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臣出走,社区内斗,以太坊升级计划扑朔迷离

「我选择退出以太坊。」这是 Afri Schoeden 在以太坊核心创始人团队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在他看来,这次以太坊心心念念的升级之举,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道不同,不相为谋。

然而,此前受升级消息影响而企稳回升的以太坊币价也因该消息出现波折,并最终在 2 月 24 日直线跳水,由 172 美元跌落至 140 美元。

按照规划,以太坊预计在明日凌晨 3 点进行分叉升级,以太坊重臣 Afri 的出走,注定会给这次万众侧目的升级计划蒙上一层阴影。

原文标题:《分歧内斗、狼前虎后,以太坊团队将迎来最煎熬的 24 小时》

一切还得从 polkadot 说起

今年 2 月 15 日,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主要客户端 Parity 的发布经理 Afri Schoeden 就对以太坊此次的升级持悲观态度,他认为,在以太坊区块链从工作量认证过渡到权益认证的阶段,由于难度炸弹问题无法得到有效解决,「宁静」(Serenity)阶段不太可能在今年或明年发生。

与此同时,Afri 表示,Polkadot 已经达到了以太坊第四阶段的「Serenity」想要达到的效果。

所谓「Serenity」阶段就是以太坊升级计划中的第四个阶段。在以太坊从 POW 工作机制转向 POS 过程中,共要经历 Frontier Homestead,Metropolis,Serenity 四个阶段。而每个阶段的发展都需要依靠分叉升级来完成。

在 Serenity 阶段之前,的三个阶段,以太坊都暗示完成了既定的分叉升级。而 Serenity 阶段的分叉升级则因种种原因一拖再拖。

重臣出走,社区内斗,以太坊升级计划扑朔迷离 (1)

或许在 Afri 看来,Polkadot 这个项目超越了以太坊。

但此言一出,朝野哗然。以太坊支持者们认为,Afri「背叛」了以太坊。

无数谩骂与攻讦瞬时间占据了 Afri 的推特账号。更有甚者扬言要弄死 Afri。

而 Afri 则表现得很坦然。

Afri 解释道:「polkadot 并不是以太坊的竞争对手,像以太坊这样的公链一直是 polkadot 企业愿景的一个组成部分。我的推文关注的重点不是 polkadot 而是以太坊的‘宁静’,在我看来,这种升级速度太慢了,我担心等我们完成了此次升级的时候,这次升级的意义已经不大了,但大多数人都没意识到这点,所以他们对我的言论非常愤怒。」

重臣出走,社区内斗,以太坊升级计划扑朔迷离 (2)

尽管如此,反对的声音依然很强烈。

种种矛盾,皆指向一个项目:Polkadot。

Polkadot 成立于 2015 年,由一个中继链(Relaychain)以及一系列平行链(Parachain)组成。

中继链负责全网的共享安全共识和平行链的跨链交易转发,可以理解为网关;平行链则是附着于由中继链提供的安全性上的,可并行化的区块链应用。

通过 Polkadot,不同区块链之间可以进行通信和数据的传递,被人称为「第三代区块链技术」。目前 Polkadot 这个项目由 Parity 公司管理。

在区块链世界中,比特币第一次打造出了公有共识系统,将货币发行和转账作为点对点现金应用,发明了去中心化的群体性协作方式方法。以太坊把区块链去中心化载体本身和上层通用应用进行了分离,也既是将共识和状态机分离,但在以太坊中共识和状态机分离是一条链内实现。

据 Polkadot 白皮书中描述,和比特币以及以太坊不同,Polkadot 通过采用中继链的办法,将各种各样的平行链通过中继的办法互相连接起来,并进一步进行分离共识和状态转换的操作。

Polkadot 能够拥有比以太坊更快的出块时间,更低的交易花费和维护成本,更广泛的应用运行空间。

或许因为此,Afri 才会对 Polkadot 表现出青睐。

因为以太坊「宁静」阶段想要达成的效果就是完成从 POW 向 POS 的转变,加快交易速度,吸引更多分布式节点的加入,为各种分布式应用(Dapp)的运行打下物理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Polkadot 和以太坊渊源颇深。

该项目的主要负责人 Dr. Gavin Wood 为前以太坊 CTO 及联合创始人,而 Gavin Wood 就是被称为以太坊圣经的黄皮书作者。在以太坊的两年里,Gavin 几乎一手创立了以太坊所有的基础建设,以太坊原型设计、代码、早期客户端等等。

尽管此前 Polkadot 在初次 ICO 时因操作失误导致 93 万个以太坊被冻结,但在今年筹备的第二次 ICO 中,Polkadot 计划融资 6000 万美元,整体估值达到 12 亿美元。

不管 Polkadot 是否真的对以太坊存在敌意,但以太坊却是实打实的感受到了威胁。

否则以太坊社区成员也不会在 Afri 称赞 Polkadot 时,反应如此激烈。

此外,有 reddit 网友认为,根据 Polkadot 的发布时间来推算,「Afri 很有可能在暗地里进行着颠覆以太坊的阴谋」。

重臣出走,社区内斗,以太坊升级计划扑朔迷离 (3)

他的证据是:从 2018 年 10 月到今年 2 月,以太坊分叉多次被延后,一直在原地踏步,这其中,Afri「功不可没」。

当时,也有一小撮网友表示,从 Github 上来看,Afri 从来没为 Polkadot 工作哪怕一天,或许 Afri 只是单纯的认为 Polkadot 比以太坊更好。

这些争论目前来看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 Afri 已经从以太坊出走,目前一直处于求职状态。

重臣出走,社区内斗,以太坊升级计划扑朔迷离 (4)

但可以肯定的是,以太坊社群已经出现分裂的危险。

一封公开信

或许以太坊团队感受到了分裂的危险,为了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在 Afri 出走之后,以太坊团队发布了一封公开信。

在这封公开信中,以太坊团队将 Afri 推特的行为定义为挑衅,同时也希望整个社区不要做更多激进的事情,防止事件愈演愈烈。

似乎是给这件事情定了性。

与此同时,在信中,以太坊团队还重点强调了关于以太坊治理的内容,表示,就如何让心开发者和贡献者的决定和行为置于更广泛的审查之下,以及如何确保持合理观点的利益相关者不被边缘化这两个问题,尽管尚未拿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但仍值得引起关注。

此外,公开信里,以太坊社区一再呼吁要保持理智,精诚团结。

值得玩味的是,以太坊创始人 V 神对该事件并没有表达自己的态度。同样在以太坊的公开信的诸多签名中,也没有 V 神的签名。

但无论是此次 Afri 出走事件,还是信里提到的另外几个案例,都反映出整个加密货币社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和谐。

重臣出走,社区内斗,以太坊升级计划扑朔迷离 (5)

重臣出走,社区内斗,以太坊升级计划扑朔迷离 (6)

重臣出走,社区内斗,以太坊升级计划扑朔迷离 (7)

币价缩水,升级一拖再拖,前景黯淡的以太坊,连带着整个社区处在悬崖的边缘。

事实上,以太坊团队之间出现内讧并不是个例。2018 年 7 月,曾经亲密无间的 Tezos 团队因为利益和加密货币控制权等问题最终让创始人 Arthur Breitman 和 Johann Gevers 对峙公堂。

就连在加密货币执牛耳者的比特币,其背后的开发团队也并非一团和气。

早先,因比特币核心团队成员之一的 Gavin Andresen 公开支持 CSW 是真正的中本聪,从而导致和团队其他成员产生分歧,以至于比特币核心团队移除了 Gavin 的提交访问权限,并将其逐出了开发者团队,且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比特币核心团队有意重新接纳这位比特币开发者。

无独有偶,加密货币 BTCP 团队,其核心开发人员 Rhett Creighton 指责另外两位开发人员侵吞项目资金,导致被驱逐。其结果就是,现在 BTCP 有两个各自发布项目信息的电报群组,两个群组信息不尽相同,这让社区用户感到非常迷惑。

还有 Bitgo 工程师 Jameson Lopp 被劫持事件,这在以太坊的公开信中也曾提及。

重臣出走,社区内斗,以太坊升级计划扑朔迷离 (8)

2017 年 10 月,星期一早上 9 点左右,北卡罗莱纳州的警方被派往 Jameson Lopp 的住处,目的为解决一起人质事件。

「报警者」在电话中用经过伪装的声音表示,他在屋子门口放置了炸药,其索要大量的赎金,并威胁如果不拿足够的钱来赎,将会枪毙 Jameson Lopp。

有意思的是,Lopp 获救之后,曾盯着镜头挑衅说,「事实上,从我的角度来看,那些想做这件事的人,没有勇气对我说任何话。他们没有勇气来到这里,并告诉我他们的问题。」

似乎 Lopp 猜到了绑架他的人是谁。

而此次案件一度被人们怀疑和此前备受争议的 Segwit2x 分叉方案有关。

比特币早期布道者 Andreas M. Antonopoulos 表示,当市场环境处于顺境的时候,人们彼此之间就很容易相处。当事情处于逆境时,一个团队就会容易造成分裂。

只可同富贵,不可共患难,这是古已有之的道理。

而以太坊接连患难的根源就在于分叉升级计划的一拖再拖。

升级之路道阻且长

以太坊官方博客在今年 2 月 22 日发布了一篇文章表明,一再推迟的以太坊升级「终于」将要进行了。

重臣出走,社区内斗,以太坊升级计划扑朔迷离 (9)

这个「终于」是不是还有下一次,目前不得而知,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升级将原本的两次独立升级:君士坦丁堡与圣彼得堡,合并为一次升级。

以太坊升级被设定在 7,280,000 区块高度进行,时间预计在 2 月 28 日,受区块高度影响,具体升级时间会在 3 月 1 日的凌晨开始。但由于挖矿速度只能估测,所以升级时间可能会有 1、2 天的提前或延后。

截至发稿日,以太坊区块高度已达到 7277270 块,距离最后高度仅差 2730 块,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那么明日凌晨大概率会进行分叉。

重臣出走,社区内斗,以太坊升级计划扑朔迷离 (10)

官方博客解释说,君士坦丁堡与圣彼得堡最初是两次独立的升级,主要原因是君士坦丁堡升级因漏洞问题多次推迟,所以才与后面的升级进行了合并。

以太坊的核心开发人员相信「君士坦丁堡升级」这次不会失败。以太坊基金会开发者关系处理人员 Hudson Jameson 向 CoinDesk 表示:

「我认为它会按计划进行。区块号已经设置好,升级已经在客户端进行了硬编码,所以一切进展顺利。」

美好的期许,来源于多舛的命运。

早在 2018 年,以太坊价格经历过山车一般的跳水。截至目前,以太坊收于 137 美元,与其最高点相比,累计跌幅超过 90%。

在「归零」的威胁下,以太坊团队寻求通过硬分叉升级来化解。

然而,以太坊分叉并不是一帆风顺,早在去年 10 月 14 日,以太坊掌门人 VitalikButerin 便已经将以太坊升级之路提上日程。

升级中暴露出来的扩容问题迟迟未能解决,Plasma 方案效果未能达到预期效果。原定于去年 11 月就开始的分叉升级只能一拖再拖。

从去年 11 月改到今年 1 月 16 日,本打算重新升级的以太坊又遭遇矿工罢工,黑客威胁等问题,升级时间再次延后到现在。

世界时间的 2 月 8 日,北京时间的 3 月 1 日。这一天,或许真的是以太坊的转折点。

面对升级,以太坊团队内忧外患

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升级时间接连后延,不仅消耗着世人的信心,同时也在不断的消耗着以太坊本意透支的生命力。

如果此次升级再次后延,届时世人如何看待以太坊,恐怕难以想象。

且不论,Afri 在升级前夕对以太坊 2.0 冷嘲热讽,认为所谓的以太坊 2.0 甚至不如 Polkadot。

就以太坊自身而言,此次升级到「宁静」阶段,依然要面临很多困难。

直到目前,以太坊团队仍然未能拿出一个解决「难度炸弹」问题的合理方案,无奈只能选择继续推迟「引爆」时间。

就连 Afri 都表示,因为难度炸弹的问题,Serenity 今年不会到来,明年也很可能不会。或许这也是他认为 Polkadot 优于以太坊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在公链竞争中对以太坊造成较大威胁的波场也宣布将在 2 月 28 日进行升级。波场创始人孙宇晨更是直接放话表示,波场升级所提升的性能大大超过以太坊。

前有狼,后有虎,既有内忧,又有外患。

站在十字路口的以太坊,和以太坊团队,或许将迎来最为煎熬的 24 个小时。

前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矣。

如果把每个加密货币都看作是一个创业公司的话,那么其核心团队内讧轻者整个团队蒙受重大损失,重者倾家倒产,倒闭玩完。

团队分裂致使整个项目走向灭亡的案例并不是币圈所独有的,在古典互联网领域,同样也有因团队分歧,从而导致整个项目折戟的惨痛教训。

君不见,2017 年的时候,迅雷集团内部发生矛盾,直接导致当天的股价报收 18.58 美元,跌幅达 11.57%。

此外,土豆网 CEO 王微在土豆行将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关键节点,闹出和妻子杨蕾离婚的丑闻。95% 的股权被杨蕾申请冻结。此后,两人协议离婚,王微付出 700 万美元的现金补偿。而土豆上市进程被搁置半年有余,错过上市最好时机,并最终无奈被优酷网并购。

以太坊作为加密货币世界第二大品牌,在有诸多前车之鉴的基础上,仍无法免俗,一番苟且之后,重臣负气出走,分叉前途未卜。

分叉将近,Afri 的出走,团队内部的分化似乎也无法挽回。现在以太坊的全部希望,全寄托在以太坊能够顺利完成分叉。如果成功,以太坊尚且还有辗转迂回的机会;如果不能顺利分叉,或许以太坊真的要面临万劫不复之灾难。

或许诚如 Andreas M. Antonopoulos 所言:以太坊应该小心避免内斗使他们的技术社区四分五裂。

在他看来,或许未来的以太坊有可能走上 BTC 分叉 BCH、BCH 分叉 ABC 和 BSV 的老路。

作者:31区 | 来源:链闻