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a首席投资官:我第一次亏损百万美元后学到了什么?

CoinDesk中文 阅读 11 2020-6-1

“路口两个方向你都看了吗?” 

最近,我带我 7 岁的儿子出门骑自行车,他居然不看路口两边,就横冲直撞地开始过马路。我马上抓住他的车把手,并大声喊道:“路口两个方向你都看了吗?”,他回答:“没有,我忘了。” 幸运的是,那天路口没有来往的车辆,而我就在他旁边,我向他强调说,过马路前看路口两个方向,这并不是可以忘记的事情。我回想了一下,直到在出发之前,我都没有提醒他这一点。而更愚蠢的是,我只沉浸在美好天气里全家骑行带来的愉悦,而暂时忽略了一些下行风险。

在管理外部资本时,下行风险必须是首先需要关注的即使是在具有不对称上升潜力的加密货币领域中,投资思维也必须从“价格能涨多高?” 变成“价格会跌多低?” 就像我和我儿子的谈话一样,风险管理是永远不能忘记的事情。

我第一次亏损百万美元

在 2008 年金融危机前,我曾是美林证券的公司债券交易员。危机前的华尔街,景象一派光明。只要我赚钱,我的交易规模就没有任何限制,而且风险报告中也没有显示出任何危险信号。这样做的好处,是我可能可以获得巨额的奖金,而最坏的情况,也只是失去工作而已。在华尔街进行交易,就像是购买了一个看涨期权,下跌幅度是已知的,而上涨空间却是无限的。 

我对我交易公司的财务状况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在公司债券领域,打造了我的良好声誉。在我的交易生涯中,我投资业绩成功多于失败。但很不幸,作为一个在松散管理系统中工作的 27 岁年轻人,我在风险管理方面表现非常糟糕。 

我第一次损失 100 万美元,发生在我第一次赚得 100 万美元的同一周内。当时,我正在做多特朗普娱乐(Trump Entertainment)的债券,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新泽西州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 N.J.)拥有的连锁赌场。当时特朗普正打算出售他旗下的三个赌场之一,坊间据说很多人对此非常感兴趣。出售该资产,对债券持有人来说是利好,因为出售所产生的现金流,将是一次比交易债券获得更高价格的债券再融资。但大西洋城的收入正在迅速恶化,尤其是特朗普的产业收入。这些债券被评为“ CCC”级,任何对特朗普的信用状况、未来收入和现金流的独立分析报告,都会导致大多数人做空债券,而不是拥有债券(许多精明的对冲基金就是这样操作的)。这是具有二元结果的终极“事件驱动”的投资策略。

 有一天早上我醒来后,看到《华尔街日报》上的一篇文章报道,特朗普玛丽娜酒店赌场(Trump Marina Hotel & Casino)将要被出售,并且有一位买家愿意支付足够高的价格买下,这将对我的理论进行验证。我持有的债券当天就上涨了 5 个点,至票面价值的 104%。我做多了价值 3,200 万美元的债券,账面利润刚刚超过 140 万美元。

 还记得我说过,美林交易部门唯一关心的就是风险信号吗?但是“绿旗(green flag)”同样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他们突然开始对我的交易感兴趣,因为那天我预收了一大笔收益。对于那天,我记忆最深的是,除了一些对我战绩表示的祝贺外,一位拥有 20 多年经验的、非常聪明的资深交易员对我说:“问题不是你的操作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问题是‘首先你应该拥有那么多债券吗?'”

 当时我对这句话并不怎么在意,因为我刚在交易上赚了 140 万美元,但此后我每天都在想这句话的含义。虽然后来我卖出了当天持有的一些债券,但卖得不够多。果然,在当周晚些时候,就有消息传出说,特朗普赌场资产出售失败,我的债券下跌了约 10 个点。那天我损失了将近 200 万美元。

 虽然在一周的时间里,总的来说,我在交易中仅损失了少量资金。但我同时获得了大量收益和风险信号,承受了大量不必要的波动性,并且无缘无故地开始失眠。

数字资产的风险管理

当我 2017 年第一次进入数字资产行业时,我遇到了很多看起来很聪明的人,他们大声吹捧着自己的投资。似乎在区块链领域中,有很多人知道如何交易,但是并没有很多人知道如何管理风险。大多数情况是,将资金分配给一两个数字资产,然后坐下来等待它们在牛市中上涨。其中许多人甚至根据这些虚幻的“往绩记录”开始做起了基金业务。

2020 年 3 月,许多年轻的加密货币投资者,吸取了在风险管理方面的惨痛教训,发现管理风险不仅仅是防御价格下跌,管理外部资本也不仅仅只是获得收益。风险管理,包括对交易场所的运营尽职调查,规范交易对象,以及通过风险委员会进行独立监督、审查仓位的规模。

虽然加密货币基金倒闭时没有赢家,但有一些重要的收获。在单个交易所(Bitmex)里,使用高杠杆,对单项资产(BTC)的交易策略,可能不是将投资者引入这一资产类别的最合适方法。那些没有经过正式训练或没有经验的人,最好是向有经验的人学习,因为管理别人的资金时,当学徒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所幸的是,十年前我用艰难的一课获得了教训,这是在现今加密领域中,可以帮助许多人的宝贵经验。我每天都将 08 年那个资深交易员对我提出的建议,应用在我现在做出的每项风险管理决策中。在 08 年那天之后,我甚至建立了一个专门的风险管理系统,应用在后来我工作的三个对冲基金中,目前在 Arca 也仍然使用该系统。这个专门设计的工具,可确保根据合理的定量和定性因素,来确定所有仓位的规模。这个工具的目的不是赚钱,而是避免大量不必要的损失。

遵守风险管理纪律的能力,改变了我的职业生涯。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拥有成为成功的投资者所需要的工具,而且我也一直坚信,自己能够进行明智的投资决策。但是我花了好几年才意识到,一个优秀的资产管理者和糟糕的资产管理者之间的区别,不仅仅只是在于挑选好的资产。

回顾过去,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聪明的、有进取心的、才华横溢的交易者和投资者,在加密货币领域也是如此。但是,却没有很多有才华的风险管理者。学习如何交易可能只需要 20 天,学习如何分析投资可能只需要 20 个月,但学习如何管理风险则需要 20 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加密货币喜欢破坏规则,但无法破坏经验。没有捷径可走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标签: 投资
上一篇:香港MaiCapital推出比特币对冲量化基金,数字资产对冲基金是什么? 下一篇:比特币共振偏多,耐心等待向上启动的信号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