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比特币过一周:无法付房租

未知来源 阅读 0 2014-2-19

缘起:靠比特币过一周,旅程的开始

第六天。

现在是星期天早晨,靠比特币为生的日子只剩两天了。我能看到这条隧道出口的美元之光,但这个周末将是一次冒险。我的房东不接受比特币付房租。可以理解。我认为假设我提议用星巴克礼物卡或是一周的肉质植物(旧金山现在流行吃这种素食)供给来支付房租,她也会类似的推后付租期限。她愿意等到我这个星期结束开始使用美元时再收租金,不过我违反了这次实验的规则:所有交易必须用比特币达成。

今天是五月五日,租房的截止日期,我不得不搬出去。

我赶紧做完斯顿普顿冷咖啡,然后加了一点冷开水到“玛卡咖啡和调味燕麦的混合物”中,这东西是我从接受比特币付款的食杂店买来的。目前比特币的价格稳定在115美元区间。我查看了一下我的Coinbase账号。写这篇故事的期间,我一直收到热心的比特币爱好者给我的小贴士,他们希望我的实验获得成功,证明这种数字货币在真实世界的生存能力。到目前为止我收到了90条“小贴士”外加10枚比特币。比特币的部分安全性是彻底透明的。尽管比特币以保护隐私而著称,但它也是一种受到严密监视的货币。整个比特币网络能查看每一笔交易的产生。你可以尝试查看某个地址的交易历史来亲身体验,这条小贴士我已经收到多次。

钱包的主人可以保护自己的身份隐私——如果他们不将自已的姓名和身份和钱包绑定,比如说,像我这样把钱包公布在博文中,或是在买卖物品时提交身份信息。但是资金在钱包的流入流出并不是秘密。这一点Joshua Davis在《纽约客》的一篇尝试追踪中本聪的文章解释得很透彻。中本聪这个聪明人在2009年发明了比特币,并将之发布于互联网:

“比特币软件对每一笔交易进行加密(发款人和收款人通过一串数字进行身份验证),但每一笔比特币的流向会有一笔公开的记录在整个网络公示。买家和卖家保持匿名,但每个人都能看到某一笔比特币由A地址流向B地址,中本聪的程序也能阻止A地址将同样一笔比特币发送两次。”

那么,我如何处理这些转到我钱包的比特币呢?查看比特币的流入有点奇怪。似乎那些给我汇款的人在提示我把他们的比特币看做互联网节点,类似于Facebook的like、推特的RT和红迪网的karma,除了比特币有真实购买力外。从读者那儿收到这么多钱会对我的故事产生什么影响呢?从伦理上和法律上我该如何处理这些比特币呢?“希望你会碰到一个精明的税务人员”,一个华盛顿的朋友给我发消息说。

我觉得这些比特币最好的用途就是回馈到比特币社区,如同编辑的提议,直接用比特币回馈。我在红迪网的比特币子版发了一篇帖子,邀请比特币发烧友参加我在Sake区举办的“最后的比特币晚宴”。请比特币发烧友一边享用比特币购买的寿司,一边为我讲述自己的比特币故事。看起来很多人会来。

我骑上自行车,再次到海特街的“买家挚友”商店买一些能用比特币购买的日常用品。这些东西花了我0.86比特币(或者说93美元),这地方可不便宜。商主Adam Sah告诉我,周六这边有一家店曾搞过一次0.1BTC大销售的活动。走出店门时我遇到了两个人,他们正在给商店前窗的“这儿接受比特币”标签拍照。他们告诉我,他们是看了我的故事后来这儿购物的。我的男友现在叫我比特币推广大使。我不再只是为比特币社区写报告了,我已经是这个社区很重要的一份子。

我在海特街碰到了一个朋友,我们一起步行到金门公园的迪扬艺术博物馆。我问博物馆职员,是否能用比特币支付门票。他说他觉得不行(他也不知道比特币是什么),但他会向一名主管请示。不久主管过来了,她疑惑的望着我。“我不知道比特币是什么东西,但我们将调查是否人们希望用比特币向我们付款”她对我说。

我的朋友是博物馆会员,因此她给了我一张免费的通行证,这样我们能一起观看佛兰德绘画和维梅尔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专展。展览中提到的荷兰著名的郁金香狂潮(在泡沫破碎前,郁金香球茎一度成为当地特有的货币。)对于这次参观备具讽刺意义。比特币也会成为郁金香吗?我不得不在代客存物处把我的购物袋寄存。我感到有点难过,我无法给那位和蔼的老妇人一点小费,我那个沉重的袋子看起来让她很费力。

随后,我回到海特街我那所漂亮的新结构公寓,将我的衣物和食物打包(包括我在BitcoinCoffee.com的快递包裹,它们最终送到了),腾空房间。我骑了不到一英里的自行车,到米森区第20街的一个角落去见Jered Kenna,他是20Mission公司的共同创始人之一。20Misson是旧金山接受比特币的两家旅馆之一(另一家还未回复我发给他们的Email)。Kenna打开T-Mobile商店旁边的一扇横闩门,看到一条通往二楼“准黑客屋”的楼梯,这条楼梯两旁有一些拦路的自行车。他告诉我,他14个月前借用了这个地方,说服房东让他在这儿免费住九个月,不过,他和儿时的好友Jeff必须把这地方清理干净。

“我们认为这儿曾是一个贩毒中心”,Jered说,“我们把满是皮下注射针的地板扫得干干净净。”

这块地方还在装修,现在处于半住宿半施工状态。这是个挺大的方形空间,走廊两边都是房间。“如果你迷路了,只管直着走,最终你会回到想去的地方。”Jered告诉我。走廊两端有梯子,还有一个工业吸尘器。天空板上有一些洞。未完工的木质地板满是油漆。大厅里有三只狗在相互追逐。

尽管如此,这儿的四十间房中三十八间是完全能住宿的。我的这套房墙壁是绿色的,有一张双层床和一间半浴室(只有这套房有单独的马桶)。我平常总是谢绝给记者的特殊待遇,但这次我欣然接受了。我旁边的屋子很乱,满是齐膝高的纸箱子和施工遗留物。仅有两个公共洗浴间由住在这儿的将近40个人分享。这儿混居着骇客和欧洲游客,但至少住着一个有Y-Combinator基金赞助的公司CEO。

Jered和Jeff领我上天台。这儿养着五只母鸡。来自俄勒冈州的企业家朋友告诉我,曾经有警察突袭这所建筑,因为他们认为住在这里面的人是擅闯者。当时Jered西装革履,刚刚忙完自己比特币交易商的工作回到家中,但警察仍然心存怀疑,直到房东赶过来,证实他们住在这儿的权利才放心。20Mission的入住率没有任何问题,任何试图在旧金山寻找住处的人听到这个地方都不会感到惊讶。他们刚开张时就有人入住,尽管6个月前这儿仅提供热水。

我们达成协议,租金为1比特币。Jered说,我是目前用比特币付房租的四个人之一。他的手机弹出了一个二维码,我扫描后给他转了1比特币(当时价值114美元)。
如同大多数靠比特币度日的夜晚,每天结束的时候我都筋疲力尽。我有一袋手工制速食通心粉,只需要到放在烤箱里加下热就能食用。但是,根据按钮的指示,烤箱不到所需的温度,扭动按钮后,屋里开始有一股轻微的煤气味道。我开始紧张起来(第二天早晨我撞见Jeff的时候,他告诉我不必担心)。我的三个朋友就住在附近的一所房间,因此我跑到他们那加热食物。他们开玩笑说我得为使用他们的烤箱支付0.5比特币。

就像我十年前到欧洲背包旅行时的旅馆一样,这儿越晚声响越大。我时睡时醒。比特币的价格目前在上涨,星期天晚间时候锁定在121美元。

再续:靠比特币过一周:我学到的21件事

原文链接:http://www.forbes.com/sites/kashmirhill/2013/05/06/living-on-bitcoin-for-a-week-cant-pay-the-rent/
英文原名:Living On Bitcoin For A Week:Can't Pay The Rent
作者:Kashmir Hill(福布斯员工)
翻译:潇湘夜雨
来自:http://bbs.btcma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48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靠比特币过一周:旅程的开始 下一篇:靠比特币过一周:我学到的21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