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领域的增压网络效应

Deribit德瑞的交易课 阅读 38996 2020-7-3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打造网络效应并非易事。在加密货币领域尤其困难,因为你要么与现任大咖(交易所、支付系统)竞争,要么进军利基市场(dApps)。网络新贵(upstart network)就面临着这一难题:小型网络对潜在用户的实用性有限,但网络规模和实用性的增加又在于必须吸引更多的新用户。

例如,设想一个典型的新加密货币交易所。其投资了一些资金用于做市,但其订单簿的深度仍比现有交易所薄得多。该交易所试图吸引新的交易者,但是吃单方(takers)宁愿在流动性更高的交易所交易,从而减少执行交易时的滑点(slippage)。没有吃单方,你就无法吸引更多的做市商。其他做市商认为在这个新交易所交易并不经济实惠,因此他们宁愿向其他交易所提供流动性。引导流动性(Bootstrapping liquidity)是一个典型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另一方面,如果该交易所能够成功获得诱人的流动性,就能成功打造网络效应——流动性可以产生更多的流动性。

最近,加密货币项目开创了引导网络效应的新机制。其核心概念似乎很简单:激励以原生代币(native token)奖励增加网络效用的行为。

我称之为基于代币的网络引导(Token Based Network Bootstrapping)。它可应用于受益于网络效应的任何应用程序——从多人游戏到金融市场,再到社交网络。若此概念专门用于激励市场流动性,则称之为“流动性挖矿”(Liquidity Mining)

错误的开端

中心化交易所是最早使用基于代币的网络引导的群体之一,其中最著名(臭名昭著)的几家为FCoin、BitForex、ConeBene和CoinSuper。它们的模型被称为“交易费挖矿”(Transaction Fee Mining)

根据此模型,交易所以交易所代币(exchange token)的形式退还了交易者的部分交易费。交易者除收到返还的全额交易费之外,往往还会收到额外的奖金。

换言之,交易所付费激励用户交易,但所付货币对用户而言是无价的。

交易量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FCoin于6月初推出了交易费挖矿计划——紧接着交易量激增,相比之下,该计划推出前的交易量几乎微不足道。

来源:CER²

然而,这些方案其实只是营造了一种流动性增加的假象,因为激励措施主要推动了洗售(wash trading),而非提供订单簿深度和合法的吃单方流量。CER的研究³考察了交易量模式、独立访客数(unique visitors)和网络流量(web traffic),来证明交易量是人为夸大的。这种情形对交易所并不妙,因为它们不仅未能增加实际交易量和流动性,而且本质上通过为洗售付费而浪费了资金。

交易费挖矿和这些交易所相继失败,导致基于代币的网络引导备受质疑。 尽管如此,问题不仅仅在于奖励用户的某些行为,而在于知道应该奖励哪些行为。

可以设计更好的引导模型吗?

对于这些中心化交易所而言,一个更好的模型需具备以下特点:

提供真正的订单簿深度

通过同时考虑订单簿交易时间和交易量来补偿限价单(limit orders)。

吸引真正的吃单方流量

这可能来自于订单簿深度的增加,亦可来自以交易所代币形式获得的部分交易费退款。

避免过度开发

不要将之变得过于经济,以致给他人机会洗售或“钻制度的空子(game the system)”。

尽管这种改进的模型尚未应用于中心化交易所,但已经有流动性挖矿的变化版本成功应用于DeFi应用程序。最明显的案例是SNX激励的sETH:Uniswap上的ETH资金池。Synthetix平台生态系统的关键组成部分是一个可以买卖Synthetix合成资产(sBTC、sETH、sUSD等)的流动场所。由于合成资产(synths)和通常交易的加密资产未能自然形成流动市场,因此Synthetix基金会决定将一部分的SNX代币通胀引向sETH的流动性提供商:Uniswap的ETH资金池。

该计划凭sETH取得了巨大成功:ETH资金池一度增长至2,400万美元。在此期间,它是Uniswap上最大的资金池,占Uniswap总流动性的近1/3。引导市场的一边(流动性供应)自然吸引了市场的另一边——在该池中买卖的交易者。此后,基金会和社区将分配给该激励计划的奖励减少了95%,尽管如此,sETH资金池仍然是Uniswap V1上最大的资金池(骗局项目HEX除外)。

通过利用铸币税(seigniorage),Synthetix本质上能够利用其网络的未来收益来增加当前的网络效用,此种收益体现在其代币的当前经济价值中。此外,由于不参与这些网络效应打造的人的网络代币份额将被稀释,这也形成了一种次级激励。这就好比对免费使用者征税一样,不过方式更友好一些罢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基于代币的网络引导实际上与传统的初创企业融资模型非常相似。在这两种情况下,项目都可以使用其现金流量的投机性未来价值来为网络效用打造行为和用户增长提供资金。

尽管如此,两者的一个主要区别是,基于代币的网络引导使用与网络价值绑定的资产(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伪股权)来奖励参与者,而非使用经济价值来补贴初创企业提供的商品或服务。一些参与者可能会出售这些奖励,但奖励的持有者实际上会被转换为“网络股东”。这些持有者变得更着眼于项目的长期发展,并有潜力以用户和/或增值投资者的身份来支持该项目。Balancer和Synthetix推出各自的激励计划后,都看到了这样的结果。

来源链接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标签: 加密货币
上一篇:DCEP官宣“落地”!《中国梦》将打造数亿中产阶级! 下一篇:区块链领域7年并购史,129笔交易背后哪个赛道在吸金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