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物比特币的世界

实物比特币的世界

实物比特币的世界并不新鲜。迈克·考德威尔在2011年就开始出售实物比特币,而现在为止有接近一打的人铸造过实物比特币。虽然我相信实物比特币是比特币生态系统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但我也认为这些实物比特币铸币者不能满足这个社群里日益增长的需求。

对于不了解比特币概念的人,以下是它如何起作用的。铸币者先打印出一个私钥。印出的钥匙放置在一个物体中(通常是一个硬币里),以这样的方式可以清楚的知道私钥是否成功访问了比特币地址。在很多时候,硬币有一个空心的中心地带,秘钥就放在这里,并且用防篡改全息标签掩盖中空的部分。而公共地址印在硬币的外面。通过认知公众地址,您可以验证该地址比特币的价值。你打开硬币后可以把密钥导入到一个比特币客户端,并发送比特币到另一个地址(比特币兑换)。如果标签没有破损,你就可以确信没有人能够访问密钥(除了铸币工人),并且比特币可以转让给其他人(包括比特币的持有权)。

现在让我来谈谈为什么我认为实物比特币那么重要。实物比特币在比特币世界中是福音派最有效的工具之一。他们能起作用是因为他们很难被忽视。当你和外行人谈论比特币,你在做的就是跟他解释比特币。你说的概念会与意识形态混合,并面临合理的质疑。这是容易被忽视的,并且你很想摆脱的场景。如果你给别人看一枚硬币,或者你干脆给他们,而这突然间拥有的东西是让他们不能忽视的。你这在他们已经知道的和他们去探索这个新概念的间隙中架了一座桥。我知道它确实存在,但它是如何工作的呢?最新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只有24%的美国人听说过比特币,因此在比特币的宣传方面我们还要努力。

我认为实物比特币的世界有缺陷的原因是,所有铸币者都把实物硬币的概念当做收藏家的项目来看待。当你存储它们,却不想给别人,他们就失去了有效的福音派力量。虽然可以用现在的实物比特币做交易,但这些硬币所有者想尽办法来保留而不是流通他们。以下是我认为人们做错了的地方:

大面值——你有1 个比特币或0.1比特币的硬币吗?没有多少人愿意捐出80美元,更不用说800美元。虽然每个比特币拥有如此大的价值,但在贸易上不是非常有用。

高利润率——实物比特币需求产生了大量的铸造费用。如果你用实物比特币交易别的东西,而该拥有者是认为实物比特币的价值仍会上升的。

低持久性——现在实物比特币的货币价值取决于全息标签的完整性。不要把放在口袋里,不要存储在任何比较热的地方。在你让他们来操作它时,警告他们好好处理标签。他们并不和流通的硬币一样实用。

验证和假货——-验证实物比特币是一个艰巨的过程。大多数硬币都打印了公共地址的第一部分,并在他们自己的服务器上提供查找完整的地址的服务(以防firstbits服务出现问题)。这样你可以查找硬币的价值。但是这些硬币单个的价值是如此高,于是假货开始出现了。假货看起来一样,印在外面的地址也是正确的,防篡改标签是假的,并且里面什么都没有。这种硬币我想叫做薛定谔硬币。有效和无效的硬币都是存在的,直到第一个勇敢的灵魂打开了硬币,它就被丢弃了。

我正在创建NumiSalis硬币来解决所有问题,并提供一种可交易的实物比特币。这笔订单将提供200多个塑料硬币,约扑克筹码大小,面值从1毫比特币到100毫比特币。私钥将嵌在硬币的中间,访问的时候需要持有人破损硬币。这将解决高面额和持久性的问题。随着比特币的价值不可避免的上升,它将加速产生更低面额的硬币的进程,因为我一直在处理塑料硬币的问题。我将收取铸造利润,因为我的目标是做种可交易的硬币,从而我需要使利润率保持低的状态。

然而,公共设施的真正改善是将NFC标签嵌入每个硬币中。标签将提供完整的公共地址,从而可以在不依赖于第三方的情况下,快速而可靠地访问地址。它还将提供一个验证码,用来验证硬币的完整性并让你知道它是由我制造的。通过我合作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可以通过扫描一个硬币来得到验证响应、硬币的比特币价值,并在几秒钟得到硬币的法定价值。

我们仍然处于比特币的发展的早期。实物比特币在给新的皈依者传递消息上发挥了关键作用,而实物比特币的使用也还没有结束。只要还有一个实物比特币满足了比特币社区的不断变化的需求,它就不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