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探讨:中国数字人民币DCEP 能否领跑?各国数字货币有何异同?

加密谷Live 阅读 32694 2020-9-6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2020 年 8 月 29 日,有细心的朋友发现建设银行突然在 App 内短暂上线了 DCEP 数字钱包,为我们展现了 DCEP 应用的庐山真面目。至此,各大行都已或多或少地传出了数字钱包的消息,再联想到近日来网络各大媒体上对于我国数字法币 DCEP 即将落地的各种猜测和传言,数字法币时代似乎已经近在眼前。

01.

建行数字钱包抢鲜体验

DCEP 呼之欲出

在建行钱包上线期间,已经有人体验了钱包的主要功能。但截至发稿时,建行 App 内数字货币钱包的服务仍显示「该功能暂未正式对外提供服务」,说明该功能还未正式上线。

深度探讨:中国数字人民币DCEP 能否领跑?各国数字货币有何异同?

有媒体报道称,用户仅需下载建行 APP,在搜索栏输入「数字货币」,点击「创建数字货币钱包」,在与建行账户绑定后,即可完成开通。

深度探讨:中国数字人民币DCEP 能否领跑?各国数字货币有何异同?

钱包首页,最浅的 4 个入口分别是 :付款、收款、扫一扫,以及转款。这是 4 种平日最常见的交易功能。

深度探讨:中国数字人民币DCEP 能否领跑?各国数字货币有何异同?

其中重点的转账界面可以看到当前对钱包进行了分级,默认为二级钱包。同时需要对方的手机号和真实姓名。

深度探讨:中国数字人民币DCEP 能否领跑?各国数字货币有何异同?

据体验过转账的用户表示,钱包互转基本可以实现秒到账。

在技术层面,DCEP 属于数字货币中的 CBDC 体系,是直接基于现有货币体系的“货币数字化”,与微信/支付宝提供的“第三方转账”存在本质上的区别。但从目前的数字钱包体验而言,对于用户的体感区别除了平台基于商业银行之外,其他并不明显。

在对即将上线的建行数字钱包的体验之后,我们不仅更加好奇DCEP 的真实形态,而且对于未来的数字货币也有了总体的印象。那么我国 DCEP 所属的 CBDC 体系,到底是什么呢?

02.

CBDC 全世界的新宠儿

传统货币金融的平衡,是国家间无数政治经济力量角力的结果,在美元霸权之下,现有货币体系对于发展中国家难有公平可言。因此数字法币作为货币领域的新蓝海,从理论诞生的那一刻,就受到了所有主权国家的关注。自从我国宣布将探索建设 DCEP 之后,世界各国也都相应的加速了自身 CBDC 研究。今年 1 月,素有「央行中的央行」之称的国际清算银行(BIS)发表的调查数据就显示,全球 66 家央行当中,已经有 80%已开始研究法定数字货币,10%即将发行 CBDC。

深度探讨:中国数字人民币DCEP 能否领跑?各国数字货币有何异同?

CBDC (Central Bank Digtial Currency)是中央银行数字形式的负债,是法定货币的一种新形态,它本质上仍旧属于 M0,是现有货币的另一种形式。它需要央行信用和足量准备金进行保障。只是在形式上区别于传统纸币,且不可通过储蓄获得利息,因此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刺激货币的流动性。

我国的 DCEP 就属于 CBDC 的范畴,是所有国家中进展最快、最受关注的探索实践之一。大部分国家也同样选择以央行信用为依托,建立自身的 CBDC 体系。

除了以央行为主导进行发行的 CBDC 之外,以突尼斯、塞内加尔等非洲国家为代表,则选择直接以政府承认的加密货币与现有货币共同流通的“数字法币”方式。

数字法币体系即国家承认该数字货币项目的法币地位,但并不由该国央行发行。在具体实践层面,有与商业银行合作或者与加密货币技术提供方合作等模式,政府仅仅提供主导意见和流通监管,广受非洲国家的欢迎。

这一体系的代表便是突尼斯的 eDinar 项目。该项目是突尼斯邮政、突尼斯政府和法国邮政突尼斯(LPT)共同合作进行的,项目依靠来自欧洲的技术提供商Monetas和DIGITUS实现落地,通过突尼斯邮政发行,由突尼斯政府承认其法币地位并加以监管,和该国货币 Dinar 享有同等地位。突尼斯人可以使用智能手机进行即时货币转账、在线支付商品与服务、薪水发放、账单查询等功能,以及管理政府的官方身份证明文件。

除了数字法币体系和 CBDC,也有委内瑞拉、厄瓜多尔这样,以本国石油储备或者琥珀蜜蜡特产为发币基础,发行“石油币/蜜蜡币”的特例;和立陶宛这样先发行数字货币的 Token,再限期以实体凭证赎回的“伪·债券币”。

目前已经对外公布自身数字货币计划的国家中,除了美国尚不明确,以及早前采用数字法币体系的突尼斯等非洲国家,大部分国家都采取了以央行发行为基础的 CBDC 体系。

深度探讨:中国数字人民币DCEP 能否领跑?各国数字货币有何异同?

在我国 DCEP 即将揭开面纱取得现实性突破的同时,烤仔也为大家一一盘点一下,目前世界各国的数字货币项目的进展如何吧~

可以说,正是我们的 DCEP 横空出世,让世界各国感到了压力。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8 月初,七国集团(G7)基本决定将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CBDC)展开合作,并拟于将在美国举行的 G7 峰会上,重点聚焦中国 DCEP 展开讨论,旨在避免其威胁以美元为基础货币的现行体制,日美欧自由主义阵营将合作与之抗衡。

近期,柬埔寨、菲律宾、日本三国央行也针对 CBDC 话题齐发声,透露各自的发展状况:柬埔寨央行数字货币(Bakong)已开始试运行,拟于第三季度末正式推出,目前该项目已获得 11 家国内银行支持;菲律宾已成立研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委员会,预计下个月公开调研结果;过去态度保守的日本央行也表态,目前已将「数字日元」的开发视为「首要任务」。

加拿大、英国、新加坡等传统金融强国则早已开始布局,共同探索开发自身的数字货币计划。加拿大银行的 Jasper 项目、新加坡金管局的 Ubin 项目、日本银行和欧洲央行的 Stella 项目采用合作探索模式,依靠摩根大通等金融和银行巨头,几乎采用了相同的技术设计,进度也几乎一致,其中最为领先、最有落地希望的则是新加坡的 Project Ubin 。

但最受瞩目的,毫无疑问是我们在技术和金融等领域享有先天优势的“老伙计”美国了。

03.

扎克伯格磨刀霍霍

美联储、MIT强强联手

自从 Facebook 宣布自家的数字货币项目 Libra 之后,美国政府似乎就陷入了选择困难症。虽然一方面一手逼死了 Libra 的竞争对手 、Telegram 旗下俄国血统的项目 TON,但另一方面又对 Libra 的监管毫不放松。

去年扎克伯格在国会听证会上直言不讳:“(数字法币)我们不做,中国就会做。”这句话似乎确实打动了反应缓慢、僵化迟钝的华盛顿当局。虽然对于 Facebook 本身的巨大影响力有所顾虑,对于政府承认其法币地位会对现有体系带来何种冲击投鼠忌器,但数字法币的诱惑实在过于巨大,当局转过身就授意了美联储先行研究一番 CBDC 的可行性。

深度探讨:中国数字人民币DCEP 能否领跑?各国数字货币有何异同?

就在 8 月初,美联储官网发布新闻稿称,美联储正在研究央行数字货币(CBDC)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并与麻省理工学院进行相关合作,这些举措补充了美联储系统内正进行的一系列与支付项目相关的创新。

新闻稿称,美联储的技术实验室(Tech Lab)正在扩大与数字货币和其他支付创新技术的实验。Tech Lab 是一个多学科团队,由美联储理事会和联储银行的工作人员组成,在支付、经济、法律、信息技术和计算机科学方面具有专业知识。

美联储表示,还在继续与其他中央银行和国际组织合作,以推进其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理解。

而 Facebook 也在有条不紊地推进自身相关的金融建设和设计探索。

今年 8 月,Facebook 刚刚宣布新成立一个部门 Facebook Financial,内部简称 F2。

这个部门的职责是把 Facebook 内部的分散在各个应用中的支付系统集成起来。在 Facebook 的各个社交应用中提供一个统一的支付功能,这些支付系统包括 Facebook Pay,WhatsApp Pay,当然也包括稳定币钱包 Novi。F2 这个新部门的成立表明 Facebook 在金融服务方面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为服务 Libra 项目的落地,大幅推进自身的资源整合。

04.

日本央行忧心忡忡

“无现金支付”重点升级

根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央行日银(Bank of Japan)也将开始对数字货币进行实质性测试,或许会有发行的一天。原因是政府与执政党自民党对于中国可能率先推出数字人民币、威胁日本经济安全而感到担忧。

日银的支付与结算体系部门在 7 月 20 日组成一支 10 人左右的团队,致力于研议数字货币议题。日银官员 Takeshi Kimura表示,研议央行数字货币将是日银内部一大重点任务之一,「我们将继续讨论,并且把考量的水准提高至超过预阶段」。

深度探讨:中国数字人民币DCEP 能否领跑?各国数字货币有何异同?

虽然 Takeshi Kimura 并未给予展开测试的明确时间表,但他表示,他的部门将与民间产业合作,因为民间业者对这项议题可能有更深入的技术知识。

Kimura 表示,会促成数字货币开始使用的讯号之一,是正常货币发行量下滑,因为这代表无现金金融支付扩大流行的程度,这被视为是社会对央行数字货币有其需要。

然而在日本,目前的货币流通量仍是全球最高的国家之一,流通量相当于国内生产毛额(GDP)的 20% 左右。流通中的流通货币仍然是最高水平之一,约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 20%。

Takeshi Kimur 表示,日银的数字货币可能会首先推动各种无现金支付系统的整合。这些林林总总的无现金支付系统可能会欠缺相容性,而无法提高其便利程度。

05.

东南亚的观望与试探

小步快跑是否必须?

在东南亚,迫于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柬埔寨、菲律宾等国也对外显露出落地自家 CBDC 的倾向。但是由于当地独特的经济环境和历史因素,这种需求却显得并不迫切,或者说呈现出更加多元更加复杂的态度。

在柬埔寨,开发良久的区块链支付系统「Project Bakong」(巴孔计划)已于今年 7 月开始试行。柬埔寨央行表示,Project Bakong 将透过鼓励柬埔寨民众利用 QR 码和手机 App 进行支付,以挑战美元在当地的主导地位,这项计划是利用 Hyperledger Iroha 区块链,来促进资金在个人于当地银行账户的电子钱包中移转。

柬埔寨央行从 2017 年以来一直在打造 Project Bakong,把这项准数字货币计划视为以高科技改造柬埔寨法定货币瑞尔(Khmer Riel,柬币)的做法,尽管实际上,柬币也只是当地人的选择之一,因为当地民众数十年来偏爱使用美元。

而在菲律宾,CBDC 项目仍处于研发阶段。

深度探讨:中国数字人民币DCEP 能否领跑?各国数字货币有何异同?

菲律宾央行总裁狄欧克诺(Benjamin Diokno) 表示,该国央行已成立专责委员会,探究研发本国数字货币的可行性和政策意义。

狄欧克诺在一场线上简报会议中表示:“在做出决定之前,我们必须先看看这个团队的研究结果。”研究的初步结果预期会在近期出炉。

不过,狄欧克诺仍表示,他尚未见到数字货币的风潮正影响到法定货币的需求。他说:

对我们而言,加密货币永远是超越资产本身的,主要是聚焦在支撑它的区块链技术

另一边的新加坡,其数字法币计划 Ubin 则早在 2016 年就已经步入正轨,并在今年正式宣布完成了最后开发。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项目是与日本央行、加拿大央行和英国央行的数字货币项目合作共建的,可以简单认为新加坡的项目是其余三国项目的提前试水。

今年 7 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与跨国投资企业淡马锡(Temasek)在一份联合报告中宣布,该局已开发出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国际结算支付网络。该报告标志着 “Ubin项目 ”的第五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圆满结束。该报告对基于区块链的多货币支付网络原型进行了深入分析,并概述了该网络如何使金融业和区块链生态系统受益。

根据 MAS 和 Temasek 的声明,该网络原型的商业应用包括多种货币的跨境支付、外币兑换、外币计价证券的结算。MAS 还表示,该网络可以与其他基于区块链的平台整合,以实现许多行业和用例的端到端数字化。

从全球范围看,数字货币已经成为大势所趋。无论是提前布局还是快马加鞭、迎头赶上,新时代的浪潮已经来临。

深度探讨:中国数字人民币DCEP 能否领跑?各国数字货币有何异同?

而我国的 DCEP 因为提出时间最早(2014),实践探索的经验积累都已建立起了极大的优势。而 DCEP 建成后的预期体量和流通性,都足以让全世界望尘莫及。DE/CP 落地在即的消息,也极大地刺激和推动了其余各国推进自身数字货币项目的步伐。

在中国的数字货币 DCEP 已经看到曙光的当前,世界各国的数字法币项目也都逐渐露出面纱。在全新的货币领域,一场新的“货币战争”似乎正在悄然酝酿。我国的数字货币能否继续领跑、为我国经济的平稳发展和刺激内需提供保障,让我们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泰国银行推动区块链发展,启动央行数字货币试点项目 下一篇:牛市就此结束?短线超卖或反弹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