此推动,它的价格进一步攀升。现有的比特币数量略超过1100万个。掌管着这一网络的软件将最多允许创造2100万个比特币。

23岁的查理·史瑞姆(Charlie Shrem)2011年初在一个网站上发现了比特币,当时他还是加拿大布鲁克林学院的高年级学生。史瑞姆自己并不挖掘比特币,而是通过Tradehill购买。他首批购买了500个比特币,每个的价格约为34美元;当价格升至20美元时,他又买入了数千个。大学还没毕业,史瑞姆就创办了一家比特币中介公司BitInstant,帮助客户从包括沃尔玛超市和Duane Reade药店等逾70万家店铺购买这种虚拟货币。史瑞姆将他自己的电子钱包代码刻在了一枚戒指上,随身佩戴。朋友们打趣说,小偷可能会砍下他的手指拿走戒指。“他们开始叫我四指查理。”他说。

现年34岁的罗杰·沃尔(Roger Ver)是BitInstant的投资人之一,2000年他以自由党人的身份竞选加州众议员。在他的个人主页上,沃尔提到,他曾因出售“一种名为‘虫害防治报告2000’的产品被判在联邦监狱服刑10个月,之后迁居东京。这其实是一种爆竹,农民用它来吓走到玉米地偷吃的野鹿和鸟类”。他说,他因为政治信仰而受到了不公平的起诉。

史瑞姆将沃尔称作“比特币耶稣”,因为他将比特币送给任何想要的人,以此来推广这种虚拟货币。“在发现比特币后的一周内,我每晚只睡一小时左右,”沃尔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我一整周都待在家里,用所有醒着的时间阅读有关比特币的资料。”沃尔说,他因此得了重病,被一位来访的朋友送进了医院,医生给他服药帮助他入睡。他认为,在日本央行增加货币供应量以刺激经济之际,比特币是一种可靠的储值工具。“相对于美元和日元,我更看好比特币的长期前景,”他说,“我已在约一年前结清了所有美元和日元的头寸。”

与其他比特币用户一样,沃尔对“比特币完全摆脱了政府对货币的控制”大为赞赏。比特币已经引起了监管机构的注意,但尚无任何国家出台监管这种虚拟货币的全面规定。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3月18日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虚拟货币是一种交易媒介,在某些环境下其运作方式与硬通货类似,但并不具备实际货币的所有特质。”欧洲央行10月警告称,如果使用量激增,虚拟货币的出现“可能给央行的声誉造成负面影响”。

很多比特币大玩家全身心致力于扩大这种货币的使用范围。郭逸夫(音)刚开始挖掘时还是一位纽约大学数字媒体专业的学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将少量比特币兑现,并用所获现金支付房租。当他认识到比特币的潜力后,毅然选择退学,创办了Avalon公司,该公司出售只用于挖掘比特币的硬件。他对快速掘金不感兴趣,他说,“我们的目标是保护比特币网络,以便长期获利。”

托尼·加利佩(Tony Gallippi)是BitPay的首席执行官,他于2011年创办了这家使网络商户能接受比特币的支付处理公司。他表示,除股票、债券和房地产外,他还在投资组合中加入了比特币。托尼的公司也拥有一定数量的比特币。“我们希望抓住价格攀升的良机。我们尽一切努力签约更多的商家和客户,以扩大用户基础。”反过来,这也提升了BitPay所持比特币的价值。

史瑞姆估计,在他的资产中,比特币和美元各占50%。他说,与部分最早期的比特币玩家不同,意识形态对他的影响很小。价格每上涨20%,他就计划兑现100个比特币。与之相反,肯纳表示,他不打算兑现。“我不相信价格会下降。”撰文/Max Raskin、Alexa Simon 翻译/徐安琪

总之 比特币价格的飙升,使很多早期就开始买入的人一夜间变成了百万富翁——至少短期内是如此。

 

来自:http://read.bbwc.cn/NC8zMC86Ojc3.html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Bitcoin价格继续在坐过山车 下一篇:《Slate》专栏作家亲历比特币暴跌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