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非洲银行业:比特币革命》:经历过法币贬值的他们更愿意接受比特币

CoinDesk中文 阅读 17 2020-5-22

根据 Paxful 和 LocalBitcoins 提供的点对点交易数据,在大规模经济危机下,整个非洲对比特币的需求持续激增。

然而,并没有单一的“非洲”加密叙事,因为在整个非洲大陆的司法管辖区内,用户接受这项技术的情况大不相同。

本周五,亚马逊 Prime 将推出由南非电影制作人塔马林·格里蒂(Tamarin Gerriety)制作的纪录片《非洲银行业:比特币革命》,该片由加密货币交易所 Luno 赞助。该片邀请了行业重量级人物参与,如博茨瓦纳 SatoshiCentre 的创始人阿拉卡纳尼·伊传林(Alakanani Itreleing)和来自南非的门罗币创始人之一里卡多·斯帕格尼(Riccardo Spagni)。

到目前为止,尼日利亚、南非、肯尼亚和加纳似乎是非洲大陆上比特币社区增长最快的几个国家。

市场调研公司 DataReportal 在 2020 年 1 月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尼日利亚和南非年龄 64 岁以下的网民中,拥有加密货币的比例分别为 11 %和 13 %,而全球平均水平为 7 %。
尼日利亚企业家凯思·马里(Keith Mali)就是其中一位比特币持有者,他于 2016 年购买了自己的第一枚比特币,并于 2018 年退学,此后一直在尼日利亚的学校讲授比特币。他现在也是社交媒体初创公司 Swirge 的创始人。
马里说:“与西方国家相比,加密货币在尼日利亚的发展机会更大,尤其是跨境汇款。在这次新冠病毒疫情期间,我们刚刚推出了 Swirge 公测版,用户数量已经超过 2 万,并且没有发行代币。”

他补充道:“人们正在寻找使收入多样化的方法。”
同样,尼日利亚 BuyCoins 的一名用户拉娜·艾杰泽(Nnanna Ijezie) 表示,他和他的许多朋友使用多个交易所账户将部分工资换成比特币来储蓄,包括 Luno、Coinbase 和 BuyCoins 。他说,在国外旅行或在国外有家庭的尼日利亚人也使用比特币进行汇款。他们在交易所购买比特币,然后在比特币交易者社群里将比特币出售换成现金。
艾杰泽说:“过去五年,尼日利亚人经历了至少两次货币贬值,因此人们愿意承担比特币的波动,但大部分交易都是线下进行的。在尼日利亚,比特币市场也与当地在境外居民的实力有关。”
BuyCoins、币安和 Luno 都看到了尼日利亚诱人的市场。本周,Luno 的研究子公司 Arcane Research 发布了一份报告,作为《非洲银行业》这部纪录片的补充。报告称,Luno 的400万用户,主要是在南非,但也包括许多尼日利亚人,他们受到通胀担忧、政治不稳定和难以获得负担得起的金融服务等因素的影响。他们每天带来 450 万美元的交易量。
来自 Arcane Research、Paxful 和 LocalBitcoins 提供的点对点交易数据显示,加纳和肯尼亚的加密货币交易量也在飙升。

肯尼亚

肯尼亚的比特币创业教育家迈克尔·基马尼(Michael Kimani)说,他正管理着一个 25 人的班级,每周授课 2.5 小时,为期 5 周,每人收费 200 美元。这是他自去年 11 月以来开设的第三个班。
基马尼在讲述他的教育项目 Crypto Baraza 时说:“这些班级的学生大多都很类似,其中大约一半是女性。经济下行促使他们对加密货币产生兴趣。他们正在寻找另类替代品来规避国家经济风险,比特币就是这一选择。”
像许多非洲比特币持有者一样,基马尼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同时兼顾着几个工作。除了研究和技术服务外,他还经营肯尼亚区块链协会,这是一家非盈利智囊团,类似华盛顿的 Coin Center 。相比在 Luno 这样的交易所进行场内交易,他更喜欢在 WhatsApp 的群里进行场外交易。

基马尼在描述他如何使用比特币时说,“我所在的社群中,每个群大约有 120 或 150 人。直到最近,我才开始以比特币获得报酬,我从来没有在那里使用过比特币付款。
他还表示,他的学生一般不会因为理念上的原因被比特币吸引,也不会对央行有任何反感。相反,他们想要使用它。
基马尼说,“我班上的很多学生都会告诉你,他们第一次接触加密货币时,曾遇到过诈骗和比特币挖矿骗局。早在 2014 年,我就看到过类似的骗局。在肯尼亚、尼日利亚和加纳,我们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骗局,但加密货币的交易量却持续增长。”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比特范的观点或立场
标签: 非洲
上一篇:比特币耗能巨大值得吗?在许多地区并未影响当地电价 下一篇:灰度投资公司,持有34万BTC的比特币巨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